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董事长

历史军事 | 大侠一枝梅

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妖孽少年,却意外住进了传说中的美女公寓。冷若冰山的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二百七十五章因为,我是一个男人!

我的美女董事长 by 大侠一枝梅

2018-4-16 18:00

第二百七十五章因为,我是一个男人!

“发生什么事了?”

看到夏小天的动作,林秋水和沈佳佳吓了一跳,就连一旁的叶良辰也急急忙忙的冲了过来,满头的汗水:“天哥,怎么了?”

“不要问,赶紧跑!”

夏小天猛地一把抱起林秋水和沈佳佳,然后回头就跑,直觉告诉他,这个箱子里很有可能装的是炸弹!

“砰!”

院子外猛地一声巨响,一团火光乍现,紧接着,一股巨大的气流瞬间袭来,将院子里的铁门还有大树全都冲撞的七零八落,而在这一声巨响响起的一刹那,夏小天也猛地向下一扑,将林秋水和沈佳佳死死的压在了身下,然后一把将叶良辰拽在了地上。

“扑通”一下,叶良辰被夏小天拽翻在了地上,只是,在夏小天起身的一刹那,他的后背却猛地被一股气流冲撞,然后只见他喉头一甜,“噗”的一口鲜血从喉咙里涌了出来!

“天哥,你怎么了?”

看见夏小天吐血的情景,叶良辰顿时吓了一跳,急忙从地上爬到了夏小天的面前。

“我没事。”

夏小天摆了摆手,后背却异常的疼痛,他能感觉的到,他的后背似乎在燃烧,一股灼热烧的他差点止不住的喊出声来。

“小天!”

“夏小天!”

林秋水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顾不得衣服上的泥土,急忙的冲到了夏小天的面前,只是,当他们看到夏小天后背上的衣服已经破开了一个大洞,而他的皮肤却被烧的焦黑的一刹那,两个人的眼睛止不住的就是一红:“夏小天,你不要吓我,你到底怎么了?”

“救护车,马上叫救护车!”

院子里顿时乱作了一团,而听到她们的声音后,夏小天却是苦笑着挥了挥手道:“不用叫救护车了,你们忘了我就是医生?”

说着话,夏小天勉强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咬着牙朝着客厅走了过去,一边走着,一边看向身后的沈佳佳道:“佳佳,去给我找些纱布,还有酒精。”

“好。”

沈佳佳点了点头,急忙的朝着客厅冲了过去。

“妈的,那个王八蛋呢?在哪儿,我他妈杀了他!”叶良辰眼毛红光,作势就要朝着快递车消失的方向追过去,看着叶良辰冲动的样子,夏小天眉头一皱道:“你给我站住!”

“天哥,那个王八蛋他妈的敢给咱们送炸弹,我非弄死他!”

“站住!”

夏小天终于忍不住的吼了起来,他本来身体就极为的虚弱,这一声吼更是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

“天哥!”

“你去追他干什么?就算你追上他,你能怎么样?你能杀的了他么?他有炸弹,还能没有枪?你除了去送死之外,还能干什么?”

夏小天的语气里带有一丝隐隐的呵斥,但这一句话却让叶良辰瞬间安静了下来。

是啊,他就算追上又能怎么样?

还不是去送死!

“那咱们就这么算了?”叶良辰始终还是咽不下这口气,但夏小天却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先回屋。”

“是,天哥!”

叶良辰咬了咬牙,跟林秋水一起扶着夏小天回到了客厅里。

客厅里,沈佳佳早就手忙脚乱的拿来了纱布和酒精,只不过,夏小天受伤的是后背,他自己无法动手,只能看向沈佳佳道:“佳佳,你帮我用酒精擦一下后背吧,我自己没法动手!”

“我来吧。”

林秋水抢先开口,从沈佳佳的手里拿过药棉和酒精,然后低头看向夏小天道:“你把上衣脱了。”

“呃,还得脱上衣?”夏小天咳嗽一声,有些尴尬:“要不,让良辰来吧。”

“你不是说过,在医生的眼里不分男女么?”林秋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看向叶良辰道:“良辰,帮你师傅脱了上衣。”

“是,嫂子!”

林秋水的命令明显比夏小天的好用,听见林秋水的指示,叶良辰不由分说的来到了夏小天的面前:“天哥,我给你脱还是你自己脱?”

“我自己脱吧。”

眼看着自己一点决定权没有了,夏小天只好脱下了自己的上衣,但在他脱下上衣的一刹那,在场的三个人却一瞬间愣在了那里。

天哪!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后背?

上面不止有炸弹冲击过的灼伤,还有一道道的疤痕,纵横交错,有的深,有的浅,但这一道道的伤疤,却在夏小天的后背上盘踞着,让人不敢直视!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布满伤疤的后背,竟然会是夏小天的?

“你的这些伤疤,都是哪儿弄的?”看着夏小天满是疤痕的后背,林秋水的声音突然有些沙哑,她实在是无法想象,这么多年夏小天到底经历了什么。

“以前不小心受的伤。”夏小天笑了笑,但笑容有些勉强。

这些伤疤都是很早以前,他独自一人在沙漠里,戈壁滩,还有森林里受的伤,有些是动物抓的,有些是毒蛇咬的,还有一些是他一不小心从山坡上滑下来的时候割伤的。

夏小天的语气虽然风轻云淡,但在场的三个人,心里却很明白。

这些伤绝不是一不小心受的伤!

“你忍一忍,会有点疼。”既然夏小天不愿意多说,林秋水也没有多问,只是拿起药棉沾了沾酒精,开始在夏小天的后背擦拭了起来,当酒精和烧伤的皮肤碰触在一起的一刹那,夏小天止不住的咬紧了牙关,这些酒精涂在他的身上,就好比是伤口上撒盐一样。

但从始至终,一直到林秋水擦拭完他的整个后背,他都没有说一句话,更没有喊过一声痛。

“我口袋里有创伤药,帮我涂一下,用纱布缠上就可以了。”说着话,夏小天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黑色的瓶子来,接过夏小天递过来的瓶子,林秋水一点一点的将里面的药粉涂在了夏小天的后背上,然后用纱布一层一层的将他的后背缠了起来。

只是,在纱布缠好的一刹那,林秋水还是忍不住的问道:“你为什么没有用凝肤露祛掉你背上的这些伤疤?”

这个问题她一直想不明白,明明凝肤露是夏小天自己的药方,那为什么他没有用在自己的身上呢?

“因为,我是一个男人。”听见林秋水的话,夏小天咧了咧干裂的嘴唇,笑了笑道:“伤疤对女人来说或许是痛苦,但对一个男人来说,这是荣誉!”

*瓜 子小 说网首 发更 新 wW w. gz bp i.c om 更 新更q快广s告少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