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孤侠

历史军事 | 小猪神剑

江湖上最厉害的武功是人心。少林、丐帮、中原镖局、金剑山庄、青城派、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19章 不速

边城孤侠 by 小猪神剑

2018-4-16 17:59

游返回到汴京,又是两日之后。此时大雪纷飞,各处道路冰封难行。回到汴京之后,先回了趟东城帮。

从河东招募那帮人终于到了,着实解了燃眉之急,被刘师爷分配到各个宅院中,充实人手。这些人大多是老实的庄稼汉,年纪轻,在乡里没什么出路,便想出来闯闯。这些人大多孔武有力,虽然不通武艺,但护院这份生计,确实无须太多飞檐走壁的功夫。

这些人补充进去以后,连带着原本的那些伙计也安静了下来,大家也知道不好好干,这份饭碗可保不住了,于是平日里抱怨伙食差的,抱怨工钱少的,纷纷闭了嘴,沉默下来。也有人趁着年底一声不吭不要工钱就走的,但也无伤大雅。

刘师爷这些日子做事勤快,游返刚到,便将整理好的情报呈上。游返找到了宋观的名字,仔细查看最近宋观的动静。

自从被他恶言威胁过以后,这宋观明显减少了外出,庄老二改为上门拜访,这引起祖家韩家的警觉,也是一天几次上门拜访,却始终不得一面。于是朝中出现弹劾宋观的奏折,说宋观和金剑山庄往来密切,有利益勾结。但这些都是无根无据的扑风追影之论,以宋观的这么多年来的官声,稳如泰山,这些参劾上去以后,没有了后话。

不过游返还是察觉到了一丝异样,为何当初是宋观到庄老二之处,而非庄老二上门拜访。这说明并非庄老二巴结宋观,而是宋观巴结庄老二。这就有些奇怪了,要么是庄老二以前施过恩惠,要么宋观是庄老二的远房子侄,否则一个五品的官员,何须对一个江湖人物献殷勤。

他看了一眼整理好的情报,夸赞了刘师爷一句,便回到住处。便是原来林宝儿居住之处。

这林宝儿还真是会享受,香薰丝被,如花侍婢不说,这所住之处院子中还有一个小花园,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小花园占地虽但移步换景,夏竹冬梅,皆无所误,是个观景极佳的所在。要知道东城帮原本就不宽裕,宅子所在之处也是在汴京最知名的平民巷中,周遭都是一片狼藉,要是别人知道这里有一方围墙之内如此别致,可要叹为观止。现在这一切是属于游返的了,游返似乎听到了林宝儿心中的咒骂和不舍了,也许林宝儿的穷中作奢才是被游返他取代的缘由。

他刚回房间,窗户上便笃笃响起两声敲击声。游返知道能敲窗通知他的,必然不是要来害他。但心中仍是不禁大骂,东城帮的这群护卫,可真要敲打敲打,什么人都能放进来。

孔斑从窗格中钻了进来,说道:“我看你从城门进入,便在这处等你好久了。哦,你这床不错。”

孔斑躺到床上,觉得温暖柔软,从来没有睡过这么好的床。他又拿起一个精瓷花瓶,看着上面彩釉的图案,不由羡慕道:“我要是你,便不回镜缘村了,这里实在是不错。”

游返没好气地看着他,说道:“要不我引荐你给胡老三,让你来当这帮主。”过了一会儿道:“若是你喜欢这个,等咱们四海铁坊发达了,我也给你买处花园,颐养天年。”

孔斑警惕地看着他道:“重礼之下,必有所求。说罢,你又要在我身上打什么主意。本来我在镜缘村悠悠闲闲的,现在被你弄进来忙里忙外,出力又出人。你当初允诺的东西好像一件都没实现。”

“孔大叔,”他学着紫蝶的口气:“你是被紫蝶弄进来的,可不是我。这小丫头整日造梦要做一方的掌门,我是想不出来,当初她是怎么说服你的。”

“咳咳,这件事就不说了。”孔斑道:“这回我和紫蝶来汴京,是来见薛青纹一面,顺便交割一下货物。”

游返来了精神:“哦?第一批货已经好了。”他知道这批货便是西夏的铁骑装备,包括每名骑士的铠甲,武器,马镫,以及骑士随从的用具。其中铠甲是用了金剑山庄独有的工艺制造,虽然轻,但是硬度极佳,也极难打造。幸好游返从金剑山庄挖了一部分中坚力量,否则也没办法打造出来。

孔斑脸上也现出一丝得意的神情,从头到尾,四海铁坊的事情实际上真正的负责人便是他,孟紫蝶只是挂名的,如今有了成果,他也心满意足,说道:“不仅如此,西夏的青盐也已运到汴京。过几日便能通过中间人分销下去。”

游返道:“这青盐华山派没有什么问题吧。若是走漏了风声,可是不妙。”

孔斑道:“放心。朝廷与西夏的青盐生意早就做起来了,我们这些青盐数量不算多,不会引起别人注意。华山派也配合得好。就算出了问题,我们这边没有沾手,也查不到我们头上。”

他又说道:“最近又和辽国那边的中间人搭上线,看来辽国也在积极备战。他们向我们购买刀盾,又是一笔巨额买卖。”

游返看了看屋外的天色,叹道:“看来又是一场大战。”他转而又兴奋起来:“但有生意做了,总是好的。”

过了一会儿,他又皱眉道:“紫蝶怎么又来凑热闹?不好好在家里看着,跑这里来做什么?”他想起上次就因为紫蝶惹眼,招来了五个蠢贼,后来好不容易收拾掉,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去杀人,而且是杀了无辜之人,心有余悸。

孔斑道:“这时节天寒地冻,哪有人往镜缘村跑,镜缘村的人也开始窝在自己家中。四海铁坊也只有你的那些人还开工。不过明年开春之后,人手可要紧张许多。到时候你可得想好对策。”

游返突然想起他来汴京的一个目的,是跟东方笑借人。他站起身,道:“事不宜迟,我这就去借人。”

孔斑将他的落脚地告知游返,自己又从窗外出去,来无影去无踪。游返找来此地东城帮的守卫,狠狠骂了一句,那几个守卫之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好好地哪里得罪了这位新任帮主,印象里这帮主原本是很好说话的。他们哪里知道孔斑轻易来去的事情,游返又不好明说。如此,这些守卫暗自打起精神,弄得一个个进出东城帮的人也风声鹤唳起来。

游返来到昆仑派所在之处,却发现东方笑仍在汴京,这时东方笑的武馆已经筹备得差不多了,就等开张。他马不停蹄来到东方笑的武馆。

武馆位于南门大街,离庄老二的客栈倒是不远,也是一处繁华所在,看来东方笑这回是下了血本。不过东方笑有皇帝老儿在罩着,六扇门暗中照拂,地头蛇是不敢来找他麻烦的。上回皇宫比试以后,皇帝对他们这几人印象不错,其中胡近臣东方笑都被记住了名字,刘文渊也被吩咐要优待他们。可惜游返被皇帝记住的只有金剑山庄的身份,并非自己个人的名字,因而金剑山庄沾了光,好处都被庄老二拿了。

东方笑的武馆名字叫做一剑阁,门外两头石狮威武雄壮,左右对联上书:云门东入万劲起,神府西出一剑归,游返随口默念两句,肩窝中内劲一阵跳动。走入正门,是一个巨大的石头屏风,上面刻画着昆仑仙境传说中仙人乘剑而去的场面,烟雾缭绕,龙飞凤舞,倒是大气磅礴。他暗暗赞了一句,正要绕过屏风往里走,突然里面一个声音道:“大师兄,既然对方要纠缠不休,我们便不能退让,否则岂不是令他们得逞,到时候落了脸面,怎么在这里立足?”

也许是遇到了什么困难。游返走了进去,里面是一块开阔的演武场,这时东方笑和几个弟子正站在场中心,商量着什么。

东方笑看到游返前来,笑着迎了上来:“什么风,将游兄吹了过来?”

游返见到东方笑神采依旧,心中为他高兴,他们之间君子之交,交情不同于一般。想起刚刚的他们的交谈,游返道:“东方兄,刚刚听到你们说话,莫非是有什么人为难你们?”

东方笑淡淡道:“哦,有几个跳梁小丑,不自量力,要来挑战踢馆。这种事情哪里都有,已经习惯了。就算是沙盗我们也没怕过,这些喽啰自然更不用放在心上。”

旁边一名弟子忙道:“这可不是小角色,是捧日军都指挥使的小舅子开的武馆,就在不远处,听说我们要来抢生意,便指使手下人来胡闹,还下了战帖。要是我们应战,输了就无法立足,赢了也是得罪了权贵。因而现在左右为难。”

那弟子游返也认得,正是当日杨沁被劫走,前往龙门镇找寻他的人,东方笑的五师弟。那五师弟原本一副大事不乱的模样,游返也印象深刻。这时涉及汴京权贵,语气间似乎颇为急切,显然有些气馁。毕竟昆仑派还是第一次将触角伸向中原,却没想到惹到了这等人物,如同沾上了污秽之物,甩掉也不是,不甩掉也不是。着实麻烦。

自从皇宫比试以后,东方笑之名便传遍江湖,又是上达天听的人物,寻常武人自然不敢惹。但这捧日军向来是御林军的一部分,拱卫东京,都指挥使也是大官,其中恐怕也涉及军中的态度。他们几个江湖人物受刘文渊之邀胜了辽国师团,为国争光,时候皇帝给的赏赐也不薄,本来是好事,但引起军队中人的不屑,这几年太平,军中将领擢升得慢,驻京将领更是无功劳可拿,这时皇帝重赏几个江湖人物,这些人心中便有些不平衡起来。若是因为这个原因,来找东方笑故意滋事,倒也是难办。

游返道:“这等事,只消与刘文渊大人说话,请他前去分说,必定奏效。”

东方笑道:“刘大人事务繁忙,这种小事,怎么频频打扰他老人家。只是小角色,我们自己便能料理。况且找到刘大人帮忙,又牵扯更深,恐怕令刘大人也为难。游兄放心,水来土掩,不是什么大事。大不了我们吃点亏,将事情揭过去。”

游返道:“东方兄这就见外了。不如由我来替你摆平。对付军队里的人,千万不能手软。你对他退一寸,他要压你一尺。依我之见,不如下狠手,将那出头之人打成重伤,好好震慑一下这帮人。”

东方笑迟疑:“这似乎有些小题大做了罢”

游返道:“不麻烦,我认识几个帮派的人,请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地下手,保准没有人知道。到时候他们死无对证,自己乱作一团,就没闲工夫来管你了。”

东方笑深深看了游返一眼,道:“游兄,自从认识你以来,如今,我倒觉得你越来越像另一个人。”

游返疑惑道:“像谁?”

东方笑道:“胡近臣胡老三。你眼神中的那种果决狠辣,做事的直截了当,皇宫比试时的悍不畏死,宁愿拼刺一刀也要干掉对手,这些与胡老三倒是越来越相近了。”

游返顿时惊出了一生冷汗,对东方笑所说觉得有些荒谬,自己只是因为庄文清的死,想事情时有些偏激。可内心深处又忍不住照着东方笑所说的事情,一件件对比,觉得确实有这种迹象。

东方笑见他的表情,突然笑道:“我也只是随口一提,游兄不用紧张。即便与胡老三相近也不是什么坏事,胡老三身上确有不少地方值得学习。听说最近游兄在金剑山庄遇到些麻烦,上次武林大会看到你与胡近臣站在一起”

游返不好意思地说道:“有愧东方兄的引荐,如今被赶出山庄,幸而胡大侠收留,在区区东城帮做了一个帮主。”

东方笑拱手道:“恭喜恭喜。堂堂一帮之主,有何有愧之说?只是可惜了”

游返明白他说的是金剑山庄西迁西域之事,连忙将他拉到一处,轻声道:“这点东方兄无需担忧,我走前将金剑山庄打劫了一遍,里面的精华全在四海铁坊中。这四海铁坊便是兄弟我最近全力运作的事情。等四海铁坊壮大起来,西迁一事便能提上议程。到时候还得有赖东方兄照拂了。”

东方笑听说他还有后手,心中顿时大石落地,说道:“游兄果然人才,怪不得胡老三要找你做帮主了。”

游返又将借人的事情说了一遍,东方笑道:“等一剑阁开张,我这里便不需许多人,到时候可以遣五师弟前去帮你。尽管放心。”

得到东方笑的应允,游返的一件事情也算有了着落。未完待续。

...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