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契约

穿越重生 | 墨溟奇妙

她本以为,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不过如此,直到遇到他,签订了什么鬼契约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13章 :载歌载舞神秘女

鬼契约 by 墨溟奇妙

2018-4-16 18:01

又是熟悉的诡异歌声,歌声响起的那一刻,整个空气都似乎凝结了起来。

扊扅睁开眼睛,惊奇的发现自己竟然置身在一个开满樱花的大树下,此时正值花季,樱花落满了一地,也落在了扊扅身上,还有他身侧放在桌上的茶盏里。

起身的时候,身下的椅子一阵晃悠,扊扅赶紧跳起来,以为是椅子要坏了,等看清后,发现这哪里是普通椅子,明明就是一个纯手工制作的仿古藤椅,藤椅两边还挂着绿色的树叶,树叶上落满了樱花,红绿相衬,绝美凄迷。

“肉与血,留或毁,曲唱着笑,笑无愿无悔....

树与花,葬或烧,我抱着你,你安详温柔....

歌声漂浮不定,歌词又多了几句,扊扅的神态渐渐恍惚。

半响,他机械般转过身,跟随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步步挪去。

绕过樱花开遍枝丫的大树,穿过两边有鱼儿嬉戏的小桥,绕过环环相扣的廊幔,终于在尽头处,出现一座凉亭。

亭子四周挂着粉如樱花花瓣的纱绸,朦朦胧胧,隐隐约约,一身躯曼妙的女子,正在亭内载歌载舞,她的声音清脆又哀伤,动听又凄凉...

辗转旋绕间,一抹红色绸带从纱绸内飞伸出来,直直打在扊扅肩膀上,酥酥痒痒传遍全身上下,沁透每一根血管每一个细胞。

恍惚的心神开始清明,停在原地的脚步,跟着红绸的指引,一点点往凉亭里面走去。

穿过纱绸,红色的绸带被主人一挥手间收了回去,扊扅忽然觉得心底深处空捞捞的,总想抬起手去抓住些什么。

没有了纱绸的阻隔,抬头的时候扊扅终于看清了载歌载舞的女人背影。

只见她一袭红裳裹身,口中曲子动人心魄,粉色的樱花花瓣随着风被吹进亭内,粉色的纱绸随风飘荡,那红裳女子却若粉色中娇艳的一抹蔷薇,独特迷人,她时而挥舞纤细的手臂,时而舞动曼妙的身躯,脚步轻盈如燕,玉袖生风,时有时无拍打在扊扅脸上。

如墨长发倾泻而下,随着她的飞舞,飘荡起出好看的弧度。

扊扅被迷的如痴如醉,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女子的脸。

“兰儿...兰儿...”一个熟悉却又带着几分陌生的名字,从口中脱引而出。

听见喊声的女子,停住歌声和舞步,缓缓转身。

松松垮垮的红色衣裳,随着她的这一转身,从肩膀处滑落,露出雪白的肌肤和大红色的肚兜,让人血脉扩张。

扊扅只觉得下身的某个地方,开始燥热难耐。

“扊公子。”女人的长相一点都不输给她的舞蹈,朱唇涂抹着红艳艳的唇色,凤眼柳叶眉,肤若凝脂,眉心一点红色花细,像极了亲吻过后留下的印记。

“兰儿,我的兰儿...”扊扅抬步上前,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把折扇,一挥间,折扇扔到地上,直接大手一伸,就将女子揽入怀中。

鼻中瞬间涌入一股淡雅别致,带着一份樱花味道的独特香气。

扊扅深吸一口,满脸惬意,说道:“我的兰儿,你可知这么久,我是如何熬过来了,你可知这段时间,我想你想得快要发疯了。”

兰儿在扊扅怀中娇羞一笑:“扊公子真会说笑,你乃京城四少之一,家财万贯身边美女如云,什么样的女子不能得到,怎么想我一介身份低贱的戏院女子。”说罢,双眼不知不觉涌出水花,本是倾城的容颜,也增添了几分楚楚可怜,异是动人心魄。

“兰儿真会说笑。”扊扅抬起手,刮了刮兰儿的鼻子,又道:“被派去边疆实属无奈,我身为扊家的长子,身上担负着扊家必须要完成的责任啊。”

“可你出征,为何带的人不是我?”兰儿抬起头,用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看向扊扅。

“兰儿!”扊扅眼中的温柔,顷刻消失不见:“你可知道,我这一生最不喜的,便是猜疑揣测。”

身为男人,大概每个都很讨厌被女人追问查岗,暗中调差。

“我...”兰儿欲言又止,她怎么都不能对扊扅出征前,那个女人在她面前说的那些话释怀。

“我终究是爱你太多。”心中的苦楚,只有兰儿自己能够明白,如果说了那个女人的事情,她只怕扊扅对她会更加的失望,最终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自己肚子里咽。

“傻瓜,我也很爱你。”扊扅说着,低下头就啄住兰儿的唇瓣。

他无法告诉兰儿她有多迷人,每一次和别人做那事,扊扅心理念得想得,都是她,如果这都不是爱,扊扅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是爱。

“唔...”兰儿心里有事,因此没有了以往的温顺,开始推搡逃避。

可这样的逃避,却激起了扊扅的征服欲,他更加用力的抱紧她,占有她。

就在全身的火即将燃烧到一个致命高度时,扊扅忽然觉得脸上一痛,脚下的地面,开始摇晃。

下一刻,怀里的兰儿不见踪迹,扊扅整个身子往下掉落。

‘嘭’

巨响响彻天际,耳膜疼痛不已,扊扅捂着刺痛的脸颊,待重新看清眼前的景物时,半响没能回神。

“这...这是哪里?”扊扅懵了,他明明和兰儿在一起,怎么忽然到了陌生的地方,沙发...茶几...镜子...果盘...蛋糕....所有的一切,都让扊扅觉得陌生,可是陌生中却又有种熟悉的错觉,这样的感觉太过特别了。

“混蛋,你特么差点死了知不知道。”莫名插着腰,抬着一根手指,直接戳到扊扅脸上。

脸上的刺痛又是一阵阵袭击到全身上下,扊扅一声嘶鸣,这时候才注意到自己还趴在地上,于是蹭的就从地上爬起来,拍拍灰尘,看着说话喷他一脸口水的女人。

小巧的嘴巴,白净的肌肤,巴掌大的小脸,一双眼睛明亮灵动,好像....相比起兰儿,眼前的这个女人让扊扅觉得更熟悉一些,不对,应该是更加真实。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