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鬼入梦

历史军事 | 神奇键盘

紧急通知!紧急通知!!昨晚我又梦到鬼。请朋友们减少出行,尽量在自家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17章 报复

嘘,鬼入梦 by 神奇键盘

2018-4-16 18:00

今天早上出去时迷路,回来晚了,所以更新也晚了,大家多多原谅吧。(.+?瓜.+?子小说网更新更快 www.gzbpi.coM)还有,同是路痴的妹子举个手,安慰一下我受伤的心灵。

听到属下这么说,他一拍桌子,随手抓起桌上的烟灰缸扔过去,准确地打中了地上跪着人的额头:“没用的废物!不要说了!霍遥那边如何?”

那人满头满脸的鲜血和冷汗混在一起,低着头说:“霍法师功力大损,好在见机得快,总算没有被抓住......”他有点胆怯地偷眼看了项爷一眼。

项爷眼睛一瞪:“说!”

“是,是!”

“是什么?小四,你连话也不会说了?”

地上跪着的那人名叫小四,这时吓得汗如泉涌,连头上的疼痛也没感觉了。别看这位项天晴项爷看起来文质彬彬像是读书人的样子,却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眦睚必报,哪句话说得不对拂了他的意,他真的能往死里整人的。

小四挨了这一下,心一横,心想伸头缩头都是一刀,反正这事虽大,但也不是我惹出来的,想到这儿他说话反而利索起来:“项爷,霍法师现在正在养伤,他很生气,说咱们内部出了奸细才会让他两次受伤,他要咱们把奸细交出来供他练功,另外,还要咱们替他报复害他受伤的警察。”

“嘿嘿!”项天晴被气乐了,反而笑了起来:“身为修道人,连几个世俗的警察都对付不了,还好意思让咱们交出奸细。”他意兴索然地挥挥手:“你下去吧。”

小四如蒙大赦,拣起地毯上的烟灰缸,小心地放回桌子上,又垂着头退了几步,这才转身走了出去,直到走出房间,轻轻地关上房门,他才敢用手捂着头上的伤口,急急忙忙地跑回去上药。

项天晴点燃一支烟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天空,沉吟着。

这一次警方的行动十分狠厉快捷,他的手下被抓了大部分,甚至有两个骨干也未能幸免,被警方抓了进去。

他倒不担心这两个骨干会在里面供出他来,毕竟这些人跟了他十几年,知道他的性格和行事风格。

如果老实扛下所有的事儿,过不了几年他就会想法子把他们捞出来。如果在里面乱咬人的话,他们也知道后果的,毕竟每个人都有父母妻儿,亲戚朋友的。

只是,霍遥的要求才真是个麻烦。

报复警方倒是好说,随便在警方找个小喽喽报复一下他的家人就行,主要的问题出在内部。

真要交出几个自己人来给霍遥练功,恐怕这个摊子不等警方再查下去,就立刻散了。毕竟内部有很多人都见过霍遥用活人练功的情景,那被他用来练功的人不仅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甚至死了都不得安宁。

但是霍遥那家伙是个二楞子,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如果不满足他的要求,恐怕这事也不好善了。

霍遥的师父极为护短,偏偏又特别地喜爱霍遥,如果得罪了霍遥,谁也说不准他会不会去他师父面前告上一状。

明明这件事里面有和霍遥同样的法师掺合在里面,否则的话他也不会被打得那么惨,小脸儿青白青白的。偏偏霍遥这家伙得罪不得,不仅是霍遥本人,霍遥背后的师父项睛天更是得罪不起,只能由得霍遥信口开河地讹诈了。

项晴天沉吟良久,把烟头掐灭,转身回到办公桌前打电话:“当子你上来一趟,叫上二狗。”

**********

郊外的国道上,一溜儿排开十几辆警车,在公路上慢腾腾地行驶着。

警车的后面跟着更长的车队,车队里的车多数是依维柯,也有一些其它类型的轿车,中间穿插着一些摩托骑士。

后面的车窗里伸出各式的镜头,虽然是白天,依然可以看到闪光灯疯狂地闪着,更有人不顾危险从车窗里探出半截身子,不停地拍照。

警车队伍中,最后的两辆警车忽然停下,在公路上打横并排停好,封锁了公路。从车上下来几个警察,站在车旁边伸手示意,不许后面的车辆通过。

前面的警车加速,飞快地开走了。

后面队伍里,不少人扛着摄像机,或背着相机,从车上跳下来坐到摩托骑士的身后,他们根本无视警察的示意,从路障的缝隙中钻过去,接着疯狂地加大油门,跟上了前面的警车队伍。

几个警察试图上前阻拦,却被近似疯狂的摩托车手甩开老远。

后面的车队里下来许多人,围在路障前吵吵嚷嚷,有的人甚至开始动手对留守的警察推推搡搡,嘴里喊着什么新闻自由权之类的话。

杨飞被围在一群记者中间,满脸的疲惫和无奈。他无力地朝揪着他领口,唾沫星子溅了他一脸的一个记者解释:“请注意你们的行为,你们这样做会让犯罪分子不敢出面,会耽误了案子的......”

没等他说完,周围就是一片嘈杂的嚷嚷声:

“警方无能,还要干扰新闻自由,不许我们报导!”

“舆论有监督的自由,就是用来监督你们这些不作为,拿着工资不办事的人!”

“你们不是保障人民群众的人身安全和自由吗?不去打击犯罪分子,反倒不许我们通过?!”

“警方凭什么不许我们采访报道?这是违法的!”

杨飞身心俱疲,面对这一张张激愤的,正义的脸,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他想发火,可是纪律不允许,他想哭,可是在这种情形之下也是不可能的,无数的镜头正面对着他。

另外一个警员从车上拿出来一个高音喇叭,面对着记者群说:“大家请静一下,回去吧。”他停了一停,迎接他的是更加汹涌的怒骂声。

高音喇叭的声音再一次响起,语调诚恳而有力:“记者同志们,我理解你们的心情,我们警方有些工作确实作得不到位,在此我向你们道歉!”

“但是,”他话风一转:“警方不是要妨碍记者同志们的新闻自由权,而是因为,”他加重了语气:“这个案子不是明星的私生活琐事,也不是什么产品质量曝光之类的问题,而是关系到一个十四岁孩子的生命!”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