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鬼入梦

历史军事 | 神奇键盘

紧急通知!紧急通知!!昨晚我又梦到鬼。请朋友们减少出行,尽量在自家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章 似梦似真

嘘,鬼入梦 by 神奇键盘

2018-4-16 18:00

“咯,咯,咯……”

黑色的细高跟鞋上镶着亮闪闪的水钻,足有十厘米高的细跟踩在地板上,发出清脆而有节奏的声音。 这声音在寂静的暗夜里,听起来十分清晰。

这样寒冷的冬夜里,鞋的主人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她的身材面貌都十分姣好,慢悠悠地朝着田小橙走过来。

黑暗中,这个女生修长漂亮的眼睛似乎在闪闪发亮。她在田小橙身前停下脚步,上下打量着她身上的衣服,看了一会儿,似乎不太满意地摇了摇头,又向另一个模特走过去。

田小橙暗中松了口气——幸好这个女生没看上自己身上这件衣服,否则的话,尽管这不是自己的身体,但被扒得精光,做为一个女孩儿还是会很不好意思的。

这是怎么回事?田小橙自己也不知道。

她只知道自己刚才还在上晚自习,不知怎么回事莫名其妙地就进入这个塑料模特的身体里,她周围的黑暗中是更多的,穿着各种夸张服饰的塑料模特。

还没等她从惊讶中醒悟过来,刚才那个穿白裙的女生就出现在这里,女生从另一个模特的身上扒下一套衣服拿在手里,看了看田小橙身上的衣服,这时正向另一个模特走过去。

不对劲!

田小橙分明看到那塑料模特的眼角裂开,流下两行黯红的血泪,同时它又咧开嘴,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那笑容阴险又邪恶。

田小橙急得心脏怦怦直跳,想要喊住那个女生,可是自己这个塑料身体却无法张开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女生慢慢地接近那诡异无比的塑料模特。

模特张大了嘴,露着雪白的獠牙,原本垂在身边的两只手慢慢举起来,手指末端长出长长的黑色指甲,狞笑着伸向女生修长优美的脖子。

“别过去啊!别过去!”

田小橙在心里拼命地喊,可是没用的,那个女生完全没有看到模特的异状,高跟鞋噔噔的脚步声在暗夜里清晰地响着,她已经走到模特面前!

身体比例十分完美的塑料模特在这一刻忽然像充了气似的膨胀起来,接着像是有人用力拉扯着它一样,它突然伸出两只手,以一个扭曲的姿势把那个女生抱在怀里。

乍看起来,两人之间是一个很暧昧的姿势,就像在寒冷的天气里,男孩子解开外衣把热恋的女孩儿裹在怀里,可是现在,是一只塑料模特用忽然变软变大的身体四肢把女孩儿裹在怀里!

紧接着,它的塑料身体忽然向后弯了过去,就像学舞蹈的女孩子下腰一样,头紧紧地挨着脚后跟,把身体对折起来。

被它抱在怀里的女生也是同样,整个身体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扭曲着,弯成一个倒v型。

她脸上没有什么痛苦的表情,相反还很享受,就像是一对恋人在做着高难度的调情动作。

接着,在田小橙欲喊无声的惊恐里,“喀嚓”一声,塑料模特用那两只长着长长指甲的手拧断了女生的脖子。

塑料模特放开手,变回原来的样子。

女生脸上挂着一丝像是痛苦又像是舒服的微笑,像装满了水的麻袋一样颓然倒地。汩汩的鲜血像一条有生命的蛇,从她的身体里流出来,蜿蜒地在地板上蠕动着,慢慢地,慢慢地流到了田小橙的脚下。

腐尸的恶臭和新鲜的血腥味混合在一起,随着血流飘了过来,这种味道令她想要呕吐。

田小橙极力想要避开这股血流,但她的这个身体却是无法移动丝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血蛇爬上脚面,还带着一丝人体鲜血的温热,缠住了她的脚踝,然后血蛇渐渐地变得漆黑冰冷,同时沿着她的身体向上蠕动着。

田小橙想要挣扎叫喊,却是不能移动分毫。

她的视线中,那条血蛇抬起头来,漆黑的蛇口之中,一根腥红的蛇信灵活地伸缩着,插向她的鼻孔。

眼睁睁地看着蛇信在眼前变得越来越大,她甚至无法闭上这个身体的眼睛,而且,田小橙绝望地想:塑料模特的身体怎么会有鼻孔的?

冰凉的蛇信探进鼻孔,慢慢地向她的大脑刺进去。

钻心的疼痛之中,田小橙的眼角余光却看到地上的那个女生慢慢地爬起来,用惨白的双手捧起地上的鲜血,撅起嘴唇吸.啜着,嘴角沾满了腥红的鲜血。而且她在还在笑!鲜血淋漓的嘴角挂着一丝无意识的笑!

脑袋里一阵刺痛,田小橙似乎听到自己的脑浆被吸时发出的吱溜声,她完全失去了希望,无助地想,完了。

就在这时,一只修长白皙,骨节分明的手突兀地伸出来,一把抓住血蛇,狠狠地向墙壁一甩!

雪白的墙壁上蓦然绽开一朵墨色的血花!腥臭的汁液飞溅开来,溅得她满头满脸都是。

田小橙满头大汗,醒了过来。

教室里冷冰冰的,别的同学都已经回宿舍,只有她自己趴在桌子上。

刚才的梦那么清晰,她的脸上粘糊糊的,好像还沾着腥臭的鲜血,她的鼻孔里冰凉而刺痛,似乎蛇信造成的疼痛还在。

头痛欲裂,田小橙只觉得满头满脸都湿漉漉的,她不由得后怕地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把手放到眼前看了看,看清楚是汗水而不是血液,这才松了一口气,掏出纸巾擦汗。

窗外,天色已经全黑,田小橙看看旁边放着的手机,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

她揉揉鼻子,感觉鼻子里面那种冰凉刺痛的感觉还在,又用双手捂着鼻子呼吸了一会,这才觉得渐渐地暖过来。收拾了一下桌上的东西,田小橙站起身来准备回宿舍。

“哎呀!”

也许是坐得时间长了,她浑身僵硬,站立不稳,一个趔趄又跌坐回凳子上。

看看离宿舍门上锁还有一个小时,田小橙索性不走了,她趴在桌子上默默地回想着刚才梦里那个女生的面容,却怎么也和身边的人对不上号。她长吁了一口气,但愿这只是个普通的噩梦吧。

似乎很久没做这样的梦了。

从她上大学开始,到如今大四结束马上就要毕业,田小橙已经有四年没有做过这样的梦了,怎么今天又开始了呢?

究竟这个梦的性质,和以前那些梦一样吗?

难道说,时隔四年之后,会成为现实的噩梦又一次缠上了她?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