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章 命运的转折--诡异的黑色果实!

荒顶 by 遗忘的游侠

2018-4-16 18:00

“呲啦”一条条电蛇在乌云中肆意地乱舞着,以天穹中沉重的雷鸣声为伴奏。

最终电光一闪,凝聚成一道粗大无比的闪着诡异红色的巨大闪电,

随着“轰隆--”的一声巨响,

有如惊宙的利剑,夹杂着万般恐怖的声势,

轻易地撕破了乌云的层层束缚,与天幕的层层黑暗,

重重地击打在远处的一片山岭之上。

而后乌云散尽,滴雨未落。

不过一眨眼的工夫,之前被遮住的太阳又重新绽放出了夺目的光芒......

......

而就在那片山岭之上,

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的年纪,穿着灰色的破麻布衣裳,背着一筐草药,脸庞略显稚嫩的少年,此时......

他的一双眼睛瞪得犹如铜铃般大小,身子一动不动地半蹲着,

呆呆地看着眼前那一颗,

周身散发出令人心悸的可怖气息,黑漆发紫的奇怪果实。

而他的虹膜上,似乎还残留着那颗奇怪的黑色果实,

吞噬掉红色闪电的惊人的一幕。

“这天象...这闪电...这大神通...这这这...这莫非是传说中的天材地宝,上......上古神药不成?!”

他使劲地揉了揉眼睛,看着黑色果实上流转的璀璨光华,少年觉得像是在做梦一般,实在难以置信。

天,自己采了近十年的草药,竟会有幸遇到这种奇物?

不过因为要提防山中的野兽,哪怕现在只是处在山岭的外围之地,他却也不敢长时间地待在原地。

摘?还是不摘?

话说这玩意那会儿连闪电都能吞噬,自己凡人一个,碰了不会直接就死掉了吧...

少年心里一阵打鼓...

自己几时碰到过这种东西,他实在犹豫得很。

但他又隐隐有一种莫名其妙而且无法言喻的感觉,似乎面前这一颗果实本就是他的一样,这是一种血脉相连的,心神共鸣之感,这既现实又离奇,荒谬又诡异!

放弃的话,自己会感到后悔吗......

算了,算了,不摘了,命比啥都重要!命比啥都重要!!

这样想着,少年却还是依旧蹲着,舍不得移开视线,唉唉唉......

到底是摘呢?还是摘呢?还是摘呢?!

十几息过后,

“死就死吧......”

少年小声地嘀咕了一句,艰难地吞咽了一下口水。

重重地一咬牙,还是迅速地把手探了过去。

而就在他触碰到黑色果实的那一刹那,

感觉仿佛有无数的电流流经指间,转至全身。

“不带这么玩的,真要死啊......!!!”

少年的脑海之中瞬间闪过了这一念头后,便眼白一翻,双目一闭。

仰面朝天,不省人事地,躺倒在那一颗黑色果实的旁边,双手双脚还止不住的剧烈地抽搐着,就差口吐白沫了......

......

当一片枯黄的随风上下翻旋着的落叶,优雅地落向他稚嫩的脸庞,盖住他略显高挺的鼻子之时。

少年这才悠悠地睁开了双眼,已经失去血色的嘴唇轻轻吐出一口气,把落叶吹离了他的脸庞,被他吹上天空的枯黄落叶却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操控着一般,诡异的随风破碎开来......

“呼...好险好险,差点以为真的要死了!”

--这是楚逸飞醒来时的第一个念头。

但他接着就楞神了...

“那片叶子是什么情况?”

虽然他的眼神还有些许迷糊,看得也是不太不清楚,但,那片随风破碎的叶子也未免太奇怪了吧???

楚逸飞这样想着,四肢动了动,整个人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然而全身却是仿佛被抽空了力气,软绵绵的提不起劲来,虚弱之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会不死的代价就是落得个残废吧......”

楚逸飞郁闷地舔了舔已经干涩的嘴唇,感受到身体的沉重,无奈地叹了口气,缓慢慢地转过昏沉沉的脑袋,但发现眼前的一幕却是让他神色顿变,大吃了一惊。

顺着楚逸飞的目光移去,只见那颗方才还流转着黑紫色光华的奇怪果实,早已连同根茎一起不翼而飞了......

不过,令他更为惊讶的是,

但凡离他一丈之内的草木,皆是生机尽失,只留了下一片枯黄。

仿佛轻轻地一碰便会一寸寸地随风破碎开来。

就如之前那一片落叶一般!

而他仰躺着的身体下面,更是寸草未生,只留有一片焦土......

这也太邪门了......

楚逸飞只好静静的躺了一会儿,终于感到些许力气重新回到了身上。

于是右手撑着地面,如同喝醉了酒般。

摇摇晃晃地,试着,挣扎着,总算是站了起来。

做了一次深呼吸,定在原地好一会儿后,楚逸飞低下头来,随手拾起了掉落在地上的竹筐,却是发现随之散落在地面上的一株株草药,情况如出一辙。

干瘪瘪的,似是已经失去了自身全部的精华,只剩着一副副的空架子罢了。

唯有离他最远的那一株草药才幸免于难。

“还好,老天开眼,还给我留着那么一株。”

不过一想到自己花了数个时辰,险之又险才采到的这些草药,就这么轻易的没了,楚逸飞就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焉了去了。

“唉……”

楚逸飞无奈地摇了摇头,轻声的叹了口气,想把最后的那株草药拾起来。

然而随着他一步迈过去,最后一株草药上的绿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暗淡下去。

最后,竟是“咔擦”的一声,在他近乎呆滞的目光中断裂开来。

楚逸飞:......!!!

这...这......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断了......断了......断了?!

楚逸飞感觉头上似有无数只灰鸦飞过,拉了一大片的鸟屎砸在他的脑袋上……

不过就在他这一愣神的时候,却是感受到有一股十分微弱的暖流。

从他的丹田处缓缓地升起,而后流经四肢百骸。

全身,就像被羽毛轻轻地拂过一样舒服。

“咦?好奇怪的感觉。”

楚逸飞小声地喃喃着,不禁将意识缓缓地沉入丹田......

而在丹田之中,几条细长的根须稳稳地筑扎在里面,往上是一段被压弯了的绿色茎干。

在有两片菱形叶子分别点缀两边的顶端,托着一颗黑漆发紫的饱满的果实。

果实上流转着黑紫色的璀璨的光华。

只是看了那么一眼,却是感觉,

仿佛整个灵魂都要被牵引而出,吸入其中,甚至于迷失自我,而神魂俱灭。

楚逸飞狠命地甩了甩脑袋,

自己居然能看到身体里面!

不,不,不,这不是重点!

楚逸飞再次将意识深入......

看到这颗诡异的黑色果实,的的确确,确确实实的,

竟是稳稳地筑扎在他的丹田之中,

他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把脚底的泥块都给啃烂了。

自己被夺舍了?!

不对...

楚逸飞瞬间否决了这一想法,他还保留着意识。

这么说,自己被寄生了?!!

可之前那股暖流又是怎么回事呢,反馈的营养不成?

又或者,自己和这玩意合成一体了?!!!

楚逸飞感觉他的思绪已经随风凌乱了......

而这时,这颗奇怪的果实却突然间犹如他的第二颗心脏一般,

一下,一下的,缓慢而又沉重地开始跳动起来......

“咚...”

“咚咚......”

“咚咚咚.........”

每一下都有如来自远古的,沉重的战鼓声,

又如同沉闷,而声震碧天的雷霆之吼。

而他,在这一刻,仿佛是睥睨万千生灵的神明,

双目中仿佛蕴含着,深邃的无尽的浩宇。

而他,在这一刻,只是如此随便的一站。

却是整个人似与天地都融为了一体。

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股看不透,道不明,

有如云天一般无边无际的,而不可寻之缥缈,却又如临洪荒般令人窒息的恐怖气息......

与此同时...

整片山岭之上,无论是外围的普通的飞鸟走兽,又或是那些大山深处的凶残好斗的大荒荒兽,

皆是四肢伏地,瑟瑟发抖。

仿佛在它们的面前就站着一尊凶残至极的魔神,滔天的魔浪使它们屈服着......

......

几息过后,

心跳声、

战鼓声、

雷鸣声、

以及可怖的窒息感一起,通通远去......

楚逸飞的眼神中渐渐恢复了清明,身上的恐怖气势也已经不在。

而在丹田之中,原本托着黑色果实的根茎已经消失,那颗饱满的黑色果实只是孤零零地悬浮在丹田之中,却是没有了一点动静。

似乎方才所发生的一切,不过是梦幻一场。

“咕噜噜……”

他的肚子不争气的叫唤起来......

许久未进食,楚逸飞已经饥肠辘辘了,但是却惊讶地发现,也是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与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浑身似乎充满了无穷的力量,甚至觉得自己只要轻轻地一跃,就能跳起数丈之高。

楚逸飞轻轻地闭上双眼,在原地静静地站了一小会儿,

而后缓慢又悠长地呼出一口气,右脚猛地一踏地面,地面瞬间由内向外的一道道的龟裂开来,整个人如同轻灵的飞燕一般,快速地朝空中射去。

在林间几次跃起下落,却是移出了数百丈之远!

所过之处,木叶翻飞,尘土飘扬......

直至脚尖轻轻地点地,重新回到地面上来,感受着大地所带给他厚实之感,楚逸飞还有些不敢置信......

这是黑色果实带给他的变化吗?!

可这颗黑色果实究竟是为何物?

为什么又会莫名其妙地进入自己的身体里呢?

怪哉!怪哉!

而且,脚下的一片密集的青草,也没有再出现生机流失的诡异现象。

但他却隐隐的有一种感觉,靠近他一丈之内的无数草木,只要自己意念一动,甚至可以如抽丝剥茧一般,一点一点地掠夺它们的生机,亦可以使之转瞬间尽数枯亡。

这是何等诡异的能力啊......

“罢了罢了,但愿它对我没有恶意吧。”

楚逸飞见眼下胡思乱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便只好将这一个念头暂时搁置在了一旁。

“呜……呜……”

耳边突然响起野兽正在觅食的低沉的吼声.....

“簌簌……”

一头毛发黝黑,四肢矫健,面若豺狼却壮硕如虎的野兽径直地穿过了草丛,站在他的面前,用幽绿绿的饥渴的目光盯着他。

“嗯?”

楚逸飞一愣,好家伙,这要是在遇见黑色果实之前遇见它,自己估计会调头就跑,当然,多半会跑不掉,成为这家伙的美餐。

不过现在嘛.....

谁是猎手,谁是猎物?!

呵...他感觉自己可以轻轻松松地揍扁这头挑衅他的野兽。

事实上,他也真的这么做了。

“砰砰砰砰......”

楚逸飞迅速地一步跃起,在这头野兽愤怒而又惊惧的目光中直接骑在了它的身上,随后有如雨点般的拳头落在它笨重的大脑袋上,溅起一大片的血花......

“嗷嗷嗷嗷......!!!”

随着一阵接一阵的剧烈的惨叫声响起,

然后......然后......

它的双腿一蹬......眼白一翻......

这悲催的大家伙就这么被活活的打死了......

楚逸飞从死掉的野兽背上悠悠地爬了下来。

“嗯,看来这几天的食物有着落了。”

楚逸飞也不清楚他之前到底昏迷了多久,不过太阳似乎早已隐没了踪迹,现在只留有一大片淡红色的余晖点缀着天空,映照在林海之上,光彩斑斓,显得别样的美丽。

“是该回去了......”

楚逸飞这样想着,单臂拖起死掉的野兽,在灿烂瑰丽的火烧云下,缓缓地化为一个黑点,消失在了林海之中......

......

在大荒深处,一片荒凉的土地上。

一座残缺破损,横绝岁月的古老祭坛,静静的矗立在这片大地的中央。

祭坛的旁边,歪倒着几棵枯死的,失去了生机的古树。

而在那一颗断了半截的,最为巨大的古树上,静静的燃烧着,似是永恒不灭的,淡蓝色的幽火。

在祭坛前,跪着一个约莫七、八旬年纪的古怪的老人。

他的皮肤干燥而枯瘪,仿佛流尽了所有的水分与营养。

而脸上密密麻麻的,纹着一大片黑色的诡异的花纹。

一袭黑色的长袍披在他精瘦的身上,遮去了他那瘦弱的身材。

他的双目紧闭,如同死神的信徒。

周身散发着诡异的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突然,

老人紧闭的双眼瞬间睁开,犹如沉睡的巨兽翻转醒来。

散放出恐怖的光芒。

他有些颤抖地伸出藏在黑色长袍下的,干枯的右手。

手中,紧紧地抓着一个,纹着与他脸上一般黑色花纹的木牌。

而随着木牌一寸一寸地破碎开来,他的脸上显露出如同癫狂一般的激动的神色。

干涩的嘴唇,哆嗦着抖动了几下,发出几个犹如亡灵叹息般的音节...

“王...荒神出世了......”

.......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