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鬼入梦

历史军事 | 神奇键盘

紧急通知!紧急通知!!昨晚我又梦到鬼。请朋友们减少出行,尽量在自家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97章 隐居深山

嘘,鬼入梦 by 神奇键盘

2018-4-16 18:00

田小橙估计着,胡微可能连丈夫的魂魄都没有找到,所以才会一怒成魔。

但愿迟池能有办法把胡微治好吧,否则的话,可怜的宝儿该怎么办?她握住宝儿的手,温声对它说:“宝儿你听话别冲动,迟池肯定有办法把你妈救回来,说不定......说不定他还能找到你爸的魂魄,到时候让你爸爸也和你一样修炼......”

宝儿眼睛通红,浑身发抖,却是默默地点了点头,握着田小橙的小手冰凉颤抖。

在这个炎热的夏夜里,田小橙和宝儿却是浑身冰冷,相互偎依着,看着眼前这一幕惨剧。

迟池追上那个醉鬼,把他从衣领上提起来,厉声喝道:“我问什么你就说什么,不然我把你交给胡微,让她撕碎了你!”

那人点头不迭,嘴里一连声地嚷着:“我说,我说!”

迟池把他扔在地上问:“金同和是怎么死的?什么时候死的?”

田小橙和宝儿都是屏住了气听着。

原本不停地挣扎着的胡微听到金同和的名字,忽然停止挣扎,眼睛里闪过一丝清明,瞪大眼睛看向那人。

那人被她那血红的眼睛看得心中发毛,哆哆嗦嗦地说:“半年前死的,不......不是我杀的......是年叔杀的......不不,也不怪年叔,是道长让年叔杀了他,我们都不想杀他的,他和我们一起长大,就算是有点顽固,想挡了大家的财路,可他也没挡成啊!我们不想杀他的啊!”

“少废话!道士为什么要杀他?”

“没原因.....”

“嗯?”迟池眼神凌厉地看着他。

“真,真......真没原因,道长就是看他不顺眼,他说看金同和不爽,对,就是这么说的,看见金同和就不爽......他就逼着我们杀了金同和,我不敢杀人,最后年叔被道长逼得没办法,只好杀了他。他的魂魄也被道长收了去,说是要炼什么法宝......”

宝儿冰凉的小手死死地抓着田小橙的手,指甲抠进她的手心里,把她的手都抠破了。

田小橙抱紧宝儿小声地安慰它:“宝儿别冲动,你还有妈妈,迟池会把妈妈治好的......”

蓦然间,胡微发出一声尖厉的嘶吼,眼角裂开,流下两行血泪。

宝儿挣脱田小橙的手,快步跑到胡微身边,去解捆着她的绳子。

绳子的衔接处倏然分开,绳头甩在宝儿的手上,打得宝儿一声惨叫跌坐在地上,绳子复又首尾相衔,捆住胡微。

田小橙跑过去扶它起来,拉着它的手不让它再过去,求救朝着迟池喊:“迟池你快想点办法,一会儿村子里的其它人也都出来了,咱们总不能都杀了他们吧?”

胡微厉声吐出一个字:“杀!”

地上那人吓得一抖,跪下来冲着胡微磕头:“狐仙大人,你男人真不是我杀的......”

“杀!”胡微又是一声厉喝,一股臭味传来,那人竟是被吓得屎尿齐流,晕了过去。

迟池回到胡微面前,皱起眉头打量她:“我也没把握一定能救得回来,这关键要看她自己的定力,”他叹口气:“就算是救回来,她以后也......”

他摇了摇头,把胡微身上的符纸都揭下来,重新拿出一张泛着银光,用红色朱砂描好的符纸贴在她的额头上,接着做个简单的手印,喝道:“清心凝神,疾!”

狐妖眼中闪过迷惘的神色,接着渐渐清醒过来,看看满地的血肉尸体,又看向宝儿,眼中闪过一丝悔恨和痛苦。

迟池叹了口气,收起绳索。

宝儿哭喊一声妈妈,扑进胡微怀里。

胡微紧紧地抱着宝儿,低声哭泣:“宝儿,你爸爸死了,妈妈也杀了人,咱们以后该怎么办?”

宝儿哭得抽抽噎噎,不住地摇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母亲修炼了这么多年,一直告诫它不要造杀孽,可是现在,母亲不仅杀了人,而且还杀了不止一个,她的心里肯定很难受。

田小橙看得心酸,也忍不住掉下眼泪,跑过去搂着她们娘俩,哭着说:“胡微姐,你杀的那些人种植毒品,本来就该死,你别往心里去,以后带着宝儿好好生活。”

这傻丫头就是心软,什么叫本来该死,就算是本来该死也不该由胡微来杀。

迟池心里思忖着,悄悄撇撇嘴——动物修炼本就极难,如果再加上滥杀生灵,那简直就在以后的修炼路上为自己设置了一条天堑,他可以想像得到,经过这件事,除非有意外情况发生,否则的话,今后几百年里胡微再不会有一点点进步。

在场的四个人当中,也只有田小橙不知道这一点,还傻乎乎地安慰胡微,甚至就连金宝儿一个小鬼都比她清楚。

胡微自己也很清楚,哭了一会儿,心里的情绪发泄得差不多了,她拉着宝儿跪在地上,冲着迟池和田小橙磕了三个头,悲戚戚地说:“谢谢妹子和上师的仗义出手,我要带着宝儿和亡夫的骸骨进山去,再也不出来了。至于这些死去的人,”她环顾地上的死人,脸上平静无波,慢慢地说:“这是我的罪孽,也是他们罪有应得。”

迟池不置可否,田小橙却是极不忍心,急忙把她扶起来,又拉着她的手劝说开解了一番,把宝儿的尸骸交给她,又指挥迟池帮着她挖出金同和的骸骨,一人一妖这才依依不舍地分手。

看着胡微母子的背影消失在远处的山路上,田小橙叹了口气,白了迟池一眼:“冷血动物!”

迟池无奈地:“小橙,你知不知道胡微一开始就存着利用你的心思?”

田小橙又瞪他一眼:“哼,我又不傻,怎么会不知道,”她的表情缓和了些,说:“可是她只是利用我,又没打算害我。她也是没办法,一个带着孩子的母亲,又有这么多的坏人和她作对,现在就连丈夫也被那个臭道士杀了,她好可怜的。”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