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鬼入梦

历史军事 | 神奇键盘

紧急通知!紧急通知!!昨晚我又梦到鬼。请朋友们减少出行,尽量在自家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37章 田小橙的能力

嘘,鬼入梦 by 神奇键盘

2018-4-16 18:00

迟池见她走神,伸手在她眼前来回晃几下,装着很委屈的样子笑问:“想啥呢小橙?给我点面子好不好,我也算是个帅哥呢!”

田小橙随手拨开他的手,低声说:“别闹,我好像在哪儿见过这个女孩,她好像不太对劲。”

被她这么一说,迟池也去打量女孩。

女孩苗条的身影在店里忙碌着,一切都正常得不能再正常。

迟池只看了一眼就把目光收回来,笑着说:“小橙不用看了,这女孩子没问题,至少,没有那方面的问题。”

迟池没有说明是哪方面的问题,但两人却是心知肚明他说的是什么。

迟池这么说,田小橙也就放下了心。

两人接触久了,她对迟池的本领也有了一些了解,他说没问题,那这女孩子就真的是没问题了。

她暗笑自己神经过敏,长得相似的人是很多的,总不能见到一个似曾相识的人就怀疑人家不对劲吧?

她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迟池看着她,忽然有些担心,问:“我给你的玉还戴着吧?”

田小橙有些脸红地点点头。

迟池脸色凝重:“拿出来我看看。”

原来碧绿的玉坠现在变得颜色浅淡了许多,呈半透明的淡绿色,静静地躺在田小橙细白的小手里。

迟池心下恍然:怪不得她的脸色不好,看起来恍恍惚惚的样子,原来是玉坠上的灵气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得赶快帮她补充一下才行。

“小橙,玉坠需要暂时先交给我。”

说着,迟池伸手去田小橙手心里拿玉坠。

明知道这块玉坠很值钱,她早就该把它还给迟池的,可知道归知道,田小橙心里还是依依不舍,下意识地蜷住手指把玉坠紧紧地握在手心里,不想让他拿走。

恰在这时,迟池的手指也触到玉坠,她这一握,却是把迟池修长的手指也握在手心里。

她一下子窘住了,脸上泛起一层淡淡的红晕,却不知道为什么,手指还是下意识地握着玉坠不放。

迟池怔了一下,没有往回抽手指。她的小手凉凉的,手心里软软的,被这样一双柔软冰凉的小手握着,迟池只觉得心底里一阵怜爱的情绪涌了上来。

他看着田小橙略有些苍白的脸,淡色的嘴唇,强压着心底的情绪安抚她:“小橙,你没发现它的颜色变淡了吗?我只是暂时拿走它,修复了以后就还给你。”

听了这话田小橙才如梦初醒,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放开迟池的手,掩饰似的笑:“没关系,本来也该还给你的。”

这块玉坠跟着她已经很久了,自从戴上它,田小橙几乎就没再做过噩梦,直到今天下午,才突然又一次白日入梦。

她以为自己的梦是因为店里的那个女侍应生,现在看来,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这块玉坠上的灵气被消耗的差不多了。

可是,总不能一辈子就靠着这块玉坠来抵挡那些莫名其妙的噩梦吧?

想到这儿,田小橙终于做出决定,不再瞒着迟池,把自己身上的怪事告诉他,她直觉迟池一定能够帮到她。

......

迟池很有耐心地听着,脸上带着他一贯的微笑,深绿色的眼瞳就像一池深不见底的潭水,闪着幽深的光彩。

田小橙终于一口气讲完了所有的事情,就连她小时候因为这些怪梦所受到的排挤和孤立,在迟池温润如墨玉的眼神鼓励下,也毫不犹豫地都说了出来。

“你觉得,我这梦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有没有办法摆脱它?”

她就像放下了心头的一块大石,清澈的眼睛眼巴巴地看着迟池,等着这位高人对自己的判决。

迟池神情复杂,沉吟不语。

田小橙看着他的表情,一颗心渐渐地沉了下去。

看到她的白皙的小脸上担忧紧张的神情,迟池温和地笑了笑,说:“你这种情况一般来说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心地特别纯净,所以能够看到别人都看不到的东西,很多小孩子能看到鬼就是这个原因了,随着年龄增长慢慢就会好的;另外一种就是八字太轻,容易招惹邪崇,这种人也经常会在走夜路的时候或是偏僻的地方遇到怪事,这种情况就难办一些.”

“那,我是哪种?有没有办法改变这种情况?”

迟池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轮廓分明的俊脸上神情严肃凝重,仿佛陷入沉思。他想了一会儿,才接着说:“看你的情形,你这种情况不属于前两种,那么还有一种可能,这是你先天拥有的一项特殊的能力。就像你说的,你能够预见到别人的死亡,能够看到未来将会发生的事,也许它的表现方式并不是事情真正发生的情形,但是,结果是一样的。”

田小橙傻了眼,特殊的能力?

“迟老大,拜托,我不想要这样的能力好不好?”

心里一激动,田小橙顺口管迟池叫了声迟老大,她愤愤地说:“为什么我从来没有梦到过下期彩票的号码,也从来没有梦到过下次考卷的内容,却总是梦到那些恐怖的,光怪陆离的事情,它总是带给我伤害,却从来没有帮过我哪怕一点点忙。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人,想过平静安稳的日子,我不想要这所谓的特殊的能力。”

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白皙的小脸因为激动而涨得通红。

迟池忍不住笑了,说:“傻丫头,许多东西不是你想要就有的,同样,许多能力也不是你不想要,它就会消失。”

这话一出,田小橙登时像霜打了茄子似的,她不再说话,垂下眼皮闷闷地搅动着面前的果汁。

迟池看她这副样子,又是好笑又是心疼,说:“我还没说完呢,你急个什么劲。”他停顿了一下,有点好笑地看到田小橙抬起小脸,脸上满是希冀和期待的神情。

“其实这个事情也是很好办的,这反而比八字轻或是心地纯净要好办得多。你想啊,八字是人与生俱来的,没有办法改变,而心地纯净的人,咱们总不能故意让他变得心地污浊吧?”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