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鬼入梦

历史军事 | 神奇键盘

紧急通知!紧急通知!!昨晚我又梦到鬼。请朋友们减少出行,尽量在自家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9章 似曾相识的犯人

嘘,鬼入梦 by 神奇键盘

2018-4-16 18:00

可是她现在梦中的死者,却是被某种不知名的力量,比如塑料模特或植物的根茎所杀死,死者更不会从地上再一次爬起来,露出一幅死不瞑目的嘴脸,向她走过来。

就让它杀死我吧!

男生断掉的脑袋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在胸前摇摆着,只有眼白而没有瞳仁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她,伸出两只尖利的手爪向她的眼睛插来。

田小橙恐惧到了极点,同时起了破罐子破摔的念头:如果活着就必须要经受这种无穷无尽的恐怖,那真还不如死了的好!

或者死去,或者梦醒。

她认命地闭上眼睛,等着死亡的到来,心里竟然有那么一点点的迫不及待。

呜……呜……呜……

风吹过树梢的声音。

嗒……嗒……嗒……

血滴到地上的声音。

田小橙等了一会儿,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她不爽地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还在梦中没有醒来,眼前依然是黑漆漆的树林。

田小橙尖叫一声,那个要挖掉她眼睛的死鬼男生,长长的手爪正停在她的眼皮上,黑色的指甲距离她的眼皮只有不到一寸的距离,看得出他正在尽力地向前伸出爪子,但不知为什么,就好像他的爪子前面有一层厚厚的钢化玻璃一般,无论他怎么用力抓挠,那令人恶心的,滴着黏液的利爪都停留在原地,无法再向前移动分毫。

树林中忽然亮了起来,原来是月亮又一次从云层中露出了脸庞。

同上一次月亮出现时的情形一样,田小橙感觉到自己又能动弹了!

她急速地后退几步,不敢再看前面的男生,掉头向着相反的方向跑去。

地上有着厚厚的落叶,踩上去嚓嚓作响,田小橙一边埋头奔跑,一边痛恨自己:不是已经决定就那样闭目等死了吗?怎么,只要身体能动弹就还是懦弱地逃跑了?

可是,不逃跑又能怎么样?无论梦中的情景多么真实,她也无法改变梦中所发生的事情,即使她能够提前许多天预见危险并为之努力,但是,最终事情的结果还是和梦中一样。

比如,父亲……

田小橙心中一痛,忽然起了自暴自弃的心思,索性停下来不逃了。

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处身在温暖的床上,如水的月光穿过窗帘的缝隙,温柔地照在床头,上铺传来方芳有节奏的呼吸声。

被窝里很潮湿,睡衣就像水浸过一样冰凉,湿漉漉地贴在身上。

田小橙呆呆地看着上铺的床板,床板上逐渐浮现出父亲慈祥的面容,他温暖地笑着:“小橙是不同于别的孩子的哦,是上天赐给我们的珍宝哦!”

我是上天赐给你们的珍宝吗?

田小橙睁大眼睛,两行泪水从她的眼角滑落下来。

“爸爸……”她咬住棉被,低声哭泣起来。

校园里弥漫着紧张的气氛。

一辆警车闪着警灯,停在小树林边缘的空地上。

同上次杀人事件现场乱糟糟的场面不同,这一次学校采取了严厉的措施,所有学生一律停课,住校生回各自宿舍,少数跑校生则统一呆在阶梯教室上自习,严禁去案发现场围观。

小树林边除了保卫科的科长和学校的几个领导,根本没有闲杂人等旁观。

几个警察穿着臃肿的深蓝色警大衣,在小树林里进进出出。

副校长沙宝林面色惶恐中又带着几分愤怒,可以看到他的嘴唇在一张一合,不知道跟身边的警察说些什么,那名警察神色阴郁,不时地点着头。

方芳把手中的望远镜递给田小橙,返身躺到床上,把双手枕在脑后,若有所思地低声说:“听说死去的王秒是郝敏的男朋友。”

田小橙正用望远镜观察着小树林,闻言一怔,拿开望远镜回头看着方芳:“哪个郝敏?”

“还有哪个?”方芳翻了个身,把头埋在枕头里,闷闷的声音传来:“就是上次在小更衣室被鬼杀了的那个。”

她忽地坐起身来,表情严肃地低声说:“看样子这鬼倒不是见谁杀谁,它也是有目标的杀人!”

啪哒!

田小橙脸色煞白,手一松,望远镜掉在地上。

方芳一个箭步冲过去,心疼地拣起来仔细察看:“哎哟橙子,你倒是小心点啊,这要是摔坏了咱们可用什么看帅哥啊?”

叶枚玉走过来搂住田小橙的肩膀,没好气地对方芳说:“那你还吓唬她!再吓唬橙子,我就把你这劳什子望远镜交给赵武!”

赵武是本系的风云人物,篮球打得尤其出色,方芳暗恋他已经很久了。

赵武正巧住在对面的男生宿舍,剽悍的东北姑娘为了经常见到男神的身影,特意买了这个望远镜,每天有空就观察对面宿舍的赵武。

听到叶枚玉用赵武威胁她,方芳立刻蔫了,可怜巴巴地笑着解释:“姐姐姐姐,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也没打算吓唬橙子,只是说实话而已……”

田小橙苍白着脸勉强笑了笑,对叶枚玉说:“不怪方芳,我……是我想到了别的事情。”

三个人都沉默下来。

过了一会儿,叶枚玉轻轻地叹了口气,小声说:“今年学校怎么这么多事啊?眼看着还有半年就毕业了,就不能安安稳稳地让咱们上完这半年课吗?”

田小橙没有回答,她还在想着刚才望远镜里出现的那个人。

那是一个年轻的男人,突兀地出现在树林的边缘,几个警察走过去询问着他什么,接着毫不客气地拉扯着他回到警车旁边。

田小橙觉得,那个男人的身影似曾相识。只是,究竟在哪儿见过他呢?

她可以肯定,这个男人决不是学校里的同学或老师。

那么,究竟是在哪儿?见过?这个男人?

难道,是在另一个梦里?

一个没被自己记住的梦里?

田小橙从方芳的手里拿过望远镜,看向小树林。

那个男人被几个警察推推搡搡地塞进警车,警车后面冒出一股白气,开走了。

几个校领导互相看一看,也各自散去。

田小橙正要放下望远镜,镜头里一个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一个黄色的毛茸茸的脑袋从草从中伸了出来,接着身子也露了出来,它跑到小径上,撒开四蹄朝着远去的警车追了过去。

那是一只金毛犬。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