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鬼入梦

历史军事 | 神奇键盘

紧急通知!紧急通知!!昨晚我又梦到鬼。请朋友们减少出行,尽量在自家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95章 杀马特道士?

嘘,鬼入梦 by 神奇键盘

2018-4-16 18:00

迟池见状哭笑不得:“小橙,把印章收起来,印章只对鬼邪有用,对人类作用不大,别没打着别人,倒把自家人伤了。你和宝儿进青纱帐里躲一躲,不用管我。”

田小橙心知自己也帮不了他什么忙,说不定反而会拖后腿,也不多说,拉着宝儿的小手就躲进青纱帐里。

她刚把摄像机找了个合适的位置放置好打开,就看到迟池再次凝神运气,双手如兰花花瓣上下翻飞拂动,瞬息万变,飞快地结出一个个手印,手法极快,指间带起一道道残影!

月光蓦然大盛,亮如白昼!

紧接着,就像有一个特大号的凸透镜放在月亮前面,把月光聚成极细的一线,从天空中射下来,直直地打在石础上!

田小橙甚至看到,月光打在石础上的时候,甚至溅出了几朵银色的火星!

石础蓦然放出一片血色的光芒,发出咯噔咯噔的声音,轻轻地摇晃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田小橙只觉得脚下的大地也在跟着摇晃,她下意识地扶着身边的金宝儿,感到小鬼的身体颤抖得厉害,却不像以前那么冰冷。

小鬼满脸的痛苦之色,紧紧地咬着下唇,看起来身体倒比刚才要凝练了不少。

田小橙担心地蹲下来扶着它,用眼神询问它。

小鬼摇了摇头,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没关系姐姐,我感觉我强了许多。”

田小橙点点头,看样子迟池的工作有成效了,小鬼尸骸上的阵法快被破了吧?

她再次看向迟池。

迟池已经结印完毕,修长的双手散发着银色的光芒,像是银铸又像是玉雕,他的动作快疾如风,把原先散落摆放的符纸一一收起来,啪啪啪啪啪,极快地贴在石础上。

石础晃得更厉害了,上面隐隐出现了细细的裂纹。

“什么人大胆毁我阵法!!”

一声暴雷般的低喝声凌空传来。

那一刹那间,田小橙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用见了鬼的眼神盯着来人。

一个瘦高个子的年轻人,满脸阴鸷暴戾之气,从远处飞奔而来。

不......不是说,困住小鬼的是个道士么?

这......是个什么东西,啊不,这是个什么人?

从青纱帐的缝隙中看出去,来的人身量颀长瘦削,一套修身的破洞牛仔服穿在他的身上显得空荡荡的,左耳上钉着一粒造型奇特的硕大的金耳钉,右耳则像补纳过的鞋底子似的,密密麻麻地打满了耳眼,上面钉着十几枚造型各异,珠光宝气的耳钉。

不仅如此,他似乎对饰物特别有兴趣,鼻子上钉着鼻钉,唇上钉着两枚唇钉,腮帮子上都各钉着一枚蓝色宝石。

他的两只手也不闲着,每个手指上都戴着一枚戒指,两只大拇指上更是戴着两只极大的金镶玉扳指。

杀马特式的发型染成蓝色,上面不仅涂着发胶,似乎还撒了亮片之类的东西,在月光下闪闪发亮。

年轻人擦得光可鉴人的黑色皮靴飞快地移动,转眼间就到了迟池身后,一柄装饰着极多美玉宝石,珠光宝气的利剑出手,捅向迟池的后心。

田小橙正想着他皮靴里面的脚趾上,会不会也套着戒指,没料到他这么快就到了跟前,而且下手狠辣,一出手就要人命的样子。

“小心!”她正要提醒迟池,金宝儿的小手伸过来,捂住了她的嘴,把一句小心堵在她的嘴里。

她疑惑地看去,金宝儿轻轻地摇了摇头,下巴向迟池的方向努了努,眼神中有着坚定的信心。

田小橙回头看去。

局势已经发生了变化,杀马特年轻人的偷袭没有得手,迟池在最后的一瞬间身体平移,年轻人一剑下来,正巧刺在石础上,石础原本就有了裂缝,遭到这下攻击,立即四分五裂,散落在地上。

金宝儿身子一震,突然长大了些许。

一刺之威不仅如此,剑光入土,地上出现了一个小土坑,一根细小的人类腿骨依稀露了出来。

田小橙一窒,知道这就是他们今天来的目地之一——金宝儿的尸骸。

她正要回头招呼金宝儿让他看看,却感觉身旁冷风吹过,一个少年风一般地卷进打斗的场中,手里拿着一把匕首,向着杀马特年轻人刺过去。

杀马特青年没料到旁边还有只鬼埋伏着,猝不及防之下被刺了一下,却只是晃了一下,不仅没见他流血,连衣服都没刺破。

迟池低叱一声:“宝儿退!你不是他的对手!保护......”

田小橙这才明白,场中多出来的少年竟然是宝儿!

宝儿怎么突然长大了?

少年宝儿一击得手,立刻抽身远退,远远地躲进了青纱帐里。

沙马特少年恨声大笑:“金宝儿你能耐了啊!等道爷我杀了这个小子再收拾你!到那时你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痛苦!”

“是吗?我保证,你再也感觉不到痛苦了!”迟池冷冷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一柄朴实无华的黑色剑锋刺向他的后心。

迟池恨他刚才下手狠辣,反击起来也没留手,黑剑刺向的,正是杀马特青年方才偷袭迟池同样的位置。

杀马特青年不闪不躲,嘿嘿冷笑着转身:“这天底下,还真没有什么东西能伤着道爷......啊!”

话说了一半,杀马特青年一声惨叫,黑色的剑锋竟然刺入他的身体寸许!

他被吓得不轻,连退几步,惊疑不定地打量迟池:“你!你......你是谁?怎么能刺伤我?”

迟池漫不经心地打量着手中的黑剑,低声笑道:“怎么?”

“好汉不吃眼前亏,你们有两个,道爷才一个,恕不奉陪了!”杀马特青年撒腿就跑,远远的摞下一句话:“金宝儿你给道爷等着,等道爷回来,非把你摆出一百八十二个模样不可!!”

“哈哈!!”田小橙看他狼狈逃窜的同时还不忘威胁宝儿,不由得笑出声来。

宝儿却是一点都不笑,黯然地看看手里的匕首,手一松,把它扔在地上。

迟池早把剑收了起来,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把折叠铁锹,开始轻轻地刨土。他的动作轻柔小心,跟刚才那个手持重剑的人相比,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