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不好惹:狂宠锦妻

历史军事 | 惊涛拍岸

杨云锦眸色清亮地望着面前高大威猛的男子,认真道:“夫君,我是贫家女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章 居然是他!

夫君不好惹:狂宠锦妻 by 惊涛拍岸

2018-4-16 18:00

冬风呼啸,最是森寒。

杨云锦脚步匆匆走在山间小道上,她不断的搓着冻得发白的纤手,仍觉得刺骨的冰冷。

抬眸瞧了瞧天色,大片的阴霾重得像巨石一般沉沉地压了下来。

她暗叫一声不好,更是加紧速度,一路奔进树林深处,乍然瞧见一处树下零零落落积着些枯叶和枯枝,她那晶莹莹的眸子里顿时泛起一丝喜色,连忙将身上的背篓往地上一放,急急忙忙蹲下来捡着。

很少会有人在这么冷的天气出来捡柴火,然而如今杨云锦的父亲进了大牢,母亲紧跟着病倒,小弟又年幼,家里一时没了砍柴的主力,竟是连给母亲烧火熬药的薪柴都无了。

炕上早已没了热息,小弟全身都裹进被窝里仍一直嚷着冷,母亲亦是精神恹恹,杨云锦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只得冒着严寒出来,她不过二八年纪,身形娇弱,砍柴自是不能的,她只期望捡到些枯枝烂叶先将今日捱过去。

然而深冬时节,能落的枝叶早已落光了,便是有,各家各户俱是算计着过日子,哪能有那么多让她可捡的。

若再无柴接济,只怕母亲的病情会更加严重,杨云锦想想都觉得心急。

小雨夹杂着细雪,说下即下,淅淅沥沥地落在她露出的一截雪白脖颈里,冰凉凉的,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待适应了那凉意,她垂眸沮丧的看着自己那小半篓枯叶,这点儿枯叶,甭说生火做饭,就是填炕都是不够的。

眼见家里连今日的用度都无法捱过,她的眼眶不知不觉中便含了泪,这日子这般下去,可真是要举步维艰了。

想到这里,她的盈盈水眸不由得又黯了黯,难道……难道真的要听了阿娘的话,就此嫁给镇上那个刘员外做第十房小妾,才能度过这场难关吗?

她根本不想答应,任谁十六岁花儿一样的年纪,都不会愿意嫁给一个风流成性的老头子。

然而,父亲如今深陷大牢,一家子的人都指望着爹爹过活,为救爹爹出来,家中积蓄全都填了进去,如今连买柴的钱都拿不出来了。

临出门的时候,母亲殷切地望着她说,现下能救父亲出来的人,只有她了。

她心里明白,除了嫁给刘员外才能拿到银子赎出爹爹外,眼下根本别无它路可走。

看母亲的神色,嫁给刘员外这件事,已然是木已成舟的事情了。

在家中时,怕母亲和小弟忧心,她忍着没有落泪,可是此时四周无人,她越想越觉得难过,终于不再压抑,痛哭了起来。

哭得肩膀直抖,却仍然不忘低着臻首捡着周边零星的枝叶,手指冻得生疼,指尖已然麻木,她却一直没有停下来,只想着要尽可能的趁着雨雪没有变稠密之前多捡些柴火。

抽抽噎噎低泣之间,突然,她听到身后“啪”的一声闷响,像是有什么重物砰然落地发出的声音。

她顿时惊吓了一跳,脸色微微发白,颤颤的回过头,便见有一大捆木柴赫然落在她的身后。

而那丢柴的男人正稳步离去,一句话也没有说,只留给了她一个高大坚实的背影。

她一时忘记了哭泣,诧异地睁大了眼睛,居然是他!

虽然只是一个背影,但杨云锦已经认出来是谁了,此人是镇上的樵夫李岷承。

无人知晓李岷承的来历,只知道他是半年前突然出现在白杨镇上的。

他的身材高大健硕,眉目间隐隐生威,骤一看恍似极为凌厉的模样,兼之他平日里总是不苟言笑,也不过多和邻里亲近,更不知因何,以往这镇上有一群横行无忌的泼皮无赖,现今遇到他居然一口一个老大的叫,是以镇民都对他多有忌惮。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