边城孤侠

历史军事 | 小猪神剑

江湖上最厉害的武功是人心。少林、丐帮、中原镖局、金剑山庄、青城派、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41章 招标

边城孤侠 by 小猪神剑

2018-4-16 17:59

游返走在街头,脑海中仍出现胡近臣说出西京镖局时那无比欣慰的神情。也许原来西京镖局总镖头铁马马轻农曾经对胡近臣有很大的恩情,抑或是胡近臣和马家小姐有一段情愫,或者胡不平天生好打抱不平。不管怎么说,胡近臣既然选择为西京镖局鸣不平,报复中原镖局,那司马求也只好自求多福了。这位出道以后声名威震中原二十余载,以足智多谋著称的天策,恐怕此时也一筹莫展了。

“游返!”

前方出现了一个人影,拦住了自己去路。那人抱着一把长剑,敌视地看着他。

原来是杨锐。

“上回有凌孤帮你,我才输给了你。如今我苦练剑法,已非吴下阿蒙。游返,我要挑战你。你敢不敢一战?”

游返头痛起来,他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道:“倒不是不敢应战,不过上回是为了你妹妹和凌兄的好事,这回又是为了什么?”

杨锐道:“如果我赢了,五色剑便由我作主,我妹妹你要还给我,不得和凌孤在一起。如果你赢了,我就只有一条命,你拿去,杀了也好,做牛做马也罢,随你。”

这是神经病吧,游返瞪大了眼,道:“你的命我要来做什么?对不起,恕不奉陪。”说着,便要从旁边走开。

杨锐急道:“那你要什么才肯跟我比试?”

“我不要什么,也不想和你比试?五色剑你作主,我完全没有意见。”

游返又走开两步,又回头道:“还有,你妹妹的婚事,她自己作主,你是她兄长,就因为你自己不喜欢凌孤这个人,便要拆散你妹妹的姻缘,这是什么道理?你也没有什么可输给我的。我是金剑山庄女婿,东城帮的帮主,可你呢,你什么都没有,你武功再高又能如何?你是五色剑掌门又能如何?无色真人传下的剑法被你发扬光大了又如何?你还是一无所有,连妹妹都离你而去了。”

说罢,游返一甩袖子,扬长而去。剩下杨锐呆呆地站在原地,半张着嘴巴,满脸通红,半晌没有动弹。

原以为杨锐跟着胡近臣能学到不少东西,但看来他的问题不在武功高低,而在于脑子。一个人脑子若是被堵住了,做什么事情只会背道而驰。越勤奋的人,背离得越远。

游返一脸不快,返回东城帮,却得知皇帝召见,已遣人前来宣召。游返换了一套得体的服饰,便随着使者前去皇宫别苑。

一路检查无数,终于到了宴席所在处,这次却是小阵仗,除了游返,刘文渊、武风等人都已经到了。武风这回立了功,游返和东方笑顺水推舟,将头功推到他头上,他心花怒放,自然也没有向人提起一路上游返对付计怀才的事情。不过即便有人漏了口,如今计怀才都已经不在了,人走茶凉,朝中谁也不愿意为一个死人追究剿灭拜火教的功臣,更何况,南海剑派如今的当家人是游返坚定的盟友,卢晓玉。

皇帝还没有驾到,游返和刘文渊等人一阵寒暄。

刘文渊颇为欣赏他,笑道:“游兄弟,此番立下大功,前途无量啊。东方笑守城有功,你剿灭贼首有功,你们两个虽然是布衣之身,但先后两次面圣,可谓圣眷正隆,到时候可要替老哥哥也说说好话。”

游返奇道:“刘大人可是红人,怎还需要我们说话?”

“别提了。荆州水患的赈粮被劫虽然破案了,但粮食毕竟没有及时送到,饿死了不少人。事后又发现是大江盟飞鱼帮和江湖中人勾结所为,目前这件事情仍没有定论。加上周醒被刺一案迟迟没有结果。老哥哥最近可是寝食难安啊。”

刘文渊叹了一口气,游返见他眼尾淡淡已显出皱纹,确实操劳已甚,于是道:“若是刘大人有什么差遣,尽管吩咐。”

两人说了一阵话,皇帝终于驾到,众人行礼过后,皇帝便找到游返问道:“卿家这回前往南海为国家剿灭乱贼,可是立了大功。依你之见,这南海百姓,对我大宋朝廷观感如何?为何要跟着拜火教的乱贼闹事?”

游返顿时额上起汗,心道,这场晚宴不是要表彰功劳么,怎么却问起了南海地方的情形了?如今卢晓玉正要在南海大展拳脚,而南海剑派大多数人也都是当地平民,自己可得拿捏好分寸,万一皇帝要往南面派兵,或者禁兵令一下,自己的铁坊可就没了腾挪的空间。

“启禀圣上,南海一地,民众缺乏教化,但对朝廷都是敬畏有加的。当地父母官也算宽厚。但当地物产不富,与外界有缺乏交通,于是容易被邪人蒙蔽。这拜火教的人最善蛊惑人心,施点小恩小惠,名声便传开了。但南海一地,受蛊惑的仍是少数,大多数是从其它地方流窜而来的无业之民,其首领便是巴蜀一带过来的,其手下心腹,也多是来自五湖四海。因而作乱没有根基,没有成规模。”

皇帝点点头,说道:“卿家此言,甚合吾意。朕已责成荆南转运使,尽快开凿通往南海的道路,只有商贾通行,当地百姓方能过上还日子,我大宋王化才能贯彻乡野。”

众人侧耳倾听皇帝说话,坐得端直,谁也没敢举箸吃饭。

过了一会儿,皇帝又问道:“拜火教的匪人,武功如何?战斗中损伤是否严重?”

这回倒是问刘文渊。

“拜火教只有首领武功高强,余人不足称道。不过人数仍是极多。若非游返出奇谋,恐怕以六扇门的实力,仍要损折大半。所幸这回真正受伤的,十中无一。”

皇帝看着游返道:“想不到游卿家倒是智将喽。”

游返连忙客气几句。

皇帝突然道:“游卿家,甚是面善,是否之前见过?”

游返顿时捏了把汗,原来眼前的九五至尊还不知道自己是迎战大辽勇士的五人之一,看来之前流血流汗都白费了。

皇帝身旁一个内侍官低声道:“官家,这位少侠便是之前和辽国比试中最后出场的那位,来自金剑山庄,先前官家还为金剑山庄题过字。”

皇帝一拍大腿:“原来卿家是和胡近臣东方笑一起的壮士,怪不得朕有些印象。却是位有勇有谋的豪杰之士,来来来,我们为大宋有此人才喝上一杯。”

左右连忙斟上琼浆玉液,游返等人也连忙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宫廷美酒果然不凡,比太白楼的女儿红可香了不少。游返舔舔嘴唇。上回他受伤,没有饮酒,错过了品尝美酒的机会,这回终于补上了。

几人正想吃点东西,皇帝却又开口说话,众人只好继续倾听。

“说起金剑山庄,卿家也算为国家尽力。如今朝中五成的刀枪剑戟,兵器铠甲,都是由金剑山庄供应,卿家身处江湖,却比诸多庙堂之上的大夫好上许多。”

游返背上顿时一阵冷汗,这显然是皇帝一时最快,要是传扬出去,可要成了各朝廷相公的眼中钉。不过,他却一时没有想起自己早已不是金剑山庄的人,何必为金剑山庄担忧。这时,刘文渊立即出声道:“官家醉了”

皇帝喝了一杯,果然脸上泛起红晕来。他摆了摆手,如同一般酒徒一样,也不承认自己喝醉。

“刚刚喝了一杯而已,醉什么醉。”

皇帝被一打断,果然不再说刚才的话题,转而道:“如今朝中大臣争论要对辽国出兵,可是宋辽今年年初刚刚签订合议,若是擅自翻脸,可失了大国威仪。”

事情涉及战和两方,台下众人都不是决策之人,谁都不敢说句大话,无论主和主战,都不是他们说了能算的。万一自己说错话,被有心人传扬开去,到时候可就麻烦了。因而一时之间,席间竟鸦雀无声。

皇帝却未察觉,也许是做皇帝的天生不用看别人脸色,他只是自顾自道:“朕也知道国与国之间,没有什么仁义可言,这不是春秋,不讲大义。朕比谁都想拿下幽燕之地,先皇当年便咳咳,但出兵打仗,并非儿戏,兵法有云,死生之地。轻易出兵,赌上国运,最后苦的还是百姓。不过,也有人怪朕妇人之仁。你们说说,孰对孰错?”

皇帝自斟自饮了一杯。听着下面谁也不说话。

军国大事,刘文渊即便说得上话,也不敢多说一句。实际上,早有朝中重臣托他讲话,但他始终不置一词。这时,他却小心翼翼道:“官家仁慈,心里装着百姓,哪里是妇人之仁,这是千古圣君啊。”

“你是赞成和?”皇帝随手一敲桌子,喃喃地说着。

刘文渊心中一惊,怎么可以轻易表露立场,还没等他出言矫正,皇帝又指向武风和另一位六扇门的小都司。那两人道:“臣都是武人,自是希望战场上立功劳。”这两人倒是毫不避讳,只因人微言轻,也没那么多顾忌。

“嗯你俩主张战那你呢?”

游返见皇帝指到自己,突然灵机一动道:“小民以为无论是战是和,均不应松懈下来,勤修战备,训练军士,只要我大宋战力强悍,此消彼长,是战是和便操于我手。否则,辽国再弱,有西夏伺机窥探,大宋也无可趁之机。”

皇帝笑了笑,道:“你是金剑山庄的,在商言商,自然希望朝廷加紧战备,你好多卖点兵器了。”他轻轻吐出一口气,道:“不过,这道理确实不错。确实不该松懈。”

游返吓了一跳,还好看皇帝的神色,倒没有愠怒的意思,不由舒了一口气。

“其实小民已不是金剑山庄的一员了。”

皇帝挑了挑眉毛:“哦?卿不是金剑山庄的赘婿么?怎么回事?”原来,刚刚内侍官将游返的背景都交代给了皇帝听。

游返拣简要的说了一下,这种内部斗争,每个帮会乃至朝廷上下都在上演,这位皇帝显然也精于此道,一下子便听明白了,倒也不以为意,只是淡淡道:“这倒是可惜。”

游返马上接口道:“虽说可惜,但小民倒也没有气馁,如今小民在外也有了自己的铁坊,取名为四海铁坊,正是四海为家的意思。”

皇帝微笑道:“卿家好胆魄。”

“只是”

游返露出了难色。

皇帝是何等人物,立即道:“卿家有何难处?是否四海铁坊经营不佳?”也是,朝廷禁止民间私售兵器,这些兵器商人自然年景不佳。铸造刀剑所需铁石价格昂贵,好的工匠更是凤毛麟角。这也是西夏的铁鹞子横空出世以后,大宋朝野震惊的原因。重骑兵虽然机动能力不佳,但野战防御都是一把好手,以前大宋打不过西夏,现在有了铁鹞子,更是难以对敌,是而连辽国也吃了大亏。皇帝想了想,道:“这样吧,让盐铁司给你的四海铁坊一些份额,如何?”

这是皇帝开金口要照顾一下他的生意,本来是好事。刘文渊等人原本听他说有个四海铁坊的事情,均是摸不着头脑,以为只是一个小作坊。如今能和朝廷做上生意,那是捧上了金饭碗,无不替他高兴。

不料游返却道:“圣上能照料小民生意,好虽然好,但对其它商家却有些不公道。圣上是万民之主,应守住公允,不可徇私,小民不敢令圣上因私废公。”

自从听了胡近臣进谏牛心汤的事,他对这位皇帝陛下也有了了解,知道皇帝仁厚且为民福祉,即便是自己的喜好,只要不利于民,也敢于自省。而且还能听得进不同意见,因此他放心大胆的进谏。

果然,皇帝听了,不由点头道:“卿家说得好,公器私用,确实是取祸之道。不过卿家为朝廷效力良多,前者校场流血,后者千里平叛,朝廷总得赏赐些什么。”

游返怕皇帝随口便赏了下来,连忙抢着道:“若是圣上愿意赏赐小民,小民倒有一个建议。虽说圣上直接让朝廷采买四海铁坊的兵器,有违公平。但如今朝廷份额不公开,也是不公平。大部分都给了金剑山庄和官营的铁坊,其它几家虽然有精兵利器,却没有机会为朝廷效力。”

他见皇帝沉吟不语,继续道:“小民提议朝廷公开招标,向中原所有铁商开放份额,谁的兵器质优价廉,谁就拿大份额。如此朝廷也能得利,民间商人也能得利。”

游返此言也是存着私心的,不过相对于将所有份额都给了金剑山庄,如此一来,他便可以凭着过硬的质量,将金剑山庄挤出局。自从他从楚谨处得知金剑山庄连铁石原料都用了次品,以降低本钱,他便一直在思索,终于灵光一现,想出了这个绝妙的提议。

皇帝两手一拍,道:“这果然是个好提议,谁的好便用谁的,既服众,又得利。好方法。吩咐下去,召盐铁司正副使前来,将事情交代下去。就按卿家的建议。”皇帝本来也在想是否游返仍有私心,但怎么想都想不到,游返会提出如此公允的解决办法。他不知道游返早已将金剑山庄最好的工匠都带了出来,这场比试便早已站在了不败之地。

“另外小民还有一个建议,若是众商家招标时便拿出最好的样品,恐怕相差无几。不如在交货之时,抽查一二,这是绝对做不了假的。”

皇帝连连称善。

游返心中暗喜,以金剑山庄次品的原料,恐怕这回庄老二要头疼了。

未完待续。..

...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