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雪云烟

历史军事 | 庞钠文

她在景隐国的雪地中救他,已是她和他的第三世相逢。鸿骆国虎视眈眈,恶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三十七)耳光

铁雪云烟 by 庞钠文

2018-4-16 18:00

“是不是我父王又打了你?”昭霖说道,又问那位侍卫,“父王打了他多少板子?”

“回太子殿下,一百大板。”

“什么?我还没有来得及解释!”昭霖急道。

“我当时运功抵御,所以只受了皮外伤,没什么事了。”颜漠鹰说。

昭霖走近看,也确实如他所说,于是稍稍放心了。

从小到大,昭霖做了什么错事,经常是颜漠鹰受罚。在景隐王看来,昭霖做了错事就是颜漠鹰没有照看好他。这次的事更是非同小可,景隐王更是不可能放过。颜漠鹰从小到大不知为昭霖承受了多少次惩罚,虽然心中也有过不平,但每每想起他娘亲从前和他说过的话,就不管多痛苦也去承担。小的时候,他只知道要为保护昭霖而活,为昭霖可以付出自己的一切,尽管那时候他并不明白其中原委。日子久了以后,守护昭霖早已成为他生命中的一种习惯,不用去想为什么,只需要去做。昭霖也一直很钦佩他,虽然身为太子却视他为兄弟。这样一来,颜漠鹰对昭霖逐渐加深了兄弟情谊,他自那时起便已经不仅仅为了责任去照顾他了。

【第二十一章】

昭霖为颜漠鹰被罚一事去金暄殿找景隐王。

“父王,我还没来得及向您解释,您就叫人罚了漠鹰!”

“哼,你还好意思来跟我解释!你知道这次的事有多严重吗?”景隐王怒道。

“父王,这次的事是我让漠鹰跟我去的,我们是去采地湖花的。”

“笑话!为了一个人,变得愚蠢不堪!”景隐王冷笑道。

昭霖听到景隐王说这句话很是吃惊:“父王,您……您是怎么知道的?”

“朕怎么知道?朕要是再不知道,这天下都要被人家夺走了!这个尤望年啊……对了,地湖花也采回来了,有没有作用啊?”景隐王明知道这是个骗局,却故意问高才。

“暂时还没有,还没有到三日……陈巫师说……”

昭霖还没说完,景隐王便怒道:“还一口一个陈巫师,这个奸佞之徒,朕待他不薄,他竟然勾结外人对付朕!朕要将他斩首示众,以儆效尤!”

“三日之后,如果地湖花真的无效,再处置他也不迟。”昭霖低声说道。

“啪”的一声,景隐王扇了昭霖一记耳光,虽然并不是很用力,但昭霖脸上立刻红起了一片。

“你什么时候能清醒清醒?我这一掌就是要打醒你!唉!从你小时候我就百般宠你,才把你宠成今天这个样子,景隐国的未来,你如何肩负得起?”景隐王心痛地说道。

“陛下,你干嘛跟他发那么大火,小心气坏身子,他还是个孩子……”王后柳齐梅进来说道。

“儿臣叩见母后……”昭霖跪在地上。

看到昭霖脸上红了一大片,柳齐梅甚是心疼:“起来吧,快回宫去吧!让你父王消消气。”

“谁让他走了?!”景隐王对柳齐梅道,“你退下!”

“陛下……”柳齐梅仍想劝说。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