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鬼入梦

历史军事 | 神奇键盘

紧急通知!紧急通知!!昨晚我又梦到鬼。请朋友们减少出行,尽量在自家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六十三章夜探(四)

嘘,鬼入梦 by 神奇键盘

2018-4-16 18:00

方星龙情知被发现了,心里稍一权衡,就苦笑着走了出去。

男人倒是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看着他,而田小橙则是低声惊呼起来:“我认识你,你是警察,叫......方星龙是吧,你是来查案的是吧?”

不知为什么,当田小橙说出方星龙两个字的时候,方星龙的心里微微一暖。

她还记得他,记得他的名字。

下一刻田小橙就哈哈地笑了起来,她摘掉墨镜和口罩,指着方星龙和迟池说:“你俩好搞笑耶,穿成这个样子在这里。”

方星龙一头黑线:你穿得比我还要夸张好不好?

但他看看周围童话般梦幻般的场景,再看看自己这边三个黑衣人,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接下来的工作就容易得多,方星龙打开那些盒子,确认盒内是骨灰,并且取样准备带回去化验。

田小橙在旁边看着他打开盒子,忍不住向后退了几步。她现在已经不再害怕恶鬼,可是知道这些骨灰都是活生生的孩子被烧化的,心里不免还是很难受。

迟池靠近她,不动声色地握住了田小橙冰凉的小手。

方星龙的眼角余光瞥到这一幕,正在取样的手微微停顿了一下,接着就继续忙碌起来,他没有意识到,在他的心底有一丝苦涩的情绪,正在不知不觉地漾开。

“这些孩子都是从哪儿来的?卢春城为什么把他们摆在这里?”田小橙声音有些微微颤抖,问方星龙。

方星龙把证物袋收好,转过来面对着他俩,冷峻的眉目间有强压着的怒火:“现在暂时不知道,但我可以向你保证,这个案子一定会水落石出!”

“头儿你真有两下子,这门还真被你打开了......咦?你们是谁?”

黄山得意洋洋地走了进来,看到田小橙和迟池忍不住惊咦一声,他上下打量着田小橙:“我认识你,咱们在医院的太平间里见过,你是张伯的亲戚是吧?”

田小橙也认出这中年警察就是那个爱唠叨的唐僧,冲着他微微一笑:“您好。”

“你们这是......”

田小橙还没说话,方星龙就抢过话头:“别问了,是我让他们来的。”

黄山会意地笑:“哦哦,明白了。”其实他也不是很明白,只是方星龙说了,他就自然地信了,又想起来上次还没收集到的情报,问田小橙:“小姑娘,上次我还没来得及问你,你有没有想起来乔芮峰的事啊?”

田小橙心想你哪里是没来得及问啊,上次你问了我十几遍,差点没把我烦死好不好?她灵光一闪,忽然想到梦里卢春城和那女人的对话,恍惚间似乎明白了什么。

可是这种感觉非常模糊,只是在脑海里一闪而过,等田小橙想要捕捉它的时候,它却已经消失了。

黄山还在旁边唠叨:“小姑娘,想起来没,想起来随时都能和我说,或者给我们方队打电话也行。”

有人在场的时候,黄山总是很正式的管方星龙叫方队,只有两人私底下相处,他才随随便便地叫头儿。

田小橙对于黄山的唠叨充耳不闻,她的大脑正在快速地运转,试图把刚才的一线灵机找出来,再串起来。

看到她侧着小脑袋深思的表情,方星龙轻轻拍了下黄山的肩膀,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

三个身穿黑衣的男人围着田小橙,她站在中间,以一种神游天外的表情看着天花板上的彩光灯。

良久之后,田小橙摇了摇头,小脸上不无遗憾:“还是想不起来。”

黄山咧嘴笑:“没事,你慢慢想,啥时候想起来了,给我,哦不,给我们方队打电话,或者有空来刑警队一趟就更好了。”

田小橙看着他点点头:“好。”

黄山递给她一个纸条:“这是我和方队的电话,你的电话号码呢?”

田小橙心想刚刚你家方队才说了是他让我来的,现在你就向我要电话号码,你是真傻呢还是装傻呢还是装傻呢?

但黄山脸上的表情真诚又带着点随意,田小橙也不好当面拒绝,只得报了自己的手机号码,不过她又叮嘱一句:“上课时间可不能打电话。”

“哪能呢哪能呢,”黄山哈哈一笑:“方队你收着就是了,我的杂事多,留着也顾不上问,哎,小姑娘你是读新闻的?今天这是未来的记者夜探魔窟?”他看看方星龙:“话说回来,方队,这里究竟有没有......”

话是这么说,黄山看了看墙上贴着的孩子照片,又落在柜子里的骨灰盒上,眼神中已有了然的神情,问这一句不过是求证而已。

方星龙沉重地点头。

“这家伙不知道从哪里拐来的孩子,供他这样作恶!”黄山愤愤地看着照片墙上的孩子说:“怪不得刚才在楼上遇到鬼打墙,有这么多冤魂在这儿,这宅子能安宁才真是有鬼了。”

田小橙和迟池对视一眼,没有作声。

田小橙迟疑一下,最后还是决定把梦中见到的关于郝蓓的事告诉他们,因为毕竟关乎到一条人命。

“......就是这样了,不过你们知道就好,不能告诉别人是我说的,也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田小橙一边说一边后悔,谁知道黄山这个唐僧大叔会不会没完没了地追问。

“知道了,你一定在他这里安了隐型摄像头吧?小姑娘好样的,将来一定是个好记者。”

黄山都已经这么认为了,田小橙当然不会否认,她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只是用询问的眼光看着迟池:“事情都办完了,咱们上楼去看看?”

迟池点头:“好。”

这是他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说话,也只说了一个字。

黄山像是刚刚发现迟池似的打量他,问田小橙:“这是......”

“我同学,”田小橙大大方方地笑道:“一个人太危险,有个伴儿也有个照应。”

迟池默不作声地站着,在周围梦幻般的七彩灯光照耀下,他墨绿色的眼瞳仿佛上好的古玉,闪烁着温润而捉摸不定的光芒。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