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不好惹:狂宠锦妻

历史军事 | 惊涛拍岸

杨云锦眸色清亮地望着面前高大威猛的男子,认真道:“夫君,我是贫家女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5章 她的心意

夫君不好惹:狂宠锦妻 by 惊涛拍岸

2018-4-16 18:00

见她终于答应了,杨母憔悴的脸上终于露出赞许的神色,捂着唇咳嗽了几声,待静止下来,望着身边这个娇弱的小女儿,见她眼眶隐隐有些发红,知她仍是心不甘愿,又是一阵叹息。

“锦儿,但凡有一个人在这个关节眼儿上愿意娶你,娘都不会让你嫁给那刘员外,可是,这就是命,命不由人,咱得认命。你一向乖巧懂事,就当孝敬了爹娘这些年的养育之恩,将这委屈收了吧。”

杨云锦攥着手指,指甲陷进肉里,她压抑着不让自己落下泪来,反安慰母亲:“娘,女儿明白,女儿不委屈,只要爹爹能够回来,娘的病康复,咱们这个家平平安安的,女儿做什么都愿意。”

杨母也知事情就这么确定了,虚弱的抬手覆上女儿的小手,怜惜望着女儿稚嫩的脸颊,缓缓道:“锦儿,嫁过去之后,只要安安分分的,想必那刘家的主母念你娇小,也不会太过为难你,若你有幸生得一儿半女,也能在刘家得些地位,总好过你那守寡的姐姐啊……”

说起这里,杨母顿时变得凄凄然,泪也止不住的扑扑簌簌往下落:“我这是什么命,养了两个女儿,一个成了寡妇,一个却要嫁给将要入土的老头子……”

杨云锦见母亲抽泣得不成样子,连忙拿了手绢给母亲擦拭,眸子也不禁酸涩了起来:“娘,姐姐的事情只是事不凑巧,怨不得您的,您不要难过,女儿以后不管怎么样,都不会忘了娘的,女儿嫁的这么近,自是会常常来看娘的,况且,家里还有云生呢,等爹爹回来,好好教导云生一些本事,待云生逐渐长大,咱这个家只会越过越好。娘别哭了,等下云生醒了该担心了……”

杨母的目光如愿地从哀事之上转移到了一旁安然恬睡的稚子身上,这一看,自是万般慈母之情涌起,只觉得希望又冉冉升起。

杨云锦好不容易安抚了母亲,看着他们睡熟,这才回了自己屋,点了一盏小煤油灯,就着灯光飞针引线,继续做那对儿没有做完的护膝。

最后一只护膝的布料缺了一截,她只得找了一块儿颜色有些相近的靛蓝配上,一眼看去倒也不太分明。

待她终于做完,外面已是大雪铺地,放眼望去,银白得一望无际。

杨云锦将护膝绑在自己腿上试了试,满意地勾唇笑了,只想着男人若是系上它,不晓得会多暖和,连忙将之叠放整齐揣在了怀里,打算这就给男人送去。

可瞧了瞧天色,心中却又暗忧,他白日里定然忙活很久,这个时辰,想必已经睡了,她就这么去找他,不知道会不会打扰到他。

她想了想,仍是决定去试上一番,毕竟欠了人家的情,若是不还,这心里总是过意不去的。

倘若男人真的休息了,那她便老老实实的回来。

她将护膝搁在怀里揣好,临出门时,脚步顿住,却是又踌躇了。

这护膝她自己感觉做得不错,做工精巧,针脚细密有致,可这护膝哪儿买不到啊,或许男人根本就不缺这个,也许送去给人家,人家也不会稀罕。

她便这么在门口踌躇了一阵,越发自己的这一份心意,的确有些寒碜。

她微微抿唇,回身又悄悄的奔进灶房,将之前存下来的几只鸡蛋拿了出来,数了数,一共八个。

这鸡蛋在户家很是金贵,平日没人舍得吃,但在困难时候,再金贵也比不得一捆柴来得有用。她咬咬唇,立刻找来小竹筐,将鸡蛋轻轻放了进去,又将自己的做得那对儿护膝盖在了上面,这才挎着出了门。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