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鬼入梦

历史军事 | 神奇键盘

紧急通知!紧急通知!!昨晚我又梦到鬼。请朋友们减少出行,尽量在自家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五十一章神秘的叶寒

嘘,鬼入梦 by 神奇键盘

2018-4-16 18:00

方星龙神色冷峻,伸手去摸烟,却摸了个空,这才想起来烟已经进了黄山的口袋。他沉默着,忽然一笑:“可是咱们没有证据。再说h大案子里他根本没有杀人动机,也有时间证人,秋俊霞的案子你我都知道,那是自杀,至于6.19案,这个案子可能涉黑,看叶寒的样子,不像那种人,而且根据调查结果,他和黑社会一点联系都没有。”

黄山一下子急了:“队长你怎么还帮着他说话?反正我直觉他有问题!干这么多年刑警了,哪个人有没有问题,我老黄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他越说越是气馁,看着方星龙冷峻的眼神,终于识趣地闭上了嘴。

“老黄,不管你的直觉怎么样,办案子都要证据,千万不要在这个人身上使用你那些手段。”

黄山眼珠子转了转,笑着答应:“放心好了,我什么也不会做的,来来来,菜上来了,吃菜。”

方星龙看看黄山,没有说话。

这个部下能力是有的,为人也正直,就是有时候为了破案不择手段,经常捅点娄子出来,好在他分寸把握得还算不错,基本上是大错不犯,小错不断,加上有自己这个直属上司护着,局里的领导虽然早就对黄山不满意,但也没拿他怎么样。

看到黄山刚才转动眼珠子的样子,方星龙就知道,黄山不会这么善罢甘休,不过他实在想查的话,就让他查一查也好。

方星龙心里其实也有些好奇,这个叶寒究竟是做什么的。

说他是犯罪分子吧,有着确凿的证据言证明他不是凶手,说他不是吧,又几乎每次都能在罪案现场遇到他,不仅黄山不信,就是方星龙自己,一边说着叶寒不是犯罪嫌疑人的话,一边心里也有着深深的疑惑。

黄山已经把叶寒摆在明面上的底细摸得清清楚楚。

叶寒九岁丧母,父亲在他十六岁那年出国定居,此后他一直跟着奶奶在乡下生活,直到五年前以高出录取分数线几十分的成绩被h大录取,才离开他的奶奶来到h市。

毕业之后,叶寒拒绝了几个大公司的邀请,在h大附近开了一家宠物医院,自任院长。黄山对他的调查做很仔细,甚至连叶寒养了十几年的宠物大狗名叫夏天,这狗喜欢到处乱跑,喜欢漂亮的女孩子,喜欢吃烧烤这些小事都了解。

只是叶寒这个人,除了他履历上的经历之外,几乎什么其它的事都查不到。

以黄山的能力,他查不到的东西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真的没有,另一种就是隐藏得太深,方星龙和黄山两人都认为,叶寒的情况属于后一种。

刚才方星龙和黄山检查完乔芮峰的尸体,又费了好大的力气摆脱张伯留他们在太平间吃包子喝酒的好意,一出太平间就遇到了叶寒和他的那只大狗宠物。

叶寒可能也没想到会在这儿遇到方星龙和黄山,他微不可查地愣了一下,立刻就回过神来,眼皮都不向他们的方向撩一下,神情冷淡地拉着夏天走了。

“喂,站住!”

“说你呢,那个牵着狗的,你站住,我有话要问你。”黄山一看到叶寒,立刻忘记了劳累,拨腿就追了上去。

叶寒停下来,神情冷淡地看着他。

黄山追上去,喘着气问:“你来这里干什么?”

叶寒看他一眼,没有回答,拉着狗向原路走去。

“喂,我问你呢,你怎么不说话?我知道你叫叶寒,别想蒙混过关!”

“遛狗。”

叶寒淡淡地抛下两个字,拉着狗走远了。

骗鬼呢你?

半夜十一点到太平间门口遛狗,你当我傻子啊?!

黄山还不依不饶地想要追上去,却看到那只金毛大狗在暗夜中蓦然回首,狗眼像两只小灯笼似的闪闪发光,吡出雪亮的獠牙,冲着他低沉地咆哮一声。

那一瞬间,黄山突然感到一种极大的危机感,就像上次那个穷凶恶极的罪犯用枪指着他的头时的感觉一样。

他额头上渗出大滴的冷汗,一时之间,手脚都僵住不能动弹,似乎面对的不是一只以温驯听话著名的金毛犬,而是一只来自远古的狰狞猛兽。

直到叶寒带着夏天消失在夜幕中,黄山这才放松下来,脚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上。他勉强支撑着身体让自己站直,把刚才的一切归结于在太平间里闷得太久身体不适。

不知什么时候,方星龙也走过来僵硬地站在他身边,两个人用复杂的眼光看着叶寒消失的方向,久久没有说话。

“这姑娘真可怜!”

黄山哑着嗓子低声对方星龙说。

方星龙默默点了点头,注视着墙角木然呆站着的女孩。一个女刑警搬了把椅子放在她身边,轻声说:“郝蓓,别站着了,坐下吧。”

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郝蓓眼珠子转了一下,看向对方。女刑警指了指椅子,对郝蓓做了个请坐的手势,“坐吧。”

郝蓓就像没有看到一样,慢慢地把头转回来,继续看着对面的墙壁发呆。

方星龙做刑警这行之后,见过的惨事太多,但是郝蓓高高隆起的肚子和眼底绝望而木然的神情还是让他心里很难受。

更何况那两个不配为人父母的老货还在对面办公室大声地闹腾个没完。

“队长,你说她上次来的时候是多干净漂亮的一个小姑娘。看看现在这样子,啧啧,他家里是不是犯什么冲了,怎么两个女儿都这么倒霉,老大刚死了没多久,老二就出这种事儿。还有这当父母的,这也配叫父母?连牲口都不如!******,我真想出去揍他们一顿,女儿成了这个样子,不赶快想办法处理事情,就知道钱钱钱!”

黄山唠唠叨叨小声说个没完,方星龙却破天荒地没有嫌他烦,因为此刻他自己也有这种冲动,按捺不住地想要去对面的办公室里,把郝蓓的父母狠狠地暴揍一顿。

“不行!那小子不是有豪车嘛,拿他的车来顶,我女儿白白跟他好几个月啦?!死了......死了也不行,人死债不能死,把他的车给我女儿!”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