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不好惹:狂宠锦妻

历史军事 | 惊涛拍岸

杨云锦眸色清亮地望着面前高大威猛的男子,认真道:“夫君,我是贫家女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3章 谁欺负你了?

夫君不好惹:狂宠锦妻 by 惊涛拍岸

2018-4-16 18:00

况且她曾听邻居议论,说李岷承揍了刘家的二管家,是彻底的将刘家这个当地大户给得罪了。

谁都不愿得罪刘家,李岷承虽然来了白杨镇半年有余,可与邻里之间颇为生疏,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因了这个。

将来若是刘员外知晓她人在闺中曾接触过李岷承,必会生出不满,她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拖累了李岷承。

是以,她犹豫了一会儿,便没有将这件事情吐露出来。

然而,她这心里却觉得特别的亏欠。毕竟这么一大捆柴,在这种寒天冻地的日子,倘若拿去镇上去卖,得卖不少银子呢,可他就这么二话不说给了她。

杨云锦暗自想着这事儿,默默的将母亲的汤药熬上,又端了炭盆到母亲房中,内室顿时暖和了一些,小弟云生不再冷得缩着脖子,只围着痰盆伸着两只小手来回取暖。

王媒婆又在和母亲说着些什么,杨云锦没有再细听,左不过是劝母亲早些同意将她嫁于那刘员外罢了。

而后,杨云锦又将熬好的汤药端进了屋子,杨母喝下后,便有些困顿,倚着炕头不一会儿便迷迷糊糊闭上了眼睛。

王媒婆也算是个知趣的人,见状立刻起了身,拿眼挑着,笑眯眯地对一旁默默服侍的杨云锦说:

“丫头,我走了,等你母亲醒来,你们母女俩仔细商计商计,尽快给个答复,这日子啊,早定下来早舒坦,刘员外也不可能总是等着你,你嫁得早,你父亲出来之日便跟着提早,你也不想你父亲一直都待在那种地方吧?其实说句直白话,你这么等着也是白等,放眼这白杨镇,眼下能救你父亲出来的,可只有刘员外能做到了。”

只这一句话,便让杨云锦手中的动作停顿了下来。

其实,王媒婆说的她何尝不明白呢?只是她这心里总是隐约抱着几分希翼罢了。

不过,经过这几天的等待,也已被磨得不复存在了。

她心下实实在在悲怆不已,却也知自己不该这么执拗了。

敛眉掩去眸中凄色,抬眸轻声回道:“王婶,最迟明日,我便给刘家一个准信儿,可好?”

强撑着说出这句话,直到王媒婆欢喜的走后,她便像突然软了一样,踉跄着走到一旁的塌沿边坐了下来。

云生在一旁拿着一根挑火棍当剑玩儿,一回头便瞧见姐姐盈盈眸子里隐约有水色浮现,又细看,姐姐的眼眶已是憋得红通通的,一颗颗地泪珠正晶莹莹的无声往下落。

他吓了一跳,丢了木棍儿上前来攥着她的衣襟:“姐,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我去揍他!”

杨云锦连忙擦拭掉脸颊上的泪水,摇了摇头。

小弟才六岁而已,何苦让他跟着烦恼,她佯装无事,勉强扯唇笑了笑:“没事儿,就是有些累了。”

水生立刻懂事的推着她说:“姐,你快去休息,你放心,娘这里我照看就好,快去快去。”

杨云锦也知自己此刻情绪不宁,待着这里垂泪只会让小弟担心而已,万一又吵醒了母亲就更加不妥了,于是柔声交待道:“若是娘醒了,就叫我。”

她回到西厢小屋,躺在榻上,止不住的心酸,默默的落着眼泪,只要一想到要嫁给那刘员外,便觉得这一生似是都毫无趣味了一般。

哭了一阵,又担心这么哭下去,明日眼睛少不得要肿的老高,让人看见非议。

况且,她已答应明日给个准信儿,其实便是做好了同意的决定。

既如此,便认命吧,想那么多也无济于事。

她忙擦干了眼泪,悄然嗑上眼眸,因着烧了炕,屋子里比往日要暖和多了,可是她却翻来覆去睡不着,手指摸着身下暖和的温度,脑海里不经意的闪现出今日在山中的一幕。

那人将柴丢在她的身后,然后大步离去的背影,好似撞进了她心间的某一处,激起圈圈涟漪。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