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契约

穿越重生 | 墨溟奇妙

她本以为,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不过如此,直到遇到他,签订了什么鬼契约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27章 :无法牵引出魂魄

鬼契约 by 墨溟奇妙

2018-4-16 18:01

neirongye300;

寂静的巷子里,明明是白天,却不知道从哪里飘来一股灰蒙蒙的雾气,将本该明亮的巷子掩盖的黑漆漆的。

“没想到,这里还能遇到洲祭山的人,有趣,有趣...呵呵。”一个犹如鬼魅的声音在寂静的小巷里响起来,空灵的仿若一盘老旧磁带,带着阵阵冷风,吹得直教人全身打颤加打喷嚏。

垃圾堆边正在埋头睡觉的乞丐打了个激灵,从梦中惊醒过来,打了个寒颤,抬起头一看,却见之前还亮堂堂的天,现在竟然伸手不见五指,不免有些吃惊:

“我难道睡到半夜了?”想了想,乞丐觉得不对。

往日里,这片区域一到晚上就灯火通明,别说这条离得很近的小巷子了,更远一些的小公园里,都会被映照的亮堂堂的,不可能伸手不见五指:“难道停电了?”

乞丐挪起身子,懒散的拍了拍衣裳,就准备去看个究竟。

“红...红...”话都没能说清楚,乞丐的双腿在刚刚站直时,忽然抖个不停,紧接着,裤裆居然湿了大片,尿味混合着垃圾的恶心臭气,异常的刺鼻。

黑暗中,一个犹如鬼魅的身影,倏地闪现而出。

“啊~~~~”

一声嘶鸣划破长空,天空中飞行的鸟儿被吓得不轻,忽闪忽闪几下翅膀,就从天上坠落,像是吓得翅膀都抽筋,飞不动了。

离得近的几乎人家,手里的事情全都停止,然后,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一个个开始交头接耳。寻找声音传来的地方。

当有人靠近巷子的时候,巷子里面已经完全恢复了往日的明亮,只是躺在地上那具只剩下皮包骨头的骇人尸体,似乎在不断地提醒着靠近的人,这里曾经多么阴暗过。

——————

“为什么...为什么~~~”

一遍遍的,莫名不断的询问,好像在问自己,又好像在问别人。

豆大的眼泪不停从眼眶掉落下来,砸到了她垂落到地面的手背上,被眼泪洗刷的缘故,血被冲散,手下的艳红越来越多。

“为什么...为什么不行....”双手缓缓抬起,就着灰尘和湿哒哒的水泽,直接糊到了脸上,头发上。

莫名搓揉着自己的脸颊,撕扯着自己的头发,仿佛只有这种方式,她才能感觉得到疼痛,仿佛只有感受得到疼痛,她才会知道自己还活着,才知道自己没能成功引出莫奇妙的魂魄。

“哥,你告诉我,告诉我好不好,为什么不可以...我明明没有做错,我明明都是按照你说的方法来做的,可是为什么不可以....为什么....”

“哥...哥....”一遍又一遍的喊着莫奇妙,好像这个样子,他就会忽然回来一样。

莫名觉得自己快要失去理智了,明明一切都是那么顺利,明明她提炼的尸油炷那么纯,可是为什么,莫奇妙的魂魄却并没有因为那盏阴魂灯的牵引出现。

她不甘心,更不相信。

用了那么多年的时间,昧着良心,做了多少错事,好不容易提炼出来的尸油炷,她不相信会一点作用都没有。

“莫名..莫名你在里面么?”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来,莫名却什么都听不进去,看着掉落在地上的相框,只觉得头疼欲裂。

‘砰。’

卞昇踹门而入的瞬间,正好看见莫名倒过去,胸口一紧,大步上前。

“莫名,莫名你醒醒...”卞昇扣着莫名纤瘦的身子,余光不小心撇到搁置在地上那血淋淋的手,眼中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抬起头,只见不远处,一张黑漆漆的祭台已经四分五裂,而祭台前面,则稳稳地摆放着一个黑色的小罐子,罐子只有巴掌大小,做工粗糙,看上去很是简陋,但不断往外冒出来的香气,似乎完全证明了那个罐子里面的东西,价值不菲。

“尸油炷?”卞昇惊讶出声。

很多年前,他就知道莫名在提炼尸油炷的事情,只是那个时候,他并不觉得,莫名真的可以提炼出来,然而今日一见,卞昇才忽然惊醒,这么多年来,是他一直太过低估她了。

也或者,是他太过低估莫名对莫奇妙的那份执着。

突然,卞昇很是羡慕莫名,羡慕她对莫奇妙的那份执着,同时也在责怪自己,连她的一半都做不到,还口口声声的,说爱那个人。

“那根本就不是引魂灯...”软软糯糯的声音,听上去有些虚弱。

卞昇回过神,看着怀里的女人,一张苍白到毫无血色的脸,紧闭着双眼,乌黑修长的睫毛不停颤动,上面还挂着晶莹的水珠,一张脸沾满了灰尘,不过这样却让她看上去更加让人心疼。

“也许只是方法不对。”卞昇安慰着,搂着莫名的手,紧了紧。

“不,那根本就不是引魂灯,它根本就无法牵引出死去的人的魂魄,就连气息都牵引不了。”忽而,莫名睁开眼,一双黑洞洞的眼睛毫无光泽。

卞昇咽了咽口水,看着那双黑的眼白都快不见了的眼睛,一怔,随后赶紧说道:

“莫名,你看着我,看看我是谁,你看看我的脸,我的眼睛,我的眉毛,你说过的,我的眉毛像毛毛虫,你现在看看,还像不像。”卞昇知道,他现在必须让莫名恢复理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七年前发生过的事情,他不能再让那种事发生第二次了,否则,莫名一定会崩溃的。

“毛毛虫~~~”软软糯糯的声音,一字一顿的吐出那三个字,渐渐地,莫名眼睛的颜色,开始变淡,眼白部分的黑色,也一点点褪去,等看清眼前的人时,她的眼睛完全恢复成了正常琥珀色。

“还是像毛毛虫,粗粗的,黑黑的毛毛虫。”说完,莫名往卞昇怀里钻了钻,似乎想要把自己整个人都藏到他怀里面去。

“傻丫头。”叹息着,卞昇微微用力,就将身材瘦弱的莫名从地上抱了起来。

快要走到门口时,一直不愿再开口的莫名忽然道:“学长,你能帮我一个忙么?”

“恩。”卞昇点头。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