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鬼入梦

历史军事 | 神奇键盘

紧急通知!紧急通知!!昨晚我又梦到鬼。请朋友们减少出行,尽量在自家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79章 被打扰的吻

嘘,鬼入梦 by 神奇键盘

2018-4-16 18:00

迟池坐在她的身边,看着那句关心意味明显的话,心里不自觉地一股酸意涌上来,墨绿色的眼眸黯了一下,却也不好说什么。

偏偏田小橙一点没有体会到他的心情,很快地回话:知道了,谢谢方队长。接着打上一个笑脸的表情。

迟池看到那句公式化的回话,尤其是看到田小橙对方星龙的称呼,心里才稍微好受了些。

两人并肩在电脑桌前研究方星龙发过来的资料。说起来警方掌握的资料也是少得可怜,还真不如田小橙梦中所见的多,田小橙只看了一会儿,就觉得头晕脑胀的没什么意思,她把鼠标一推:“迟池,你先看着,我要写稿子,明天早上要交的。”

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田小橙连着好几天没有睡好,眼睛又酸又涩,她揉揉眼睛,把桌上放的笔记本电脑拿过来打开,准备写稿。

台灯昏黄的灯光下,女孩子白皙的脸上似乎有着淡淡的茸毛,她眉毛浓黑,唇色淡红,灯光把她的发丝照得透亮,几缕

不听话的头发垂在眼前,她不时地用手拨一下。

迟池看着这幅图画,忍不住凑到她身边,轻轻地帮她把那几缕不听话的头发绕到耳后。

田小橙耳后的肌肤洁白如玉,迟池看着那一片肌肤,忽然眼神迷蒙,撩起她的头发,在那片白玉般的肌肤上印下一吻。

“你......你怎么......”

如同被烧红的火炭烫着一样,田小橙瑟缩一下,回过头有点惊讶地看着迟池。

迟池一吻下去,立即后悔。他和田小橙交往也有几个月,但是亲密的行为也仅限于拉拉手,或是搂搂肩膀,除了告白那天在车里吻了田小橙的额头,迟池再也没有过任何出格的举动。

他总是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她,宠溺着她,甚至不舍得把她拥入怀里,只怕会吓着这个单纯的小丫头。

可是今天是怎么了?

迟池心里有些后悔又有些窃喜。

他的唇上还残留着那种细腻如暖玉的触感,鼻间缭绕着淡淡的少女体香,他只觉得头晕得厉害,似乎整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一样。

迟池的眼神温柔,如同浸在水中的绿宝石,像看着一件稀世珍宝一样看着田小橙,低声说:“小橙,对不起,我爱你。”

他轻轻地拥着田小橙的肩,俯下身子......

田小橙已经完全茫然,心怦怦地跳个不停,眼睛里只有迟池不断靠近的俊脸。

迟池的气息干净而灼热,漆黑的睫毛,墨绿色的眼眸,平素清冷的眼神变得火热,他慢慢地俯向田小橙。

“小橙你有没有......啊?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戴隐形眼镜,什么都看不到,你们继续,继续......”

方芳恰在此时推开房门闯了进来,看到这幕情景,连声说着对不起退了出去,还体贴地顺手带上房门。

田小橙茫然。

迟池无语。

两人对视一会,忽然同时笑了起来,迟池揉揉田小橙的头发,捏捏她绯红的脸蛋儿,自己回去看资料,田小橙则心跳如鼓地继续写稿。

铃声伴着嗡嗡的振动声,田小橙被闹钟吵醒。她闷头闷脑地爬起来按了闹钟,呆坐在床上半晌,才懒洋洋地穿衣服下床。

床头的地上扔着一张纸,正是钱正光的寻人启事。

田小橙愣了一下才想起来,昨天晚上送走迟池之后,自己为了梦见钱正光的事,特意把纸放在枕头跟前才睡的觉。

她想了想,昨天睡得很香,似乎一夜无梦。心里不禁感叹,不想管闲事的时候经常梦见,现在想为苏艳丽做点什么,却又一点头绪都没有。

**********

傍晚时分。

天空阴沉沉的似乎要下雨,路两旁的树木一闪而过,远处的田地被田垄分割成整齐的方块,缓慢地移动着。

迟池专注地开车,田小橙蜷缩在汽车后座上睡得正香。

今天是周日,从昨天开始,两人就开着车挨个跑遍了h市郊所有的砖厂。拿着钱正光的照片,在砖厂附近逢人就问,经过两天的明察暗访,最后的结果都在迟池意料之中——没有结果。

谁也没见过钱正光。

眼看着天快黑了,还有最后一家最偏远的砖厂没去过,迟池的意思是等下个星期天再来,田小橙却坚持要连夜赶路。

她的想法很简单——万一钱正光正巧在最后一个砖厂里,他们早去一天,钱正光就少受一天罪。

迟池被这丫头的善良和天真弄得没办法,只得开着车连夜赶去南郊的最后一家砖厂。

连着两天的奔波,吃不好睡不好,田小橙累得要命,靠在车后座上不知不觉地睡着了,迟池心疼她,想让她多睡一会儿,特意放慢车速,把车开得又慢又稳。

车子前面是一个拐弯路口,迟池忽然蹙起眉头,若有所思,他回头看看睡得正香的田小橙,轻轻地一打方向盘,车子稳稳地拐了个弯,走上右边的小路。

尽管迟池已经很小心,田小橙还是醒了,她爬起来揉揉眼睛问:“到哪儿了?”

迟池从后视镜里看着她因熟睡而变得绯红的脸庞,有点心疼地回答:“快了,拐过前面那个岔路口就到了。”

车灯照着前面的路,这段路的路况很不好,弯弯曲曲坑坑洼洼的,路边站着个牵着孩子的女人,朝着他们挥手。

“停车!有人搭车,咱们载她一程。”田小橙喊。

向来对田小橙百依百顺的迟池这次却没有听她的话,反而踩了一脚油门,汽车忽然加速,呼地一声冲了过去,扬起一大片尘土。

田小橙鼓起嘴:“迟池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载她?”

迟池温和地笑:“小橙,现在已经九点多了,农村里睡得早,咱们去得太晚,可能一个人都找不到,不能因小失大。”

“......”田小橙虽然还是有些不高兴,但是想到苏艳丽,还是闷闷不乐地不说话了。

“迟池等等,把这个载上!”田小橙忽然发觉前面又有个牵着孩子的女人朝他们招手,赶紧招呼迟池停车。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