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鬼入梦

历史军事 | 神奇键盘

紧急通知!紧急通知!!昨晚我又梦到鬼。请朋友们减少出行,尽量在自家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93章 宿命中的使命

嘘,鬼入梦 by 神奇键盘

2018-4-16 18:00

金宝儿牵着田小橙和迟池的手,带着他们从小路绕过路障。它对村里的路很是熟悉,带着两人七拐八弯,很快地就走到了一条大路上。

沿着大路走了十几分钟的样子,金宝儿低声说:“前面就是了。”迟池和田小橙同时停下脚步,望向不远处大片的田地。

明亮的月光下,一排排玉米长叶如刀,像扛着枪的士兵森然林立。这就是人们俗话所说的青纱账了,在青纱账的遮掩下,就是无数罪恶的源头——罂粟花。

“从外面什么也看不出来?”

“当然,你忘了抗日战争的时候,日本鬼子最愁的是什么?就是这玩意,只要人一钻进去立刻就没影了,哪怕你有多少人撒进去都找不到。只是没想到,这些人竟然用它来遮掩罂粟。”迟池面色阴沉地看着青纱帐,对田小橙解释。

小鬼轻轻地碰了碰田小橙的手:“姐姐,你不是要拍电视吗?我带你去看花田,你一定会喜欢的。”

田小橙摸摸它的头:“不用了,咱们先去把你的身体挖出来,这样你就再也不疼了。”

金宝儿在家里住了一天,田小橙就发觉它时不时地会抽搐一下,现出痛苦的表情。胡微说那是因为有人从它的尸骸上面走过,在镇压阵法的作用下,它的灵魂也会随着人的脚步而疼痛。

金宝儿乖巧地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金宝儿的埋骨地在大路通向青纱帐的岔路口,路旁立着一根小小的石础,除些之外别无它物。

迟池从随身的包里掏出几张符纸,一个罗盘,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看不出是什么玩意儿的东西。

金宝儿胆怯地退后几步,缩在田小橙身后。

迟池拿起罗盘在周围走动了一圈,回到石础旁边停下,放下罗盘,双手结印掐算了一番,把几张符纸错落有致地摆放在石础周围。

接着他又拿起罗盘重新按照原来的路线走动一圈,回来把其它几样小东西摆放好,这才收起罗盘,拍拍手:“好了,还要半个小时才是最合适的时间,趁这会儿咱们先去看花田。”

田小橙见过几次迟池和鬼物战斗,他都是一幅高人风范,潇洒如意,轻松无比,手指轻轻一捻,弹出的火苗就把小鬼烧死了。因此田小橙还一直觉得,迟池简直就不像传说中的捉鬼人。

像今晚这个样子,又是罗盘又是符纸,还双手结印念念有词,这才像个高人的风范嘛。

“走吧,去看花田,小橙你怎么不动弹?莫不是中了邪吧?”迟池开玩笑地用手在田小橙面前晃了晃,

田小橙和小鬼用充满崇拜的眼光看着迟池,连他说的什么都没听清。

好半天,金宝儿才感叹一声:“上师真厉害,看样子就比那个道士厉害得多。”

田小橙更是两眼放光:“迟池,你双手结印的姿势好帅哦,我也要学!”

迟池一头黑线——他一直觉得自己那种举重若轻,弹指一挥间便杀伤鬼魔,制敌于无形的手法才是真正的帅,为练成这个样子还下了不少苦功夫。没想到这两个傻货,竟然觉得借助工具忙碌半天才是帅和厉害,简直是没法沟通嘛!

他有气无力地挥挥手:“想学也行,最少得下十年八年的苦功夫,我当年是八岁学起,到十八岁才初窥门径,又练了将近十年,才使到现在这么熟练,你的天资比我好,十年之内,每天花四个钟头在这上面估计就没问题了。”

“啊?”田小橙睁大眼睛,黑白分明的眼睛在月光下好像蒙上了一层水雾,迷迷朦朦地看着迟池:“十年,每天四个钟头?”

迟池用力点头:“嗯!”说实话,虽然田小橙对于道法的审美观有问题,但她夸他帅,迟池内心还是很高兴的。

“要这么长时间啊?算了,我只是觉得好看而已,可没打算真的把捉鬼当作职业,这次把宝儿的事情办完了,我就要过回普通人的生活了。”

她兴味索然地牵起宝儿的小手:“宝儿走吧,去看花田,姐姐把你拍进电视里。”

迟池跟在她和宝儿身后,看着月光下她纤瘦却玲珑有致的身影,心里叹息:命运不会由着人的愿望而改变,没人能躲得过宿命中的使命。

小橙,你的使命是什么?

不论你有着什么样的使命,我,迟池,都会像现在这样,在你的身后保护你,照顾你,直到永远。

一片乌云遮住了月亮,周围变得昏暗起来,刚才还泛着银辉的山峦,忽然变得黑魃魃的令人恐惧。

夜风吹来,青纱帐发出沙沙的响声,如刀锋一般的的叶子随风舞动,就像有无数的怪物在摇动着。

田小橙心里有些害怕,然而担心害怕的情绪会影响到金宝儿,只能强作镇定,尽量让自己握着金宝儿小手的手保持稳定。

迟池快走几步与她并肩,手搭在她的肩上轻笑一声:“这就要钻青纱帐了。”

温暖的大手和灼热的气息让田小橙心里平稳了许多,她拉着迟池的手,跟在金宝儿后面,弯着腰低着头钻进了青纱帐。

玉米叶子看起来像刀,刮在脸上也不比刀差多少,它的边缘是锯齿形的,不管在身上哪儿挂一下,立刻就是一道血口子。

金宝儿是只小鬼,玉米叶子当然不可能对它造成任何伤害,它个头瘦弱矮小,正适合在这种环境里行动。

田小橙就不同了,来的时候没想到这个问题,她穿了短袖的运动服,没走几步,裸露着的胳膊和脸上就被挂出了几道血口子,被汗水一浸,火辣辣地疼。

她咬着牙不吭声,只是一个劲儿地跟着金宝儿向前钻,刀锋般的叶片不住地迎面而来,挂得她娇嫩的脸庞生疼。

突然间田小橙身上一热,一件散发着男人气息的衣服把她连头带脸地包得严严实实,迟池伸手到她膝弯里一抄,把她抱了起来,大步地跟上金宝儿的步伐,向着被青纱帐围起来的罂粟花田走去。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