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鬼入梦

历史军事 | 神奇键盘

紧急通知!紧急通知!!昨晚我又梦到鬼。请朋友们减少出行,尽量在自家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5章 夜探

嘘,鬼入梦 by 神奇键盘

2018-4-16 18:00

h大历史悠久,小礼堂是几十年前所建,只是一幢小小的二层小楼,面积小不说,里面的设施也很简陋。百度搜索随着学校不断地扩大,它在校园里变得越来越不起眼。

不知为什么,学校当局一直留着它没拆,限于它的格局太小,也不怎么用它,后来就慢慢地变成了艺术系学生们的小舞台。

叶枚玉也放下书凑过来看,笑着说:“哎哟,真的哎,只隔着一排铁栅栏,方芳你可说错了,鬼要过来可不用翻墙,只要飘过来就好了。”

很明显的,理性的叶枚玉不相信方芳关于有鬼的言论,这句话是在打趣她。

可是听在田小橙的耳朵里,就是另一番滋味了。

她梦里所见的,那个裂着嘴诡笑,扭断了女生脖子的的塑料模特,究竟是真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呢,还是仅仅是一场噩梦而已?或者,真如方芳所说,它是从隔壁医学院过来的鬼?

田小橙觉得,不进小礼堂的更衣室里亲自看一看,终究是没法确定,缠在自己身上十几年,又莫名其妙消失的噩梦是不是真的回来了。

既然白天有保安看守着,那么,就晚上去吧!

田小橙外表看起来纤细又柔弱,实际上她的骨子里却是极为执拗和坚强。虽然明知道此去可能有危险,但和自己心里埋藏着的秘密比起来,她宁可冒这个险,也要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橙子,你说这个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超自然的东西?”方芳托着腮,嘴里咬着吸管,酸奶滴到毛衣上都不知道,她目光茫然地看着对面医学院的大楼,幽幽地问。

“……”田小橙噎了一下,没作声。

其实田小橙很想把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告诉情同姐妹的两个舍友,可是,她不敢。

她太害怕被人孤立和疏远的感觉了。

……

……

走廊似乎长得没有尽头,灯光昏暗,窗户外面更是黑乎乎的,夜风吹过窗棂,发出细细的呜呜的声音。也不知是不是密封不好的原因,窗口散发出一股寒意,每当田小橙靠近时,就有阴冷的风吹过来。

田小橙还是第一次在夜里来小礼堂的更衣室,她没想到白天采光极好的窗户,在夜里会如此令人恐惧。

她根本不敢向窗外看,总觉得窗外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窥伺着自己,当自己走过窗口时,它就从窗口探进身来,向自己的脖子后面轻轻地吹气。

偏偏走廊里每隔几步就有一个窗户,于是每当她当走过窗口时,就下意识地加快脚步。

为了行动方便,田小橙出来时特意穿了平底鞋,走路时也小心地放轻了脚步,可是在这寂静的夜里,踏踏的脚步声听起来还是特别刺耳。

随着越来越靠近走廊尽头的小铁门,周围越来越阴冷,一股血腥气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令人心头烦恶,几欲作呕。

田小橙强压着胃里的翻腾感,加快脚步向小铁门跑过去。

灯忽然灭了。

走廊里一片漆黑。

因为白天刚下过雪的缘故,外面比走廊里要亮一些。雪光隐隐地透过窗户映进来,窗外的雪地上黑影幢幢,似乎有许多怪兽在张牙舞爪。

田小橙手心里都是冷汗,她停下脚步,双手握拳镇定了一会儿,心里告诉自己,那不是什么怪兽,而是风吹得树枝在摇晃。

好在她提前有所准备,掏出一个小手电筒打亮,照向小铁门。

雪亮的光柱中,小铁门就在几步远的地方,可以看到上面贴着封条,还挂着一把锁头。

田小橙走到门口,血腥味更浓了,还夹杂着一股腐臭的味道。

她已经顾不得考虑腐臭味是从哪里来的,手电筒光照向锁头。

陈旧的黄铜锁头静静地挂在门上。

锁头没换!

田小橙心里一阵喜悦。

小更衣室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又因为许多小型的活动都在小礼堂召开,因此很多同学都有小更衣室的钥匙。

去年方芳参加系里的文艺汇演,田小橙帮她们管理衣服,从方芳手里拿到一把小更衣室的钥匙,文艺汇演结束以后,她也忘了把钥匙还给方芳。

现在这把钥匙派上了用场。

保安虽然贴了封条,却没换锁头!

田小橙把小手电筒咬在嘴里,照着锁头,掏出钥匙插进锁孔里,轻轻地一扭,咔嚓一声,锁头开了。

薄薄的纸质封条根本就是个摆设,田小橙取下锁头,轻轻推门。

寒冷的冬夜里,铁门触手异样地冰冷。

吱嘎……

只轻轻地一推,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从里面拉着,铁门缓缓地向后打开,直到完全敞开。

田小橙吓了一跳,她记得早上推这扇门时,还很艰涩厚重,似乎生锈了一样,她费了点力气才能推开的,怎么现在只是轻轻地一触,门就全开了?

这一刻田小橙心里忽然有些犹豫,到底该不该来这儿?

她静静地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忽然仰起脸握住拳头,闭了闭眼睛,然后很坚定地走了进去。

就让我来看看,等待着我的命运究竟是什么吧!

室内的腐臭和血腥气非常浓,田小橙打着手电筒找到墙上的电灯开关,按下去却没有反应。

灯坏了?

她又用力按了几下,还是没什么反应。

这时她忽然觉得电灯开关不对劲,手按上去有一种黏乎乎滑溜溜的感觉,还有一些黏液沾在手指上,就像按着软体动物的表面一样。

她惊栗地缩回手,用手电筒照着电灯开关。

手电筒的光斑下,墙上什么都没有,白色的方形开关安静地伏在白色的墙壁上。

看来是自己多虑了。田小橙把手电光转向另一堵墙壁,早上惊鸿一瞥间,她在那里看到一朵血花。

血花已经被用硬物刮掉一层,估计是那帮保安干的。但是由于渗入墙壁中太深,因此它还留着一个大概的轮廓。

田小橙不由自主地走过去,站在它的跟前踮起脚跟,仔细地看着,同时在脑海里回忆着昨天梦中那朵血花的形状。

在田小橙眼中,血花渐渐地变得清晰起来,红艳艳的轮廓分明,同时散发出浓重的血腥味。

田小橙忘情地盯着它,就像看着心爱的爱人,似乎完全忘了自己身处何地。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