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雪云烟

历史军事 | 庞钠文

她在景隐国的雪地中救他,已是她和他的第三世相逢。鸿骆国虎视眈眈,恶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三百三十)自控

铁雪云烟 by 庞钠文

2018-4-16 18:00

她又一次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想着刚才和他的对话,觉得脸上更加火辣辣的。这个背影又一次带给她微妙的感觉。

小时候那个和她一起玩的孩子永远都不会再以当年的状态出现了,她自己也一样。当年一起玩的回忆就像两个正在冲上天的纸鸢,越飞越高,离他们越来越远,却始终有线牵着,断不掉,丢不了,她牵着线,他也牵着,就那样在光阴的流转中自然地牵着。

前面高高的背影又一次消失在了她的视线里,可他回头低声说的那句话却仍回荡在她的耳畔:“少族长,希望……希望你……好好照顾自己!”

她想:你也一样,好好照顾自己!

想到这里,她突然从这字里行间品出了一抹酸涩:我们不能再像小时候那样一起玩了,回不去就是回不去了。毕竟不是一路人,今后也不可能走得太近。就连各走各的路,不伤害对方都不知道能不能保证,看来以后能达到的最佳状态,也就是互不相干,各自“好好照顾自己”罢了。若是还能像现在一样也希望对方“好好照顾自己”,那也算难得了。

已经不在铁红焰视线之中的武寻胜仿佛感应到铁红焰心里的话一样,突然间滞住了脚步,暗暗自省:我刚才在做什么?我为什么要对她说那样的话?小时候一起玩是小时候,那些早就过去了,又有几人在长大以后还能重温儿时的回忆呢?回忆,回忆,只能忆,不能回的!明明不是一路人,又何必问那么多?打个招呼就行了,为什么自己要说那么多?一旦走近了怎么办?何必带给自己痛苦?只要长大以后,不曾真正接近过,今后就无论如何也不会觉得变远了,就算发生什么,也不会觉得两片粘在一起的纸被生生撕开了。就好比做纸鸢时粘上一条特别长的纸条,如果当初两部分根本不粘在一起,分着怎样都无损伤,但如果粘在了一起,再硬生生地撕开,就会毁坏了。被撕扯的纸,应该是很痛的吧!到那个时候,纸鸢被撕坏,美好的回忆都留不住了。保持一定的距离,虽然不可能有以后,但起码,起码能保住从前。可是,我为什么不见她的时候还算明白,见到她的时候却又不由自主地说那些话?为什么控制不住自己?难道是越大越不行,自控能力远不如小时候了?

武寻胜脸上有些热,好像脸肿的人是他自己一样,他摇了摇头,快步走回了陪练居。

铁红焰回到傲乾殿后,不久便收到了铁万刀派人送去的药。送药的人说:“少族长,刚才我看见武寻胜了,他在那里走来走去,手里拿着的东西像是药,是不是给你拿的啊?”

“啊?他在哪儿?带我去看看吧!”铁红焰好奇道。

“是,少族长!”

那人将铁红焰带到之前看到武寻胜的地方,却发现武寻胜根本就不在那里。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