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鬼入梦

历史军事 | 神奇键盘

紧急通知!紧急通知!!昨晚我又梦到鬼。请朋友们减少出行,尽量在自家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五十七章吃鬼的金毛大犬

嘘,鬼入梦 by 神奇键盘

2018-4-16 18:00

小鬼嘻嘻地笑着,用胖乎乎的手指扣在男人的食指上,轻轻地扳下去,扳下去......

田小橙大吼一声:“不要啊!”

男人若无所觉,满头冒着汗,拼命地控制着自己的手指,小鬼却似乎听到了田小橙的话,它抬起胖脸呜呜地哭了起来:“姐姐你别管闲事,是他害死了我!我是来找他讨命的,姐姐你看我多可怜,刚刚才五个月,他就嫌我胖,杀了我啊!!”

说到最后两句话,小鬼的声音忽然变得凄厉无比,它尖声哭着,伸出利爪在中年男人脸上狠狠一挠!

中年男人的脸上瞬间出现了四条青黑色的印迹,但同时也因为小胖鬼分神去挠他,导致手指的控制力减弱,男人终于挣扎着把手枪拿开自己的头部,接着用力地把手枪扔了出去。

手枪落在远远的角落里,发出砰的一声。

小鬼哭得越发大声,它拉扯着中年男人头上所剩不多的头发,控制着他向着手枪的方向走过去。

中年人身不由已地伸着脖子,他努力地后退着,但是头部却不由自主地向前伸,带动着身体的其它部位也跟着踉踉跄跄地向前走去,眼看着那把装饰精美的小手枪近在咫尺,中年人终于控制不住地喊起来:“救救我!!”

田小橙心有不忍地飘过去,探出手想要阻止中年男人去拿枪的手。

小鬼尖利地哭叫着:“姐姐!姐姐你看我!我只活了五个月!五个月啊!呜呜......”它尖声哭泣着,两行血泪沿着胖乎乎的小脸流了下来,掉在红色的羊毛地毯上,变成一阵青色的烟雾散去。

田小橙犹豫一下,还是坚定地去阻止中年人。

谁知道这小鬼是不是说谎呢?即使它说的是真的,活着的人犯了罪,就应当由法律来惩罚他们,而不是借助于鬼的力量。

她白皙的手碰到了中年人的手,从中年人的手中穿了过去......

“哈哈哈!!”小鬼尖声笑着:“你帮不了他!他终于要死了!要死了啊!你也有今天!死去吧!”

难道我也死了?否则为什么摸不到他的手?

田小橙大吃一惊,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体。

目光所及之处,她看到自己穿着粉红色的睡衣睡裤,脚上穿着方芳的拖鞋。

看样子这又是在梦里,还好睡衣样式比较保守。

田小橙刚刚松了一口气,却看到中年人的手又一次艰难地拿起手枪,慢慢地放到自己的太阳穴上。

小鬼已经发现田小橙对它要做的事造不成什么威胁,便不再理会田小橙,一心一意地操纵着男人的手,让他扣下扳机。

粗短的食指慢慢地收紧。

眼看着就是血肉横飞的场面,田小橙控制不住地尖叫起来:“别开枪!”

小鬼抬起脸,给了她一个天真的微笑。

“这一次可没人打扰我了......”它低声咕哝着,似乎很享受男人害怕的过程,像猫捉耗子似的,不停地把男人的手指扳来扳去,歪着胖乎乎的小脑袋,欣赏着男人头上冒出的冷汗。

室内的空间突然泛起一阵波动。

就像水面被风吹动,空气中荡起一圈圈的波纹,波纹慢慢扩大,从中间探出一只毛茸茸的狗头,接着,金毛大犬夏天跳了出来。

不等落在地上,它的两只亮晶晶的眼睛就看向中年男人肩头的小鬼。

小鬼发出一声恐惧至极的尖叫,从中年人脖子上跳下去,连滚带爬地向房间的角落里爬过去。

大狗没有追小胖鬼,而是回头看着它刚才出现的地方。

空气中的波纹继续扩大,叶寒突兀地出现在波纹的中心。

田小橙惊讶地捂住了嘴,极力控制着自己不要发出声音,同时伸手去包里摸她的印章。

手摸了个空,她这才想起来,自己是在梦里。

怎么办怎么办?据说这个叫叶寒的男人是个穷凶极恶的杀人犯啊!要是他在梦中杀了她,会不会现实中的她也会死掉啊?!

偏偏她的大杀器印章又没带在身上!

她忽然想到另一个宝贝玉坠,低头看时,安心了不少——玉坠静静地伏在她的胸前,就像有灵性似的,发出淡淡的绿色光芒。

田小橙多虑了。

传说中的杀人犯叶寒似乎没有看到她,他在房间里扫视一遍,眼睛却是看向小鬼的方向。

这时夏天已经迈着慢悠悠不慌不忙的步子走到小鬼跟前。小鬼就连喊叫的勇气也没有了,只是拼命地蜷成一团,把脑袋深深地埋在怀里,索索发抖,看起来可怜极了。

看它的样子是怕极了夏天,这么说来难道鬼都怕狗吗?那以后找到鬼胎的话,是不是可以弄一大群狗狗来咬死它?

田小橙正想着这个不着边际的问题,忽然捂住嘴瞪大了眼睛。

这还是夏天吗?

那只名叫夏天的金毛大犬,在田小橙的眼皮底下发生了异变。

它的额头上忽然顶出两只有着螺旋状花纹的金色小角,身上的金色长毛中浮现出一片片金褐色的圆形斑纹,看起来华贵而神异,散发出一种威严而神秘的气息。

紧接着,这只变异了的动物张开变大了许多的嘴,一口把蜷缩起来的小胖鬼囫囵吞下肚子里,随即它打了个饱嗝,抖了抖身子,又变回原来金毛大犬的模样。

从头至尾,小胖鬼没有任何反抗动作,看起来刚才它蜷成小小的一团,倒更像是为了让夏天吞吃它的时候更方便些。

早在夏天吞吃小鬼的时候,田小橙就紧紧地抱着肩膀蹲下,把玉坠攥在手心里,尽量地减少身体面积,屏住气息不敢发出一点声息,生怕这只不知是什么的动物发现了她,随口把她也吃了。

这一连串的动作更像是出于本能,要知道,就连田小橙自己也不知道,她在梦中究竟是以什么形式出现的,万一也是灵魂呢?既然这只狗吃鬼,鬼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也就是人死之后的灵魂,那么谁能保证它不会吃得一时兴起,把田小橙也吃掉?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