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不好惹:狂宠锦妻

历史军事 | 惊涛拍岸

杨云锦眸色清亮地望着面前高大威猛的男子,认真道:“夫君,我是贫家女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206.第206章 跌入了深谷

夫君不好惹:狂宠锦妻 by 惊涛拍岸

2018-4-16 18:01

家里不断的会来人,杨云锦拿了软布沾了冷水花了好一会儿时间敷眼睛,眼睛的肿胀才消下去了。.w .

中午,杨云锦在齐生齐言的帮助下做完了午饭,到了饭点,齐生和齐言去叫李岷承回来。

李岷承并没有回来,而是派了两个工人过来拉饭车。

听说这几天为了赶货,工坊又添了一些工人,都是从白杨镇上找来的男人,所以,杨云锦做的饭更多了,也更累了。

以前每次做了饭,都是李岷承回来和她一起笑意燕言的去给工人送饭的,送晚饭,然后再回来陪着她一起吃饭。

这一次,李岷承居然派了人来,自己也不出面了。

他在避着她吗?

既然如此,杨云锦只得呐呐的立在一旁,没有再殷勤的送去工坊。

好在她面上没有表露,齐生齐言还以为她真如她说的那般不在意了,便热热闹闹的去陪着工人们吃饭了。

这般年岁的小孩子自然不晓得夫妻之间的波涛暗涌,还以为李岷承是真的在忙才不回来。

杨云锦也不希望他们知道这些,便没有阻止他们。

只是,她做了一些李岷承喜欢的饭菜,本来想着李岷承回来的时候让他吃的。

她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软话,只能通过这些笨拙的手段来挽回一些东西。

可是,看来,这些饭菜俱是白费了。

她一个人待在餐桌前,默默的吃完,静静的收了饭菜,缓缓的回了屋去。

坐在床边,看着床上摆放的两床被子,她的眸子紧紧的盯着上面。

眸色不由得暗淡了下,咬了咬唇,似是要鼓足什么勇气。

猛然站起身,她将那床李岷承昨夜抱出来的被子重新放回了柜子里去。

她都把被子放了回去,床上就剩下一条被子了,她的意思想必他会明白吧?

她的目光无意间落在了某处,突然,杏眸悄然一眯。

因为,她居然发现,在床头挨着墙壁的那个地方,似乎夹了一件女人的首饰。

那是一个蓝色的珠子,冒出一点儿来。

她的心口猛地一紧。

她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手轻轻抬了起来,手指有些发颤,犹豫了一会儿,她才飘飘忽忽的朝那个物什伸了出去。

小心翼翼的捏起了那件物什,才看清,那是一个用绸线串起来的蓝色琉璃耳坠。

非常的精致,非常的小巧,可是,她清楚的知道,这东西,不是她的。

她的眼睛里闪过痛苦的神色。

因为物件太小,又是夹杂在那个隐蔽的地方,昨晚又因为心情不好,而且天色太黑,所以没有注意。

今天早上她叠被子的时候担心起晚了又匆匆而去,也没有发现这件首饰。

在此之前,她有过怀疑,她有过担心,可都带着一丝侥幸和企盼。

她的心里其实是不忍相信李岷承是那样的人的。

然而,这颗琉璃耳坠,让她的心一下子跌入了深谷。

一个别的女人的耳坠,出现在了她的夫君的床上,会是因为什么?

一时间,有千丝万缕的怅然涌上心头。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