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契约

穿越重生 | 墨溟奇妙

她本以为,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不过如此,直到遇到他,签订了什么鬼契约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25章 :寻找不到的气息

鬼契约 by 墨溟奇妙

2018-4-16 18:01

neirongye300;

腿不再是自己的,脑袋也停止了思考,莫名像个被牵了线的木偶,木讷的上前,走近车做了上去,而牵线的人,则是卞昇,只要他一句话,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莫名都无法拒绝。

摸了摸莫名的头发,卞昇看见她手里的盒子,在她身边坐下后直接吩咐司机到:“先去明洞x号。”

“可是少爷...”

“就这样。”说完,卞昇看向莫名,面无表情的脸上数瞬间多了暖暖的笑容:“要去那里吧?”

“我..我...恩。”莫名不敢看卞昇,只是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他还是这么温柔,还是这么了解她,了解到即便她什么都不说,他都能知道她在想什么。

莫名害怕看见卞昇,却又最想见到卞昇,她害怕他看穿她的心思,又期待他会知道,这种感觉整整持续了十三年,而且她很清楚,以后也会继续持续下去。

“你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去学校了。”卞昇脸上还是带着那种能够融化一切的笑容:“我很担心你。”

好听的嗓音,即便是不去看他的脸,莫名的心跳也越来越快,特别是,在这种只有彼此的小型空间里,她甚至觉得,现在的温度,比刚才被太阳暴晒还要让人灼热许多倍。

“空调调到最高。”说着,卞昇从抽纸盒里抽出纸巾:“这么热的天,你还在外面瞎走,要不是我看见你,中暑了怎么办。”边说边给莫名擦着额头上的汗珠,话语中隐藏不住的宠溺:“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我只是,只是去朋友那里拿东西...然后......找不到车站了。”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如果可以,莫名现在真想把自己的脑袋缩到肚子里面去。

“噗嗤。”卞昇放在莫名额头上的手顿了顿,忽然笑出声来:“怎么还是笨笨的。”

“我..我...”

“少爷,明洞x号到了。”司机突然响起来的声音,打断莫名没能说出口的话。

卞昇责备的看了司机一眼,感受到气氛的不对,莫名赶紧起身,边下车边说:“谢谢卞...卞...谢谢学长,以后有机会我载你...”

“额...”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莫名赶忙改口:“不是,我是说...那个..学长再见。”

说完,一溜烟跑了个没影。

“莫名...”卞昇无奈的摇头,莫名总是像小兔子一样,随时出现,又随时准备好消失,这种每次都像是要抓住,却又抓不住的感觉,让卞昇有些挫败。

“少爷...只剩下十分钟了。”司机的声音再次传来,之前温文尔雅的男人,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走吧。”

“是。”黑色的车子,在午后的烈日照耀下,渐行渐远。

莫名躲在大榕树后,一直等着那辆车子消失的无影无踪半天,才走出来。

“卞学长...”念叨着卞昇的名字,抱着盒子的手,又紧了紧分。

————

扶摇直上的百级阶梯,两边坐落着整齐的小型雕像,那些雕像张牙舞爪,有的像狮子,有的长着人脑马身,有的像犀牛,有的完全看不出是什么,但不管怎样,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所有的小型雕像,都看起来特别狰狞可怖。

若不是见惯了这些雕像,胆小一点的人,恐怕很难平静的一步步走上阶梯。

好不容易走到头,莫名已然累的气喘吁吁。

但她没有歇息,而是一鼓作气,再次往前面走去。

阶梯尽头,坐落着一座高大的房子,房子相比较起之前那些扶摇直上的阶梯,就让人有些失望了,因为它的风格和现代普通住房的风格完全没有任何不同,并没有出现让人会诧异的东西。

只是这座房子出现在莫名眼中的时候,她脸上的表情,却从未有过的严肃。

掏出钥匙,打开房门时,屋内一片雪白。

家具,地板,挂件,凡事能够摆东西的地方,全都用白布掩盖了起来,这让人很难看清这座房子里曾经是什么样。

穿过拥挤的家具,直接上楼,三楼的尽头,莫名在一间锁上的房门前停下脚步。

咯吱咯吱,即便是停下脚步,脚下那咯吱作响的声音,还是在提醒着莫名,这座房子的历史有多么悠久,悠久到,好像稍微用力点,这楼层就会塌了一样。

莫名没有用钥匙,只是用腾出来的一只手握着门上的锁摇晃一阵,那把锈迹斑斑的锁便应声而开。

门刚打开,一股冷嗖嗖的阴风就直吹面颊。

莫名不禁打了个喷嚏,在墙壁上摸索一阵,找到灯的开关,啪的一声,房间里的灯亮了,里面的东西也映入眼中。

相比起楼下铺满了白布的场景,说实话这间屋子里面的场景还要更骇人一些。

屋子里仅有的一扇窗户,被用木板订了起来,因此房间里面就算是开了灯,也显得极其暗沉。

被定起来的窗户旁边,摆放着一个祭台,祭台上是一个黑白相框,相框上落满了灰尘,看不清里面那个人的模样,只是隐隐约约的能够知道,那是一个年轻男人,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样子。

相框前是一个香炉,虽然到处都是灰尘,可香炉里面未烧尽的三炷香在告诉来这里的人,不久前还有人来上过香。

四周的墙壁有些发霉了,白色的石灰墙壁一块块掉落下来,腥臭的味道夹杂着香火的味道,特别怪异,让人有种即将作呕的错觉。

除了这些,房间里面便在没有其它东西。

莫名站在门口片刻,便走了进去,还不忘把门关上。

关了门的房间,光线又暗了几分,这种暗沉,就好像是房间里面存在着一些看不见得东西,那些东西挡住了本该亮堂的灯光光芒。

莫名小心翼翼的上前,看了看祭台上落满的灰尘,鼻子一酸。

“哥,你看,我连这房间里面的灰尘都舍不得打扫,可是为什么,还是找不到你的气息呢?”说罢,深呼吸一口,完全感受不到任何的阴气,莫名自嘲的笑笑,随后将自己手里的盒子放在祭台上。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