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鬼入梦

历史军事 | 神奇键盘

紧急通知!紧急通知!!昨晚我又梦到鬼。请朋友们减少出行,尽量在自家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59章 孩子们的骨灰盒

嘘,鬼入梦 by 神奇键盘

2018-4-16 18:00

田小橙的耳中似乎有无数孩子在哭喊,同时混杂着孩子们银铃般清脆的笑声。

一阵天旋地转的恍惚,她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等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处身在温暖的被窝里,方芳床头的小兔灯亮着粉红色朦胧的光,田小橙想起那个梦幻般的地下玩具屋,忽然觉得那盏可爱的小兔灯是那么可怕。

她手里紧紧地握着玉坠,慢慢地回想梦里遇到的事,心知是因为睡觉前一直想着乔芮峰和郝蓓的事,所以才会在梦里进入到这个场景,那个女人和中年人说到乔芮峰的死话语很是含糊,似乎乔芮峰碰了什么他不该碰的东西。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乔芮峰的死和郝蓓的孩子和他们都有关系。

田小橙想到地下玩具屋里那些孩子的骨灰盒,心里禁不住一抖。她忽然觉得,当时不应该阻止那个小胖鬼报仇的,那个叫做卢春城的男人是真的该杀。

不管是为了什么,如果这些孩子都是因他而死,那么,他就算是死一千遍也是活该!田小橙隐隐有感觉,那个小胖鬼没有说谎,搞不好真的只是因为它活着的时候比较胖,才被卢春城放弃,或是采取了什么手段杀死。

只是,这些变成了骨灰的孩子们,和卢春城之间是什么关系?真的像自己所想的,是他的孩子吗?这些孩子又是怎么死的?田小橙想了又想,打不定主意要不要把自己知道的这些事告诉警方,而且就算告诉了,警方会相信吗?自己又该怎么对警方解释消息的来源?

一时之间,各种想法纷至沓来,田小橙只觉得脑子里乱哄哄的一团,她索性抛开一切不去想它,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

“嘿嘿,老大你不穿警服其实更帅的,我就奇怪这么帅的小伙子,要钱有钱要貌有貌,怎么就是没有女朋友啊?好歹你也找个女朋友,也免得省局那个警花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总是在背后说你是同志。”

黄山罗罗嗦嗦说了一大堆,方星龙就像没听见似的,他打量一下自己和黄山的装束,确认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这才对黄山微微摆头:“走。”

两人上了方星龙开来的车,方星龙发动车子,汽车引擎发出一声低沉的轰鸣,如离弦的箭一般蹿了出去。

黄山愣了一下,环视车身内部装饰:“老大你这车哪来的?”

“我的。”

“改装过吧?”

“嗯。”

“借我玩两天行不?”

“行。”

黄山说了半天,方星龙始终是那副冷漠的样子,他终于识趣地转移话题:“老大,这消息你究竟是从哪儿得来的,可靠不可靠?咱俩这要是被骗出了事,那可就是大事。”

“匿名电话。”方星龙说。

“什么?!!”黄山也不知道是没听清还是不相信。

“有人打匿名电话举报的。”

“老大!你这样是要害死人的!”黄山哀嚎一声,手忙脚乱地解安全带:“停车停车,不,掉头掉头,我还有家有老婆有女儿,不能跟着你胡闹,我还以为你是有什么可靠的线人提供线索,原来就是一通电话......”

方星龙没有理睬他,反而又加了一脚油门。

黄山被加速度晃得向后一仰,又急急忙忙地把安全带系好,哭丧着脸求饶:“老大,是我错了!我不该让你私查的,咱们现在回去递申请,等批复好不好?”

回答他的是又一脚油门。

黄山捂住脸,认命地瘫在座位上。

过了好一会儿,他终于打起精神,哀怨地看着方星龙:“好吧,算我上了贼船,那你总得跟我说说,电话里面说了些什么吧?”

方星龙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回答他:“卢春城在市郊黄洋区的别墅里私藏枪支,而且那别墅里还有一个地下密室,里面有十几个孩子的骨灰盒,乔芮峰的死和他有关系,他可能对郝蓓肚子里的孩子也有图谋。”

黄山的脸色瞬间严肃起来,下意识地整整衣服领口:“老大,这可是大事,咱们得查。”接着他又有点心虚地问:“消息来源究竟可靠不?要知道卢春城可不是一般人物,他是政协委员,在政界商界都很有势力的,咱们这么贸然前去,万一查不到什么,又被暴露了,那......”

方星龙沉吟了一下:“据我分析有七八分可信。”

“干了!”黄山一拍大腿:“这孙子要是真敢对孩子下手,不抓他就对不起咱这身警服!只要能抓住他的罪证,就是丢了这工作也值!头儿你说,卢春城这家伙,他该不是个变态杀人狂吧?”

方星龙微微摇头,却是没有回答黄山的话。

他想起了前天的那个匿名电话。

打电话的是一个女人,明显地刻意压低了声音,而且说话的声音也有些模糊不清,但是她提供的内容却是石破天惊。

方星龙之所以相信她的话,一方面是电话里许多细节的描述给人以很真实的感觉,他相信不是亲自到过现场的人说不出来;另一方面,他总觉得这个女声很熟悉,好像在哪儿听到过似的,然而细细回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虽然想不起来,方星龙还是本能地觉得,这个电话是很可信的。他放下电话立刻就叫黄山进来,让他去办个搜查证。

黄山开始时答应得挺利索:“好嘞,头儿,嫌疑人名字和地址是什么,我去办。”

下一刻,当黄山听到卢春城的名字时,他立刻就蔫了:“头儿,是哪个卢春城?该不是那个卢春城吧?”得到方星龙确定的眼神之后,黄山问道:“他犯了什么事?为什么要搜查他家里?这事归不归咱们管啊?哎,等等......”

黄山神色凝重,在窗口查看了一下没人,又走到门口,拉开门看了看外面没人,这才关上门回来凑到方星龙跟前小声说:“头儿,我的意思是,如果他没犯什么大事,咱就不要趟这混水,就算是犯了事,如果能推给别的部门,咱也推出去算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