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不好惹:狂宠锦妻

历史军事 | 惊涛拍岸

杨云锦眸色清亮地望着面前高大威猛的男子,认真道:“夫君,我是贫家女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137.第137章 要苦一起苦

夫君不好惹:狂宠锦妻 by 惊涛拍岸

2018-4-16 18:00

<!--章节内容开始-->他的大拇指摩挲着她的脸颊,说:“不要哭了,大夫只是说你身子虚,需要补一补,哪里有什么问题。你既然喝不下去,那为夫陪你一起喝,要苦,我们一起苦。”

他在她惊愕的眼神里,昂头含了一大口汤药,俯身,含住她微张的小嘴。

杨云锦瞬间忘记了挣扎,任由他这般亲密的喂着她喝药。

一口又一口,一碗汤药,就这般进了肚子。

杨云锦从没有喝得这般快过,最后一口都喝完了,他却仍然没有放开她的趋势。

依然吻着她,纠缠着她,翻转起舞。

直到她面色绯红,实在喘息不过来,他才放开了她。

他的额头抵着她的,瞧着她水雾迷蒙的眸子。

他的大手捏了捏她的小脸,低低道:“用这个法子,这药也并不是那般难以下咽,是也不是?”

杨云锦羞涩的抿了抿唇。

她知道,他也是为了她好。

她不该任性的。

“好了,起来吃饭了。”他放开了她,揉了揉她的脑袋。

这次起来,她倒没有像上次那般痛的不能动,只是仍然有些不适而已。

但她不愿再抹药,实在是她无法面对那样的场景,她怕她会像上次那般控制不住自己。

只推说自己没有事情,说什么也不让李岷承查看她的那处。

李岷承昨日的动作他自己清楚,他虽然很迫切,可是他都收着呢,应该不会如洞房那晚伤了她。

他再瞧瞧她的小脸的颜色,再看她动作间不甚呆滞,想来也无大碍。

那药虽是秘药,可它性凉,多抹反而伤身,还是能自然复原最好。

他便顺了她的意思,没有再继续。

早饭依旧是菘菜炒腊肉,薏米粥,馒头,和一个鸡蛋。

李岷承吃得很快,他吃过饭后,杨云锦还没有吃完,小口小口喝着粥,抬眸对他说让他去忙,还争取了碗筷要她自己收拾。

李岷承揉了揉她的脑袋:“我的娘子真贤惠。”

杨云锦微微抿唇轻笑。

李岷承今日没有出去,他去了柴房,找到几块之前存下来的硬木搬了出来,在院子里动起手来。

杨云锦知道,他是要做王家二叔拜托他的活计了。

她今日也有事情要做,昨日在泰安城的时候,他一直都想着给她买东西,却没有想到给自己添置一针一线。

所以,买布的时候,她固执的要扯几尺适合给他做衣服的布料。

不过,她谎称是要给爹爹做衣服,他便只是劝了她不要太辛苦,却也没有阻拦,仍然大方的买了下来。

李岷承在外面做着轮椅,他抡起斧子时的臂膀是那么坚实,身上的肌肉一块块累积,她看得有些羞意。

她就站在桌子前,透过窗户,偶尔抬眸瞧一瞧他。

她的手里拿着剪子,在为他裁剪着衣服。

他的尺寸她已经了然于心,是以,根本不用比划他原来的衣服,就很快的裁剪了下来。

他中间进来过一次,看到她先做的是男子的衣服。

他微微蹙了蹙眉说:“你怎么不先给自己做?”

杨云锦连忙掩了衣服,站起身来给他倒了一杯水:“我还有衣服穿,我想先给爹爹做一件。”

李岷承接了水,大口喝着,没有再言语。

这个时候,外面有人敲门,听着声音,似乎是赵大川,李岷承搁下茶杯,去给他开门。

杨云锦扶着胸口呼出一口气。

歪着脑袋往外面看了看,捂唇偷笑。

她可不要这个时候告诉他,这是给他做的。

她还想看着他惊喜的模样呢!

这个男人,真是傲娇兮兮的,明明很介意,却表现得若无其事。

她怎么会不知道,她看到他问话时耳朵都在一揪一揪的都,明明很是在意自己没有给他做呢!

哼,就急急他,让他给她喝汤药!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