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鬼入梦

历史军事 | 神奇键盘

紧急通知!紧急通知!!昨晚我又梦到鬼。请朋友们减少出行,尽量在自家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99章 愿它们母子平安快乐

嘘,鬼入梦 by 神奇键盘

2018-4-16 18:00

方芳以手扶额,一脸惨不忍睹的表情:“上帝呀,你都二十二岁了吧,竟然还是初吻?你和迟大少交往都快四个月了吧,竟然今天才接吻?还有还有,既然初吻还留着,那你肯定还是处女了?哈哈......”她张狂地仰天大笑,丝毫不怕半夜里吵醒了邻居。

田小橙被她挤兑得无话可说,终于恼羞成怒,大声反驳:“还说我,你自己又怎么样?大学四年就耗着一个赵武不放,你敢说你不是处女?”

这话一出,方芳顿时像霜打了的茄子,蔫了。

“对不起......”田小橙说完了才觉得后悔,但话已出口,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她只是觉得心里乱糟糟的,加上方芳又这样开玩笑让她觉得很别扭,一时控制不住,才嘴快说了出来。

事实上当初学校里有许多条件不错的男生追求方芳,只不过方芳死心眼儿就认准了一个赵武,现在毕业了,赵武也离开去了另一个城市,方芳的单恋终于无疾而终。

方芳却是比田小橙洒脱,只垂头丧气了不到一分钟,就又开心起来:“好了小橙,别说这些了,为了庆祝你的初吻送出去,咱们来吃宵夜!话说我走了几天你请了钟点工么?家里收拾得这么干净不说,冰箱里满满都是做好的菜,这钟点工很不错啊!”

方芳拉开冰箱门,冰箱里整整齐齐地码满了餐盒,上面贴着小纸条,写着菜名。

方芳一个个地拿出来看:“我已经吃过一份了,味道真心不错,嗯,宫爆鸡丁,红烧茄子,豆腐盒,红烧狮子头.....”

她拿出其中一盒:“算了,这么多也挑不过来,就吃豆腐盒吧,小橙你雇的这个钟点工真不错,每小时多少钱?”

她不提钟点工还好,一提这事,田小橙立即想起可怜的胡微母子,眼圈立即就有点泛红。

方芳慌了神,把手里的餐盒放在桌子上,跑过来抱住她:“怎么了小橙,怎么突然这个样子,是不是被人欺负了?告诉我,我去帮你打回来!”

田小橙摇摇头。

“那,是单位里不顺心?”

田小橙还是摇摇头,眼睛里的泪马上就要掉下来了。

“迟池欺负你了?”

田小橙点头又摇头,破涕为笑:“他敢!”

见她笑了,方芳松了口气:“我还以为怎么了,好好的掉什么眼泪啊!”

迟池关于妖怪的言论着实刺激了田小橙,她忽然忍不住想要找个人倾诉:“方芳......”

“嗯?”方芳正把餐盒放进微波炉。

“其实这些不是钟点工做的,是......”她想了一下,还是决定把实情说出来:“是我的一个朋友,她是个狐妖。”

方芳守在微波炉前馋涎欲滴地等着菜,随口答应:“这狐妖的手艺不错......什么,狐妖?小橙你不是发烧了吧?”

她跑过来摸摸田小橙的额头:“也不烧啊?”

田小橙哭笑不得,推开她的手说:“她名叫胡微,有一个六岁,不,十岁大的孩子,名叫宝儿,她的丈夫......”

微波炉叮的一响,方芳欢呼一声,跑过去打开微波炉,把菜拿出来:“好了好了,快来吃!诶,小橙你刚才说什么?谁家的孩子一会儿六岁一会儿十岁的?”

田小橙叹了口气,决定还是不跟她说了。

她草草地吃了两口,推说累了,回到自己卧室里。

卧室被胡微收拾得十分干净整齐,窗户开着,夜风把窗帘吹得飘拂起来。

田小橙倒在床上凝视着天花板。

这一天发生了太多事情,她小小的心脏真有些承受不了,但是疲劳很快战胜了一切悲春伤秋的想法,她沉沉地睡了过去。

夜风吹过,窗口上出现了一张带着稚气的少年脸庞。

金宝儿略显瘦削的身体出现在窗外,他盯着田小橙看了好久,飘然进屋,把一朵雪白的罂粟花放在她的枕边,凝视着她安静的睡颜。

胡微从窗口飘进来,站在金宝儿身边,娘俩默默地凝视着田小橙,很久很久以后,胡微终于拉起金宝儿的手,朝窗外指了指,意思是该走了。

少年会意,恋恋不舍地看了看田小橙,低声说:“谢谢小橙姐姐,姐姐再见!”

田小橙睡得很不踏实,她梦见胡微母子俩来看她,可是她怎么努力都醒不来,直到最后,金宝儿失望地从窗口飘走了。

她从梦中蓦然醒来,光着脚跑到窗边向外看去,只见明月在天,夜幕下的城市灯火辉煌,哪里有宝儿母子的身影?

看来又是自己在做梦了。

田小橙失望地摇摇头,回到床边,却见她的枕头边上,一朵雪白的罂粟花正在夜风中微微颤动。

原来不是做梦,宝儿真的来看她了!

愿他们母子平安快乐!田小橙拿起罂粟花看了又看,对着月亮许下愿望。

**********

不知道为什么,之后的几天,田小橙一直恹恹的都打不起精神,不仅工作提不起劲儿,就连她最上心的钱正光一事,也被她暂时放在了脑后。

又过了几天,主任得到警方在谭家沟破获重大制毒贩毒的小道消息,让田小橙试着去挖挖新闻。

田小橙这才想起她之前带回的影像资料,于是一篇独家报导配着她带回来的资料,又一次新鲜出炉,引起轰动。

只是在采访中她才知道,当天谭家沟死去的人不仅仅是她和迟池所看到的那些。

事实上村子里其它的人死伤过半,除了一些孩子幸免,大部分的大人都在那天晚上发了狂,或自相残杀,或跑进山里不知所踪。

这大概也是那天晚上,她和迟池后来没有遇到任何麻烦的原因。

警方对此的解释是,匪徒和村民因为分赃不均起了内讧,自相残杀。迟池却是告诉田小橙,狐妖入魔时有一种特点,就是会引诱方圆十里内心术不正的人,把他们心底深处的邪念引发出来。

其实田小橙很想问他,那天晚上他是不是也受了引诱,才会一改往常彬彬有礼的态度,突如其来地吻了她?

不过这话说起来太羞人,又似乎有点调情嫌疑,田小橙还是压下了没说。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