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鬼入梦

历史军事 | 神奇键盘

紧急通知!紧急通知!!昨晚我又梦到鬼。请朋友们减少出行,尽量在自家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7章 鬼婴何其多?

嘘,鬼入梦 by 神奇键盘

2018-4-16 18:00

田小橙怔了一下,这才醒悟过来——自己今天的火气特别大,按说那人也没有特别对自己无理,只是不让自己摸他的狗而已,说不定人家还是好心,怕自己被咬呢?

一定是最近做噩梦过多,连带着脾气也不好了。她勉强地朝方芳笑笑:“算了,这样的人渣,我也懒得理他。我饿了,咱们去吃饭。”她打起精神,不理会方芳好奇的追问,拉着方芳向学生食堂走去。

至于那个可恨的男人,田小橙心想,让他走路摔个狗吃屎好了!

叶寒正在帮一只荷兰猪测体温,突然打了个喷嚏,手一抖,那只小猪一个激灵,露出尖尖的小牙,冲着叶寒的手指头就是啊呜一口。

叶寒苦笑着看自己的手指——白皙的指头肚上渗出两粒红色的小血珠。他对不停地道歉的荷兰猪主人摇摇头示意没事,扯了块脱脂棉球擦擦手,继续工作。

夏天在旁边的笼子里低声咆哮,不时地用爪子去扒拉笼子,店里打工的小弟过来低声问:“寒哥,要不把夏天放出来吧?看它怪可怜的。”

叶寒沉着脸摇了摇头:“关着吧,这几天它情绪不对头,放出来还会惹祸。”

*********************

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揪着一个女人的头发往墙上撞,一边撞一边大声地骂骂咧咧:“妈的,老子娶老婆就是为了传宗接代伺候老人,你连个孩子都生不下来,养只母鸡还下蛋呢!”

女人额角上被撞起一个大包,鼻子也撞破了,不停地淌着鲜血,男人依旧没有停手的意思,揪着她的衣领,左右开弓地扇耳光。百度搜索

女人被打得受不了,低声哭着说:“求求你了,别打了,我……我有了……”

“有了?那你怎么不早说?”

“呜呜……我……我怕又是女孩儿,你妈不喜欢……”

啪!

又是一记耳光打在她的脸上,男人大声咆哮:“我妈怎么了!你说,我妈怎么了?!我妈和我姐来我家住着你不乐意了吧?”

话虽然如此说,男人还是放开了女人的衣领,叉着腰喘着粗气逼视着女人。

“没,我没有不乐意……”女人嚅嚅地辩解:“你姐昨天嫌饭不好吃我也没作声,今天特意准备了她爱吃的菜……”

男人脸色好看了些,依旧烦躁地问:“那你刚才那是什么意思?嗯?”

随着最后极具威胁性的“嗯”声,女人身子颤了一下,急忙说:“我怕又是女孩的话,你妈……”

“什么你妈,叫咱妈!”

“对对,咱妈,咱妈万一让打掉呢?这是咱们第四个孩子了,你知道的,我的年龄也大了,还有高血压,以后恐怕不好再怀了。 ”

在女人希冀的目光注视下,男人难得地有一点点不好意思,他想了想,粗声粗气地说:“就算是女孩,也留下吧!”

看到女人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他又补充了一句:“就算万一这孩子不要了,咱也不能白打了,就像上次那个,得跟医院要点钱!”

女人嚅嚅地开口:“医院上次已经给咱们四十万了,估计不会再给了,这个孩子,还是留着吧!”

“这家里什么时候是你说了算?滚去干活!”

两人都没有发现的是,一个胖嘟嘟的小婴儿浮现在他们身后的墙壁上,用怨毒的眼神盯着两人看,同时努力地伸出尖长的手爪,去抓那男人的头发。

男人忽然挠了挠头,自言自语地嘟囔:“******,怎么突然头皮发凉?”

画面忽然转换,一个衣冠楚楚的胖子冷漠地说:“是女孩的话,就打掉吧!”

他对面的女孩子蜷缩在红色的羊毛地毯上,低声哭泣着,可怜巴巴地抬起头用泪汪汪的眼睛望着他:“大哥,可是我怀了她这么久,为这孩子吃了这么多苦,她现在都会动了……”

胖子不耐烦地说:“给你十万!打掉重怀一个,快点,司机在外面等着。”

听到十万元入账,女人不再哭泣,直起身子擦掉眼泪,径自走去衣架前穿外套。

他们的身后,一个婴儿从地上慢慢地浮现出来,踮起脚尖伸出胖嘟嘟的小手去拉胖子的手。

胖子忽然像被烫了一下似的甩了甩手,他把手放到眼前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异常,却是不由自主地伸手打了自己一个耳光。

婴儿咯咯地笑了。

地面上浮出一个又一个婴儿,在屋子里爬来爬去,互相抓挠,哭的哭,笑的笑,诡异的是两个大人却像完全没有看到这些婴儿一样,女人面无表情地穿上外套,跟在胖子身后走了出去,几个婴儿连滚带爬地跟在他们身后,爬到胖子脖子上推推挤挤各自找地方骑好,吡牙咧嘴地咯咯直乐。

胖子左右扭了扭脖子,忽然头也不回地对女孩说:“小敏,不是我心狠,你也知道的,我已经有五个女儿了,圈子里的人谁见了都笑话我,说我将来是超级岳父。你好歹也帮我生个儿子,帮我洗刷一下这耻辱。钱的话好说,下次如果是儿子的话,生下来就给你一百万,以后的哺乳费用另算,总之亏不了你的。”

女孩眼睛一亮,却是没有说话,只是加快了脚步跟在他后面。

胖子脖子上的几个婴儿嘶哑地笑起来,尖声喊着:“儿子!儿子……”

一时间,无数的声音在田小橙耳边回响,震得她头晕目眩:“儿子!儿子!还我命来!”

田小橙觉得自己真的要疯了,大白天的跟方芳在食堂吃饭,周围人来人往都是端着餐盘的同学,怎么就忽然又做梦了呢?

而且这次的梦的虽然没死人,可是那些婴儿却比死人更加可怕。

她使劲地咬自己的舌头,发现嘴里还填着一嘴米饭,想把米饭咽下去,却用不上力气,反而差点把自己噎死。

这时候一个婴儿发现了她,低呼一声扑过来抱住她的腿:“我要报仇,姐姐帮我!”

一时之间,田小橙的腿上身上爬满了婴儿,七嘴八舌地嚷着:

“姐姐帮我!”

“我要报仇!”

“姐姐我好痛,他们用钳子把我捏碎,你看我的身体……”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