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契约

穿越重生 | 墨溟奇妙

她本以为,世界上最糟糕的事情不过如此,直到遇到他,签订了什么鬼契约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39章 :老师我知道错了

鬼契约 by 墨溟奇妙

2018-4-16 18:01

天色逐渐敞亮,冰冷的空气回升,清晨的一声鸟鸣,象征了美好一天的重头开始。

‘布谷,布谷,布谷...’

床头的闹钟响了又响,提醒着熟睡的人儿快点起床。

奈何床上的人睡得正香甜,闹钟声响起时,皱了皱眉,拉过枕头捂住耳朵,便又翻了个身接着睡。

闹钟不乐意了,继续布谷布谷响个不停,一心想要吵醒床上熟睡的人。

许久过后,不但床上的人没吵醒,闹钟自个儿倒是累的不行,于是只好停了下来歇息,准备稍后再大战三百回合。

谁知不等闹钟休息够,床上的人倒是像被人打了一锤子,蹭的一下,就从床上弹起来了。

醒来后的莫名,眯着眼睛,脑袋一冲一冲的,随时会再倒下去一般。

“啊~~~”

大概明白自己稍微不注意,就会再次睡过去,莫名艰难的抬起手,边伸懒腰边打哈欠。

三个过后,她终于从床上站起来,晃荡着身子往卫生间走。

洗漱完毕,换好衣服,准备拎书包的时候,余光无意中撇到不知何时躺在床上的银白色九尾狐,莫名微微愣神。

昨夜给九尾狐治疗的时候,她明显感觉的九尾狐身上好像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她的灵气无法过度到九尾狐体内。

虽然莫名从未遇见过九尾狐,更没有救过什么九尾狐或者是相似的妖物,但记忆中,莫奇妙曾教过她救治九尾狐的方法来着,她完全都是按照莫奇妙当时说的那些方法去做,那曾想到,竟会完全用不上。

不,应该不能说用不上,而是出现在她家里的这只九尾狐太怪异,当初莫奇妙交给她的那些方法,无法用在它身上。

莫名走上前,摸了摸九尾狐的脖颈,温热的触感随着稳定的脉搏气息从指尖蔓延开,不由得松了口气,拉过被褥盖在九尾狐身上,她才放心离开。

途径莫妈房间的时候,她还不忘进去看了看,发现幽冥神兽正趴在床边睡得安稳,莫妈的状态也已经好转,沉重的心情终于得到放松。

深呼吸一口,莫名转身离开。

上车下车,途径陌生,又熟悉的地方,终于在最后一站,莫名站在了她即将不热的目的地。

威武庄严的大门,放眼望去,一片郁郁葱葱的美景,门口两边的保安,预示了此处的气派。

手心不自觉的发汗,眼看着陆陆续续有人往旁边的小门走进去,一辆辆豪华奢侈的车子也行驶进大门,莫名这才双手握拳,步履沉重的继续往前走。

快要到安全门口的时候,一名身穿制服的老大爷突然从旁边的小窗口里探出头来,冲着莫名喊道:

“姑娘,你的校卡呢?是这个学院的学生么?怎么没穿校服?”

一连串的问题问完,莫名身后已经堵了许多学生,此时正在不断的抱怨,莫名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见此情景,莫名赶紧在兜里东找西翻一阵,终于,一张黄色的卡片出现在她手里面。

“校卡。”拿起校卡,在安全门旁边的仪器上一刷,只听叮的一声,安全梦应声而开。

莫名赶紧走了进去,身后的噪声埋怨,这时候才终于从她耳边远离。

可是气都没松开,刚迈入大门,只听一声呵斥,莫名竟然再次被拦住了,好在这一次拦住她的不再是机器,而是一个长满络腮胡的中年男人。

第一眼看见男人的时候,莫名就暗叫糟糕,这个男人虽然接触的不多,但是给人的映像,却深的很。

他可是这所贵族学院里唯一一个敢和校长大人,董事长大人们,各个富家子弟们叫板的教务处处长,名字莫名记不得了,可他‘老水牛’外号,可谓是如雷贯耳,终身难忘。

“水...水牛处长,嘿嘿嘿,你好...”

莫名正看着老水牛的络腮胡发呆,只觉得一道清脆熟悉的女子声音涌入耳中,下意识就往那边看过去,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她惊讶地下巴差点掉在地上。

只见她对面的草坪边缘处,此时正密密麻麻的站着一排学生,他们有的没穿校服裤子,有的裤脚挽起,有的校服领子竖的老高...

总之就是,能改便的地方,统统都改过。

而在那群人中间,一个一头白色短发的高个子女生,尤为显眼。

墨蓝色的校服套在她身上,完全变成了最潮流的服饰,一双大眼睛正滴溜溜转悠,打量着挡住莫名的老水牛,白净的脸上堆满了笑容。

莫名不自觉的就往一边挪了挪,朝着那个白头发女孩子挥手:“欧阳,欧阳。”

“欧什么阳?给我乖乖站好咯。”老水牛拿着戒尺,眼疾手快,抓准了莫名伸出去的手,吧唧一声就打了下去。

莫名顿时痛的眼冒金星:“啊啊啊,痛痛痛,好痛。”

“痛啊?”老水牛突然皮笑肉不笑的微微弯腰,问着莫名。

被老水牛那瘆人的脸一看,莫名下意识就点头,模样乖巧极了:“很痛..非常痛...”

“那还想不想更痛?”老水牛继续皮笑肉不笑的询问。

“不想不想,老师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莫名连连摆手,一副打死都不敢了的模样。

接过伸出去的手还没来得及收回去,她又眼睁睁的看着那条黑漆漆的戒尺,再次落在她手背上。

“知道错了还不穿校服,这就是你认错的表现么?”老水牛说着,站直身子,又道:“哪个年纪哪个班的,班主任是谁?住校生还是走读生?住校生为什么从外面进来,走读生为什么没穿校服?还有你的校卡呢?怎么没有戴在脖子上?鞋子又是怎么回事?不穿校服连校鞋都没有么?”

“我...我...”一连串的疑问从老水牛口中脱引而出,莫名甚至我字后面的话都没说完,只听老水牛又道:

“赶紧的,给我站过去。”

“我,,,”莫名张了张嘴,眼看着老水牛的戒尺又要落在手上,赶紧边往欧阳端那边跑,边乖乖点头:“知道了老师。”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