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孤侠

历史军事 | 小猪神剑

江湖上最厉害的武功是人心。少林、丐帮、中原镖局、金剑山庄、青城派、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49章 临近

边城孤侠 by 小猪神剑

2018-4-16 17:59

一年之计在于春,但一些大事的筹谋,在冬季时就要敲定下来。吏部尚书史大人刚刚被流放,朝廷中便围绕着空出来的职位闹出了不少事情,你争我夺,台面底下暗流涌动,各种力量较量着,各种利益妥协着。角力过后,总能达成新的平衡。

但对于此时的民间,却是一片平静。夏日的水患沉寂下去,又是一年过去,虽然拜火教的余党星火散落各地,但一时闹不起动静。大宋此时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国力正是鼎盛的时候,造反?都没有什么兴趣。

一个敏感的时候,辽国派出一队使团来到汴京商议明年年贡的事宜。这其实是大宋朝廷这边逼的。自从辽国败给了西夏,国内重臣元老一个个沉沉浮浮,升升降降,清洗了大半,如今也算尘埃落地。西夏得了便宜,也不闹了。大宋这边自觉得辽国如今色厉内荏,好欺负了,正是一个极好的时机,战与不战,还是两说,但试探一下,捞点便宜的事情,朝廷里面的相公们不会错过。于是提出要求,要减岁贡。若是以往,契丹人必然勃然大怒,兴兵来犯。这回新败,倒是老老实实派出一支使团队伍来谈判。大宋这边上上下下纷纷暗喜,觉得在邦交上,总算找回了上国的面子。

用楚谨的话说:“要打就干脆,岁贡才多少银子,通商以后转个圈就回来了,在这等事情上贻误战机,自以为占了便宜,扬了国威,都是自欺欺人。要是不打,则又惹怒了辽国人,为以后埋下隐患。”

楚谨最近也忙了起来,他找到祖江的商会,宁愿吃多点亏,也要谈合作。又亲自去了一回荆州,将不高兴的孟紫蝶拉了回来,还将荆州的人手挪了过来,准备全力冲击御商的资格。祖江知道是游返在皇帝面前建言的结果,对游返五体投地,自然合作起来也十分愉快。很快汴京所有铁匠铺都加入了联盟,就算没有镜缘村的工坊,也能与金剑山庄相抗衡。

游返仍旧是在东城帮和六扇门之间周旋,东城帮虽然广撒网,终究是些间接打探到的消息,反而刘文渊这边每次街头,都会透露一些朝廷里面的内部消息,他将刘文渊的消息和刘师爷收集的情报一参照,反而能看出更多的东西。朝廷上层的动作,各个官员的走动,一点一滴都汇聚到游返眼前,他反而成了汴京消息最灵通的人。

这日,照例将自己掌握的不平庄的情况告知了刘文渊,最近一段时间,风平浪静,两人从每日一会,改为三天才碰头一次。

刘文渊比之前意气风发得多,笑道:“这回辽国使臣正使副使都是熟人,上次皇宫比武那次都在。显然,他们这次是要来接受我们条件的。就看朝廷的胃口有多大,能谈到几成了。”

虽然岁贡的钱对于大宋而言,九牛一毛,但面子上总是过不去,不少人都觉得向辽国俯首称臣,是一件有失国体的事情。大宋人口、财力物力都几倍于辽国,居然每次打仗都要被刮去一层皮,百姓往往将怒火转移至禁军身上。而这回若是能在谈判桌上要回一些脸面,大家都是喜闻乐见的。

游返连连道贺,说了几句恭维话。

刘文渊道:“游兄弟也不用说好话。我也知道,如今这个局面,归根结底,是辽国败给了西夏所致,并非是我大宋积威吓到了他。你最近为朝廷办事,也算得上是用心,虽然心中仍是有些芥蒂,但所说的消息,倒是没有掺假。”

“岂敢岂敢……”游返听他点出自己的心态,正要解释一二,李文渊摇摇手,打断了他。

“有些情绪也是难免的。现在胡老三是忠是奸,还不清楚。等到水落石出,你也就能安心下来了。我相信,那一天也不远了。”

游返见他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心中一紧,问道:“莫非,刘大人那边有了眉目?”

刘文渊道:“现在还没有,不过快了。眼前正好……”他突然生生住口,又叹了一口气,道:“最近朝中攻讦日盛,惹得圣上厌烦,我们这些人也忙得够呛。加上辽国使者队伍到来,六扇门的人都撒了出去。却没有时间整理你提供的线索。得等到新年了。”

他准备走了,刚踱出两步,又回来拍拍他,道:“你最近表现不错,上次史大人窗下藏金的案子,经你提醒,后来我们去追查了一番,果然有些奇怪。圣上已经龙颜大怒,知会开封府将事情真相查清楚。那一十三家掌门对你也有所赞誉。他们那边倒是追查地很顺利。不过仍然还没结论。你继续打探消息,三天以后,还是老地方。”

游返送他出门,脑袋中却冷静下来。听刚刚刘文渊的语气,倒好像最近就要揭开底牌了。到底他有什么把握呢?

他对刘文渊故意隐瞒他倒也没有怨言,毕竟他还不能算是刘文渊的自己人,有些事情,瞒着他,他也能接受。不平庄那边,其实对他也是有所不信任的,至少空空子、易小飞在做什么任务,他每次都是不知道的。事后胡近臣只是提到一两句,游返才知道有这么几件事情。

游返找到楚谨,略微提了一下,楚谨道:“最近汴京风云际会,不少铁匠商会汇聚于此。西夏青盐的经营权,马上也要到期了,到时候肯定会引入新的特许商,许多豪商世家都参与进来,搅动了一池春水。加上辽国使臣现在又横插一脚,就更显得乱了。莫说六扇门应没有余力追查之前的案子,能保得住辽国使臣平安已经是不错了。”

“难道还有人敢对辽国使臣动手不成?”

“换作以前,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捅这个蜂窝?可现在时势不同了。若是辽国使臣在大宋境内遇害,那两国之间就只剩下一战了。到时候就没有主战主和了,大家只能齐心协力,押上自己的宝了。”

游返听了楚谨的话,心中一动,这件事情可得和刘文渊说一声。转念一想,刘文渊老江湖了,肯定也早想到这层。辽国使团这次防范必然要比以前严密许多,那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回到东城帮,却有一个老朋友前来私下拜访。

薛青纹身着黑衣,又从窗子爬了进来。游返苦笑一声,连忙将门闭住,不让人进来。

薛青纹道:“这回却是有个重要消息。”

游返如今是六扇门在不平庄这里的眼线,而同样的,薛青纹也是游返在一十三家掌门人联盟的眼线。薛青纹跟着游返吃到了不少好处,因此对游返很是感激,虽然如今即便甩开四海铁坊,他也能单干私盐的生意,但仍是老老实实将游返那份按期交上来。两人便成了雷打不动的盟友。

“八臂猴已经决定干一票大的。”说起刘文渊,上一辈的武林中人仍喜欢用这外号来称呼他。“这回辽国使臣被安排在汴京城南别苑中。他们猜想有人会对辽国人出手,已经埋下人手。到时候司马求苍木道长和我都会到场。”

游返吐出一口气,暗道:“这几个掌门人亲自坐镇,恐怕是只苍蝇也飞不出去了。”

“不过,这和那个人有关系么?”这里,那个人自然指的是他们怀疑的假想敌胡老三了。

薛青纹道:“上回史大人被人陷害,那箱黄金,据我们猜测,应该是不平庄遣人办的。只有东城帮在府中有护院值守,若要瞒过这些护院不动声色埋入黄金,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游返道:“我就是东城帮的帮主,要是和东城帮有关,我怎么会不知道?我事后仔细问过里面所有人,都没问出什么所以然来。”

薛青纹为难地看了生气的游返一眼,继续道:“东城帮帮主自然是你,但那人若要绕过你,也是很方便的事情。说到底,你只是他请来的帮主。底下的人,自然听的还是他。”

游返顿时泄气了。道理他都知道,他这个帮主,只是一个空壳子,胡近臣要废掉,只是一句话的事情。

“所以,不平庄有这个能力将黄金栽赃给史大人。不过这也只是猜测,那些人办事太小心了,丝毫不留下什么破绽。”

游返想起这个消息还是他传递给刘文渊,然后刘文渊让司马求去查,想必是查到一些蛛丝马迹,否则不敢咬定是不平庄下的手。

“如今,不平庄已经和朝中那些主战派绑定在了一起。也许不平庄只是那些人请来的打手,也许不平庄根本就是依靠着朝中一些人。如今一来,涉及到朝中纷争,就更加为难了。八臂猴是打算设一个圈套,等着人上钩,到时候一网打尽,当场抓获,证据也确凿。”

游返沉声问道:“朝中主战派有些什么人?”

“枢密院范大人,右相韩大人,兵部尚书龚大人,都在其中,他们都是门生遍地的人物,挥一挥手,自然有人替他们出声。还有军中一些将领,眼红西军的待遇,也嚷着要出兵。其中也有些老将,当年是经历过和辽国大战的,很想一雪前耻,他们在禁军中是很有影响力的。”

虽然薛青纹是江湖中人,但说得也头头是道,把游返惊出一身冷汗。那么多位高权重的大人物主张出兵,居然都没有成功,说明另一阵营的实力也相当雄厚。

薛青纹说完就走了,游返却有些不能平静下来。他很想将这个消息告诉胡近臣,这样一来,司马求要对付不平庄的想法就得泡汤。可是他又想知道,用床下黄金栽赃史大人的黑手,是不是就是胡老三。虽然此事和刺杀周醒劫走官粮关联不到一起,但或许是一个突破口,也是司马求等人等待已久的一次机会。这让他十分矛盾。

眼见宋辽之间谈判一天一天过去,也许私下已经达成了一些协议,只要最后对岁贡达成妥协,辽国人就要回国,出兵也少了一分借口。那时便是动手的最好机会。

这日,游返却迎来一个老朋友。东方笑居然从南海回到汴京。

东方笑的武馆如今生机勃勃,昆仑派的武功独树一帜,自从东方卓将昆仑地界大小门派归而合一,各家隔阂尽去,将自家武功都拿出来切磋研究,武学进境一日千里。东方笑的几个同门师兄弟武功修为都很高,在武馆里面坐镇,吸引了不少江湖上年轻俊彦。加上皇帝御赐的匾额,一时没有对手。

东方笑虽然长途跋涉,却脸上看不到一丝风霜之色。整个人似乎比以往更加圆融,也更深不可测了。

“如今南海剑派已经完全平静下来,晓玉她身为剑圣之女,计兄又不幸去世,整个南海剑派也只能拥她为主了。”

游返听得傻掉了,看样子东方笑仍是不知道计怀才是怎么死的。他出言试探道:“那东方兄是否担心此地武馆,因此才急匆匆赶回来。其实你和卢小姐好不容易在一起,多呆一年半载,这里几个师兄弟也会帮你看好场子的。西域那边人更多,更不会有什么事。”

“好不容易在一起?”东方笑奇怪地说道:“晓玉如今是计兄的遗孀,计兄才刚刚去世……她怎么可能……”

游返道:“难道她没跟你提破镜重圆的事情?”

东方笑顿了一顿,苦笑了出来:“游兄你误会了。我和晓玉,如今已经是不可能了。她已是南海剑派掌门人,一言一行关乎门派声誉,若是改嫁,门派上下谁能服她?她亦没有和我提过这种要求。自从计兄葬礼以后,其实我和她见面也不多。事实上,要不是那边的县令担心拜火教徒前来报复,硬要留我多盘桓,否则我早就归来了。”

游返不由捶胸顿足:“东方笑啊东方笑,这种事情……你怎好等着她亲口对你说,自然是……你莫非没有想过再与她牵手?如今计怀才这个恶人也死掉了,你们之间再也没人阻挠。只要卢小姐随便将掌门之位交给她师兄弟其中一人,便好一走了之,到时候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除非……你再也接受不了她改嫁的事情?”

东方笑摇摇头:“这倒没有,不过……此情诚可待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时过境迁,已不是当初那个我和那个她了。游兄,你明白么?”

游返心道:我自然不明白。但如今东方笑已恢复当初那个洒脱的模样,一言一行,似乎再也没有什么挂碍的地方,真的是放下了。他不由再次叹了一口气。

(。)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