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鬼入梦

历史军事 | 神奇键盘

紧急通知!紧急通知!!昨晚我又梦到鬼。请朋友们减少出行,尽量在自家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三十五章 豺狼

嘘,鬼入梦 by 神奇键盘

2018-4-16 18:00

“上次那个就很不错的,质量好,也听话,可惜......”富态的中年人身子后仰,靠在椅子背上,看着对面年轻的女人,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桌面。

他对面的年轻女人穿着简单的休闲套装,微卷的长发披散在肩头,眉目间颇有一种妩媚的风情。

她放下手上的果汁,身子前倾,低声说:“说实话,那女孩子是真的不错,各方面都很优秀,而且是第一次出来做,质量方面也有保证,只是可惜了......”

她似乎在避讳着什么,停顿了一下,才接着说:“这种意外是谁也想不到的,您看要不要重新帮您物色一个?”

中年人保养得极好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盯着她的眼睛说:“不能比上次那个差。”

女子脸上有着淡淡的为难:“卢先生,您知道的,这样的女孩子不好找。”

卢先生手指摩挲着咖啡杯,戴着眼镜的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的神色,说:“该给的钱我都会给,你去办就是了,别在这儿跟我装腔。”

他的眼睛随意地在店里扫视着,根本不愿意看面前的女人一眼。百度搜索

女人苦笑:“好吧卢先生,我尽力而为,但这需要时间,您懂的。”

“没问题,我有的是耐心......”

他的眼光忽然凝固,神情变得专注而惊喜:“咦?不用等了,这个就不错!”

......

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推开店门走了进来,把怀里抱着的书本放在柜台后边,拿起柜台上的托盘,去收拾客人留下的杯盘。

另一个服务员女孩低声问她:“郝蓓,你昨天怎么没来?”

郝蓓穿着白色粗线毛衣,蓝色的牛仔裤,白皙的脸上不施脂粉。她低眉垂目地把撤下来的杯盘放在托盘里,随手把桌子擦干净,回到柜台前,这才低声回答:“我昨天有事请假了,怎么,昨天很忙吗?”

另一个女孩子促狭地笑了笑:“没有,我以为和男朋友出去约会了。”

郝蓓晕红上脸:“尽胡说,我哪儿有什么男朋友啊?”

两个女孩子低声谈笑着,卢先生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郝蓓,随口对面前的女人说:“不用找了,就是那个。 多少钱都行,你尽快去办。”

女人随着他的眼光看过去,看到郝蓓的同时愣了一下,小声嘀咕:“这女孩子看着这么眼熟?”

女人从包里取出一副眼镜戴上,借着绿色植物的阻挡掩护,仔细地观察郝蓓。

她做这一行已经十几年之久,眼力非常之好,可以说只要她见过的女孩子一般都忘不了。

这个大学生模样的侍者女孩看起来非常眼熟,但是女人仔细地看了她半晌之后,可以肯定自己是第一次见这女孩子。

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感到一股莫名的心悸,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似的。

中年男人以一种馋涎欲滴的表情盯着侍者女孩,眼睛根本就没移开过,他低声对女人说:“这女孩子值一百万,不,我给你二百万!只要能让她给我生一个,生男生女都行!看样子她还是大学生吧?尽快想办法,我要孩子在猴年出生。”

开始时女人还面有难色,想打个哈哈推掉这桩差事,当听到有二百万收入时,她自动地忽略掉了心里涌上来的那股强烈的不安感觉,很干脆地答应了:“行,卢先生,不过您可能要等一段时间。”

卢先生的眼光还是没有从郝蓓身上移开:“行,优质的食物不仅要花钱,还要花时间,我等得起。”他向郝蓓挥手示意:“结账。”

郝蓓放下手头的东西,拿着账单过来:“先生您好,一共是35元。”

卢先生拿出两张百元钞票递给她:“不用找了,其它的是你的小费。”

这里的客人经常给小费,只是没有这么多,郝蓓倒也太多惊喜的表现,她礼貌地微笑,说声谢谢就收下钱。

卢先生的眼光在她周身上下巡逡着,那目光中似乎要伸出一只手,把她全身抚摸个遍。

郝蓓很烦这样的目光,但她在这里做得久了,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何况对方才给了自己一笔不错的小费。所以尽管心里羞恼别扭,她还是克制着自己微笑着问:“请问先生还有什么需要吗?”

“没有了,小姐你很可爱!”卢先生不错眼地打量她几眼,似乎要把她看进眼睛里似的。

郝蓓别扭地拿着钱走开,只觉得如芒在背,像被阴险的豺狼盯着一样——这男人的目光太具侵略性,被他这样盯着,郝蓓觉得自己就像没穿衣服似的。

男人的目光看着郝蓓走到吧台边,接着进了厨房,直到厨房门关上,看不到她的背影,男人这才把目光收回来,意味深长地看着对面的女人。

“蔡小姐,就是她了,如果她能为我生个孩子,我将给你二百万。”

女人连连点头,脸上是笃定的微笑:“没问题卢先生,给我两个月,我保证让她在床上乖乖的等着您。”

她的心里在疯狂地腹诽:这死老头子倒挺会吃!全都是选这种年轻干净的女孩子,看样子又得使点非常手段才能拿得下来。话说回来,老家伙的眼光真的有问题,这女孩子虽然腰肢纤细,但胸小屁股也小,孩子生下来多半也不会太健壮,估计也和以前的一样会被处理掉,那样的话,真是可惜了。

尽管心里不以为然,但在对面男人如同阴险的豺狼一般的眼神下,女人还是保持着理智的职业微笑。

直到男人站起身走出去,她才松了一口气,双肩垮下来,掏出手机翻看着通讯录。

她想到刚才那个女孩子将要面临的悲惨境遇,忽然打了个寒噤,像以往无数次那样痛下决心:这单做完真的不能做了,这种事情太损阴德了!

一边在心里下着决心,她的手指却是飞快地拨了一个号码:“喂,芮峰吗?有一单生意给你,你现在到时光酒吧来,我等你。”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