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鬼入梦

历史军事 | 神奇键盘

紧急通知!紧急通知!!昨晚我又梦到鬼。请朋友们减少出行,尽量在自家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30章 黄小珊向你问好!

嘘,鬼入梦 by 神奇键盘

2018-4-16 18:00

一股说不清道不明,似乎是怜惜混合着其它什么的感情涌上她的心头,看着叶寒清俊的眉眼,田小橙由衷地说了声:“谢谢你,叶寒。”

叶寒一僵,神情依然是淡淡的,脸上却浮起一抹可疑的晕红,他有些狼狈地挥挥手,一言不发地走了出去。

一个大男人没事长这么好看做什么,皮肤这么白这么细腻,还会脸红,真是要气死女孩子了。

田小橙妒忌地看着叶寒的背影发呆,直到夏天湿乎乎的大舌头舔上她的脸,她才醒悟过来,在夏天殷切的目光下,喝光了那杯美味得要命的果汁。

田小橙想到方星龙还在外面等她,就出去跟方星龙打了招呼,让他先回去,她由夏天陪着在宠物医院里转悠起来。

看得出夏天这狗狗在医院里有很高的威信,他们所到之处,所有的人都含笑打招呼,同时用好奇探究的目光看着田小橙。

叶寒的手术做得很顺利,田小橙和夏天刚刚逛到三楼,叶寒就换了一身简单的休闲服,来找他们。

穿着黑色休闲服的叶寒身形清瘦高挑,黑色的衣服更显得他的肤色洁白如玉,看到田小橙呆呆地看着他,叶寒不自然地咳嗽一声,俊美的脸上又一次泛起了红晕。

原来这个家伙这么会脸红?

田小橙觉得好笑,看样子他以前的冷峻和粗暴都是用来掩饰他的害羞?

她故意不错眼地盯着他看,直到看得他低下头,连脖子都红了,才得意地笑着拍拍夏天的大脑袋:“好了夏天,咱们跟着叶大帅哥去破案喽!”

夏天摇摇脑袋,虽然不明白一向冷峻的主人为什么会脸红,但它却是直觉地感到事情正朝着它所期待的方向发展。

它一声欢咆,扭着屁股当先跑了出去。

**********

市警局法医室。

叶寒揭开盖着尸体的白布,扫视了一眼瘦小得可怜的尸体,清冷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忍的表情。

他的黑眸亮得惊人,瞳孔里像是燃起两朵黑色的火焰,凝神看了约摸一分钟之后,叶寒放下白布,仔细地盖好尸体,对旁边等着的田小橙和方星龙说:“是他。从尸体上残留的灵力来看,灵力特征和石础上的灵力特征完全一样。”

夏天蹲在田小橙旁边,吡了吡牙,发出两声威胁似的低咆,田小橙想到自己也曾经落在杀马特的手里,如果不是夏天及时赶到吓走杀马特,那么自己也和黄小珊一样,会变成一具皮包骨头的骷髅。

想到这儿,她心有余悸,安抚地摸了摸夏天的头,对它说:“谢谢你上次救了我哦,等事情办完了,请你吃烧烤大餐。”

夏天眼睛一亮,毛茸茸的大脑袋在她腿上蹭了蹭。

“他应该还会残害其它的女孩子,你们得尽快动手,赶在他的前头。”叶寒像是能看穿似的凝视着白布遮盖下的尸体,低声说。

方星龙脸色凝重,重重地点头。

**********

灯红酒绿的心碎酒吧里,谷萍萍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不时地打量着周围的客人。

她今年十六岁,由于发育得好,个子足有一米六五,本来脸上还有着一点点稚气,但在厚厚的脂粉掩盖下,这点稚气完全看不出来。

今天她的母亲又加班,而她那个永远不着家的父亲,不知道又到哪里鬼混去了,她趁机溜出来玩一会儿。

一个衣着奇形怪状,五官上挂满了饰物的年轻男人向她走过来,很随意地坐在她的身边,向侍者打了个响指:“血玛丽,小妹妹,你要喝什么?我请。”

谷萍萍瞪他一眼:“姑奶奶今年二十三了,别叫我小妹妹。”

“哟嗬,居然不小啊?”年轻男人眼睛色迷迷地向她胸口看了一眼,也不知道是说她年龄不小还是说她的胸不小,对侍者说:“给这位芳龄二十三的美眉也来杯血玛丽。”

谷萍萍皱了皱眉,心碎酒吧里像这样打扮的混混很多,她也经常跟小混混打交道,可是眼前这个小混混身上有一种令她很不安的气质,并且,他身上的味道很难闻,那是一种奇怪的,像是什么东西腐败了的臭味。

年轻男人猥琐的笑脸向她凑过来,随着两人间距离的接近,他身上的那种臭味更浓了,谷萍萍向后侧了侧身子,毫不客气地说:“离姑奶奶远点,你******太臭了。”

侍者恰在此时送来了酒,年轻男人一手端起一杯,递给谷萍萍,笑着说:“道......小爷保证,你会喜欢上小爷的,来,先喝了这杯酒。”

谷萍萍经常来这家酒吧玩,也认识许多附近的小混混,并且因为某些原因,和他们的关系处得还不错。因此她丝毫没有胆怯,啪的一声打翻了凑到她面前的酒杯,站起身就走。

年轻男人丝毫不以为忤,嘻嘻笑着说了一句:“黄小珊向你问好!”

谷萍萍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她慢慢地转过身来,眼睛里全是不可置信的恐惧,低声问:“你......你怎么知道的?”

接着她立即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扭头就走,再也不看这个混混一眼。

然而下一刻,混混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里:“走吧走吧,我会告诉黄小珊那当刑警的爸爸,究竟是谁害死了他的宝贝女儿......听说不仅他女儿死了,他老婆也疯了,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

谷萍萍左右看了看,似乎没人注意这边,她松了口气的同时又觉得不妙:平时跟她交好的混混们一个也不在场。

男人手里把玩着一只高脚玻璃杯,另一只被她打翻的杯子倾倒在桌面上,桌面上漫着一摊触目惊心的血红。

看到她站在原地犹豫不决,混混狞笑着拿出手机拨号:“喂,110吗?”

谷萍萍大惊,扑过去按住他的手:“别打!我求你了。”

她的声音软弱下来:“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没有多少钱,不过我可以去挣,求你不要......我,我没想到她会死,我只是想给她介绍个男朋友......”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