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鬼入梦

历史军事 | 神奇键盘

紧急通知!紧急通知!!昨晚我又梦到鬼。请朋友们减少出行,尽量在自家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33章 梦中的叶寒

嘘,鬼入梦 by 神奇键盘

2018-4-16 18:00

“父母?”郝敏仰天哈哈大笑,状若癫狂,她忽然定定地看着田小橙,流下两行血泪:“别跟我提父母,我没有父母!他们把我当成......算了我不跟你说这些,你们这些被父母疼爱的孩子,永远都不知道我的痛苦!”

“我是被父母疼爱的孩子吗?”田小橙被郝敏痛苦的情绪感染,忽然想到自己的父亲,瞬时也心情低落起来。

你怎么会知道,是我害死了我的父亲,父亲他是那么疼爱我,我却害死了他。

田小橙强压着心头的刺痛,忽然觉得对面的郝敏很可怜,不知道她生长在一个什么样的家庭里,她的父母又对她做了什么,才会造成她这样的痛苦。

田小橙决定,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帮帮郝敏。

“那么,你是需要我帮你请大师超渡吗?”田小橙心想,如果是的话,那么就请迟池和颜胜帮点忙,他俩既然会驱鬼,估计认识很多好的法师,到时候找一个好点的大师来为郝敏作一场法事好了。

郝敏咬牙切齿地骂:“你!你这个贱人!你明知道我不是要那个!上次就是你帮我的,它要吃我的时候,你帮了我,我才存活到现在,它马上就要追来了,你......”

她的声调忽然软了下来,带着一股蛊惑人心的味道,泫然欲泣:“求求你了,再帮我一次吧!”

仿佛有只乌鸦从田小橙头顶飞过,田小橙满头黑线:“我真没办法帮你,而且,”她认真地:“我也不记得我帮过你,怕是你记错了吧?”

郝敏半信半疑,但是看到田小橙又不像作伪的样子,她回头看看后面,那东西还没追上来,也不知是遇到了其它可吃的小鬼,还是遇到强大的敌人被缠住了?

既然危险还离得远,郝敏又有求于田小橙,它也就耐着性子跟田小橙解释:“上次,就是我死的那天晚上,它正要吃我的时候,不是你救了我吗?别否认,当时只有你一个人在场,我看到你躲在那个模特的身体里面,可惜刚开始的时候我不知道,要是知道的话,我就躲在你后面,也不会被它......”

它忽然惊觉自己说走了嘴,急忙停了下来。

原来是这样。

田小橙想了想,当时好像就是只有自己在场,可是自己也是在梦中,根本没什么救人的能力,更别提救鬼了。

她忽然想起来,她自己也被那只血蛇缠住,差点把吸掉她的脑浆,最后还是突然出现的一只手抓走血蛇,救了她。

事情到这儿,田小橙已经可以肯定,郝敏误会了,她没看到那只手,只看到自己,以为是自己救了她。

不过田小橙也懒得跟这个自私的女人解释,低声说了句对不起你弄错了,就扭头走人了。

虽然这是在梦中,她也不知道该去哪儿,但是很明显的,有一只可怕的东西在追杀郝敏,田小橙要是还留在这儿帮这个自私的女鬼当挡箭牌,那她就不是天真而是傻了。

“你别走!就是死,我也要拉着你一起!”

一阵腐臭的风从后面刮过来,田小橙刚刚转过身,还没来得及迈开脚,郝敏就飞快地扑了过来,两只手作势来挖她的眼睛:“你骗我,你一定有办法的!就是没办法,你这两只眼睛也能抵挡一阵子!”

田小橙勃然大怒,为了自己的安全,就要挖出别人的眼睛,这个郝敏,果然是恶毒到了极点!

她的脑子里飞快地转着念头,刚才郝敏来挖自己眼睛的时候,是什么东西挡了她一下?

当时田小橙闭着眼睛,什么也不知道,但是感觉到有一股热气从胸口传遍全身,她估计是迟池给她的那块绿玉发挥功效。

田小橙一手推开郝敏,一手把玉坠握在手里避免被它抢去。

但她这个担心显然是多余的,在她的手碰到郝敏的同一时间,玉坠上闪过一道刺目的光华,同时一股灼热的气息散发出来。

郝敏尖叫一声向后急退!

空气中充满了焦臭的气味,郝敏的十根手指已经被灼成黑炭模样,就像烤过的鸟爪。

田小橙心里恨极,反而不再逃跑,只是站在原地冷冷地看着它。

郝敏神情怨毒看看焦黑冒烟的手爪,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再次扑过去。

它却没看见它身后的空间一阵扭曲,一只滴着黏液的紫色触手猛地伸出来,一把攫住它的脖子,猛地一拉!

伴随着一声尖锐的嚎叫,空间又一次扭曲,郝敏和那只紫色的触手一起消失在空气中。

地上只留下几滴深紫色的黏液。

像一粒石子投进水池,空间起了一阵波动,在波纹中心,一只毛茸茸的狗头伸出来,湿润的黑色鼻头嗅了嗅地上的黏液,打了个喷嚏,接着,狗的身子也全部显现出来。

田小橙有些发懵,这只狗她认识,狗的名字叫夏天,狗的主人正是那个讨厌的英俊渣男——叶寒。

想到谁,谁就会出现。

空间扭曲,叶寒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狗狗身边,他蹙着眉头,向四下里看了看,也蹲下身子去观察地上的黏液。

田小橙吓了一跳,缩了缩身子,本以为会被叶寒看见,却没想到叶寒像是没看到她一样,目光淡淡地扫过她,停留在那几滴黏液上面。

玉坠儿发出暖暖的气息,包裹着田小橙,她的心神一阵恍惚,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宿舍床上。

被窝里干燥而暖和,她的身体也同样暖融融的,完全不像以前噩梦醒来时的那种冰冷潮湿,田小橙顾不得想梦里遇到的怪事,醒来时第一件事就是下意识地伸手去胸前摸那只绿玉坠儿。

她已经意识到,所有的这一切改变,不管是梦中的自己有了自保的能力,还是醒来时的温暖和舒适,都和迟池送给她的这块玉坠有着极大的关系。

玉坠贴在她的心口,入手温润光滑,散发着暖暖的令人安心的气息,浸润着田小橙的心脏,她忽然觉得整个人都很是安心,侧了侧身子,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