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狂兵

武侠修真 | 白慕青

兵王徐寒因父亲的病危通知书退役回到都市,得知父亲并非病危而是遭人谋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37章你,自己了结

绝品狂兵 by 白慕青

2018-4-16 18:02

何不为的手在颤,脚在颤,心也在颤。

死,这个字是多么刺耳。

徐寒把手按在他的左轮.手枪上,将枪口三百六十度调转,对准了何不为自己,他语气森冷地说道:“你,自己了结。”

何不为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枪口,满目惊恐,一颗颗豆大的冷汗滑过他的太阳穴和脸颊。

“怎么,要我动手吗?那你的死状会很惨。”

听到这话,何不为的瞳孔微微一缩,脑海里迅速闪过无数惨死的死状,每一个都触目惊心。

人固有一死,谁不想死得好看点,痛快点呢?

何不为深吸口气,绝望地闭上眼睛,他知道徐寒不会放过他,他的死,几乎成了定局,既然如此,不如死在自己的枪下,也算是个不错的死法。

左轮.手枪缓缓抬起,对准了他自己的太阳穴。

“等等!”见状,杨欣茹大惊,立即爬起身想要制止,但为时已晚。

乓地一声,血浆飞溅,何不为的脑袋像西瓜一样碎裂,血溅到玻璃窗上,吓得原本躲在餐桌底下的食客失声尖叫起来。

杨欣茹的瞳孔微微放大,试图制止的手还悬留在半空,一段时间的沉默之后,她愤怒地抬起眼眸,∮,⌒.失望地看着徐寒:“我没想到,你连杀人都可以这么随意。”

“他差点杀了你。”徐寒皱眉道。

“那你现在和他有什么分别?”她的眼眸里噙着泪光。

“我也没动手杀他,他是自杀的。”

“你说这种话不觉得可笑吗?”杨欣茹失望地摇着头,声音变得哽咽起来,她低头道了一声:“我不会让一个杀人犯做我男朋友的。”

说完,她擦过徐寒的肩膀,跑出了餐厅。

徐寒茫然地站在原地,指甲渐渐地嵌进了掌心肉里……

警车很快赶到,警察在现场取证一番,把徐寒和几位目击证人一起带回公安局做了笔录。

据目击证人表述,那两个看上去像是杀手,死的那个是自杀。这样一来,徐寒就打伤洪狮等于正当防卫,何不为更是自杀,与其他人无关,现场监控录像显示的情况和目击证人阐述的情况也完全吻合,于是徐寒被无罪释放。

他没有急着离开公安局,而是试着去找杨欣茹解释,但她早就离开了,根本不打算见他。

当晚,徐寒和华叔在酒吧买醉。

几杯烈酒下肚,徐寒叹了口气:“华叔,你说我该怎么向欣茹解释。”

华叔也陪着喝了一杯,道:“那丫头是个警察,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当着一个警察的面杀人。”

“哪怕那个人是杀手?哪怕那个人差点杀了她?”

华叔道:“在你看来,这种情况应该得到理解,但再怎么说,你杀人的事实不会变,那丫头要是能理解,就不会选择当一名警察了。”

徐寒又闷了一杯酒下去,自嘲笑道:“那是我错了吗……”

华叔摇摇头:“你没错,她也没错,错就错在,你是一名军人,而她是一名警察,军人和警察的职责相似,但性质完全不同。在军人眼里,除了降兵和俘虏,其他的坏人都可以杀,但在警察眼里,任何坏人都应该有改过自新的机会,都有变成好人的可能,所以他们会尽可能地选择拯救。”

“唉……”徐寒不知说什么好,只能一个劲地喝酒。

华叔看他这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不过,你对伤害那丫头的人非杀不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徐寒酒喝了一半突然停下,他放下酒杯,沉静的目光投到了杯子里,他看似回忆地说:“在部队的时候,我交过三个女朋友,第一个女朋友名字叫宋碧云,是医务连的指导员,我们恋爱了一年半,感情非常融洽,但好景不长,有段时期非洲地区流行起了一种很可怕的瘟疫,恐怖的传播速度、极高的发病率和致死率使得非洲地区在短时间里丧生了近万人。然后她加入了华夏救援队,到非洲地区救助受灾人民,却遭到染病的暴民袭击,虽然人没受伤,但不幸被感染上了瘟疫,没撑到回国就……”

说到这,他眼眶红了起来,一杯酒闷了下去,他缓了缓呼吸,接着说道:“第二个女朋友叫方若彤,是个很大胆的战地记者,有着不怕冒险的牺牲精神,这一点曾经让我很头疼。那时候她跟着我去战地采访,由我负责保证她的安全,我们经常一起交流,彼此很谈得来,有次我跟她讲到我和宋碧云的事情,她安慰我说对一个人最好的缅怀不是把自己和她锁在过去的回忆里,而是心里装着她,去迎接未来的美好。”

说着,他的嘴角扬起一丝幸福的笑意,“她总是这样,带给我满满的正能量。后来,我们相爱了……”

突然,他没再继续说下去。

华叔不禁问道:“那再后来呢?”

“再后来……”徐寒的眼神变得森冷,“她坚持一个人去敌军营地采访,结果那帮畜生违反条约,残忍地杀害了她……”

他咬着牙,拳头嘎吱作响。

其实徐寒还隐瞒了一部分。那帮畜生不但残忍杀害了方若彤,还把过程制作成了视频送到徐寒手里,徐寒看到视频后整个人就疯了,带着鬼牙小队杀入敌营,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

徐寒突然苦笑起来:“每当我沉浸在美梦中的时候,总会有噩梦把我叫醒,从那以后,我就发誓,任何伤害我身边之人的人,我都要他死!”

华叔唏嘘道:“小兄弟,我能理解你,要是当时换成是我在场,我也会像你那么做,伤害那丫头的人,我一样不会放过。”

徐寒伤感道:“我已经不想再看见身边重要的人离我而去了,”

华叔拍着他的肩膀,叹声道:“我们每个人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警察有警察的仁慈,军人有军人的果断,杀手有杀手的冷血,但人与人相处的美妙之处在于大家虽然都不同,却又能相互理解,那丫头是警察,看待问题的角度和你不同,你在希望她理解你的同时,也要设身处地地站在她的角度思考,理解她。”

白虎堂,方启明不停地用力拍着自己的大腿,心疼地喊道:“洪狮重伤入院,何不为死了,我这一下损失两员大将啊!”

“哼!”汪露在一旁骂骂咧咧道:“都跟你说多少次了,做事要经过脑子!连对方的底细都不知道就贸然出手,活该你赔了夫人又折兵。”

“臭婆娘,你就会说风凉话!”方启明大叫道:“你就不知道替我心疼一下吗?”

汪露冷哼道:“替你心疼有什么用?该死的还是死了,叶枫给钱让你杀人,但这个人的厉害程度已经超出我们的想象,这是笔不划算的交易,我看还是把钱还给人家,就此作罢。”

“尽他妈说鬼话!”方启明面红耳赤地发起怒来,但看到汪露脸色不对又立即软下去一半:“何不为是我花了很大的代价才收入账下的高手,徐寒杀了他,这件事和叶枫和钱都已经没关系了,这是我和徐寒的私人恩怨,他挖了我的心头肉,那我就要挖他的心!”

汪露知道方启明的性子,这脾气一上来,几头牛都拉不住,她也不打算劝,只道:“话没错,但做事不能太急躁,你先不要轻举妄动,让我先去探探他的底。”

方启明一下紧张起来,拉住汪露的手说:“婆娘,你别去,这人杀起人来也是不眨眼的,不是什么善类,你去我不放心。”

汪露欣慰地笑了,一向泼辣的她,此时眼眸里竟流露出几分温柔的目光,她说道:“你也别不放心了,这人杀了何不为但没杀洪狮,说明他杀人是有原则和底线的,只要我不做什么,他就不会拿我怎么样。而且,能不动手就能探到对方虚实的,除了我也找不出第二个人了。退一万步来讲,就算真动起手来,老娘可不是吃素的。”

方启明这才放心地笑了,汪露说得没错,就算动起手来,她的本事根本不用怀疑,并且,她确实是不用动手就能探到对方底的人。

徐寒和华叔在酒吧泡到九点,华叔说有事先走了,徐寒把剩下的两杯酒喝光也打算结账离开。

这时,他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是一个女人打来的,叫他去吧台右边靠墙第三排桌,她有话想和他谈谈。

既然这人就在酒吧里,徐寒也好奇地想见见,看看她找自己到底要谈什么。

于是他找到第三排桌,看到一位身材火辣的女人坐在那里,冲他露出微笑。

“是你找我?”徐寒在她对面坐下来。

“是的。”汪露答道。

“你想跟我谈什么?”他直接问道。

汪露把面前的水杯稍稍往前推了一点,说道:“今天西欧餐厅发生杀人事件的时候,我就在现场,我觉得你很厉害,对你非常崇拜。”

说话时,她假装不经意地把手移到桌面放平,然后目光低下来,盯着杯子里的水,清水的水面微微波动,一层一层地荡开涟漪。

徐寒完全不在意她的这些行为,身子微微往前倾斜,似笑非笑地注视她的眼睛说:“你为什么撒谎?”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