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契约

穿越重生 | 墨溟奇妙

她本以为,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不过如此,直到遇到他,签订了什么鬼契约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15章 :小帐篷要上天了

鬼契约 by 墨溟奇妙

2018-4-16 18:01

‘嘭!’

肌肤与地面亲密接触,发出了一道特别的响声,也刺激了扊扅全身上下的每个细胞。

再然后,‘啪’的一下,扊扅被一块巨大的毛巾罩了起来。

“你特么的不但是色魔,还是个恐怖的露肉癖。”莫名丢下一句话,拍拍手,潇洒转身离去。

从头到尾,没有再看过被她踹倒在地的扊扅一眼。

————

许久之后,扊扅平静下来,艰难的踏出浴室。

莫名正在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拍卖行,忽然被身后传来的关门巨响吓了一跳,下意识就起身,做出要跑的姿势。

等看清那个人是扊扅,并且他只裹着浴巾就出来了,刚降温不久的脸,噌地又热了起来“你...你干嘛?”。

扊扅看了看莫名,又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还是没有落下去的帐篷,有些难为情。

反倒是莫名,咽了咽口水,先镇定下来接着说道:

“那...那个扊扅,你相信有鬼么?”

听见莫名这么一问,扊扅只觉得后背的寒毛,一秒之内,全都倏了起来,然后迈开长腿就跑到莫名身边坐下。

‘咯吱...咯吱...’

沙发弹了弹,响起怪异的声音,两人皆是一阵尴尬。

“我可能撞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扊扅不敢看莫名,身子坐的笔直。

“嗯。”莫名应和了声,同样不敢看扊扅,她害怕一看扊扅,眼神就会不由自主地往小帐篷飘过去,虽然她认为自己不是色狼,可再怎么开放的二十一世纪也讲究男女有别,现在两个人这样子还是很尴尬的。

“我有些难受。”缓和过来的扊扅,总觉得自己身体的能量好像在一点点消失,坐直了的身子,不一会儿就疲惫不堪,只能靠着沙发,全身像是瘫痪了一样使不上力。

“你需要请个阴阳术士来看看。”莫名看着前方,手不自觉的抚摸上腕部的彩色手串。

“可我认为呆在你身边比较好。”扊扅说的是实话,他有种错觉,只要离莫名近一点,那些脏东西就不能对他怎么样,至于之前在浴室遇到的东西....扊扅甩了甩头,努力让自己不去想。

捂着几次被莫名丑打过的脸颊,扊扅又道:“虽然很痛,可是真的安全感妥妥的。”说罢,还作势就要去抱莫名。

莫名吓了一跳,噌地就从沙发上弹起来,窜到另一边:“你想干嘛呢,****上脑了么?”

“噗...”扊扅一口盐汽水喷涌而出,差点把自己给呛死:“什么叫****上脑,我这不是没办法么。”

“活该,谁让你起色心的,就让你和你的小帐篷一起上天吧。”莫名翻着白眼鄙视。

“好了我的姑奶奶,你快点帮我想想办法吧,我这怎么办啊。”扊扅欲哭无泪:“平日里这玩意儿挺的时间越久我就越有成就感,眼下这样,我...”后面的话,扊扅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现在完全是无语问苍天。

“我能有什么办法啊。”莫名没好气的说道。

扊扅摇头,表示不相信莫名的话:“不会的,你一定有办法。”反正他就是觉得莫名有办法。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有办法了?”莫名反问。

“你见到那个东西之后,从头到尾都未表现出害怕担心,而且...”咽了咽口水,扊扅又道:“而且那个时候,你...你...那东西还没出来你就发现不对劲带着我撤离,后来我看见你和她纠缠,你的表现...”

“我的表现怎么了?”莫名无奈,这扊扅一开始看上去花心没品还很流氓,没想到他其实精明着呢。

“总之你和看上去是完全不同。”扊扅不太懂得该怎么表达,但他却很清楚,莫名与普通人真的不一样,毕竟见到那种东西,别说其他人,就连一向自持胆子大的扊扅,也都吓得不要不要的,只有莫名,不但没有惊吓,甚至还能很快想到应对的方法。

这只能说明,莫名之前一定遇到过很多次类似的情况,所以才能有当时的反应。

莫名侧过脸,不敢去看扊扅,说道:“其实你现在这样也没事啊,说不定晚上睡一觉,第二天早上醒来就没事了。”她在故意绕开话题。

扊扅低下头,抬起手指着自己裆部,又无语是又尴尬的:“我难道顶着这东西去参加晚宴?”

“晚宴神马的不去就好了啊。”莫名撇撇嘴,后背靠在沙发上,眼睛缓缓闭了起来。

她实在太累了,如果不是受到手串的影响,她还以为自己可以睡个好觉。

“我也想不去啊。”扊扅面露为难:“可今天的晚宴至关重要,如果我不去的话,老头子会失去上亿的合约,别说他是我爸,就算是个陌生人,我也得尽责。”

“你可以穿裙子。”莫名脑海中突然窜出一个画面,在人潮拥挤,金碧辉煌的酒会上,扊扅带着假发,穿着晚礼服,画了妆容的模样。

不自觉的抬起手,对着扊扅比划起来。

“我觉得你穿打扮成女人一定好看的不得了。”莫名虽然在打趣,但说的也是实话。

虽然一开始就对扊扅的映像不好不坏,但还真别说,扊扅长得挺好看的,特别是他眉间的那颗朱砂痣,完全就是点睛之笔,将一个阳刚的男人,硬生生衬托出一种独特的阴柔之美。

“呸呸呸。”扊扅跟着莫名的话,竟然也想到自己穿裙子参加晚宴的情景,于是赶紧呸呸呸三声:“我可是直男,直男啊小姐。”

莫名翻翻白眼:“书上说了,一个人如果对一件事情很自卑,那么很多时候,他都会不停的强调那件事情他很出众,以此来安慰自己的自卑心理。”

闻言,扊扅差点气的跳脚:“说什么呢,你看本公子像会自卑的人么?我要什么有什么,自卑这个词语,永远不可能出现在我的字典里。”

“那你怎么还知道有自卑这个词语存在啊?”莫名继续逗弄,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

“我...我...我看字典的啊。”扊扅很少遇到把一个简单问题看的多面化的人,结巴着差点都回答不上来。

‘噗嗤。’莫名扑哧笑出声:“不是说你的字典么?既然是你的字典,就代表了你的人生,而你刚刚说从你的字典里看到的自卑词语,不就证明你之前的话全都是说谎了么。”说话间,莫名总是有意用腕上的手串去碰触扊扅的手臂。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