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狂兵

武侠修真 | 白慕青

兵王徐寒因父亲的病危通知书退役回到都市,得知父亲并非病危而是遭人谋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35章怕老婆的方启明

绝品狂兵 by 白慕青

2018-4-16 18:02

从聚福楼出来后,叶枫和章世仁的脸色都很不好看,他们在林城都是能叱咤风云的人物,却连续在同一个人身上吃亏,这让他们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章世仁为了除掉徐寒,不惜在叶枫面前低头,还是无可奈何。难不成,真要他倾尽章家所有的力量,只为消灭一个在利益上对他无关痛痒的人物?这根本不可能。

章世仁是一方霸主,同时也是个商人,商人无论何时何地都会保持一个清晰的脑袋,去衡量得失,计算利益。他有能力除掉徐寒,但要花费的代价太大,得到的回报太小,这是一笔很不划算的交易。

他亲自去找叶枫联手,已经是他对无关利益的个人仇怨作出最大的牺牲和让步,这是底线,超出底线之外的事情他不会去做。

叶枫和他不同,叶枫虽然也是商人,但更是一个把高傲渗到骨子里的富家少爷,在他眼里,他掌管的分公司只是一份工作,他会运用他聪明的头脑去经营好管理好,但不会把它当成自己生命的一部分。比起金钱,事业,他更在乎自己的尊严、面子,他就像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帝,把一切忤逆他、反对他、顶撞他的人都除掉。可以为了消一时的心头之恨花一千万甚至几千万去雇凶杀人,而这是章世仁无论如何都不会做的吃亏9,︾.事。

“叶少可还有什么打算?”沉默已久的章世仁突然开口问道。他已经打算暂时放弃报复的念头,如果继续让矛盾升级只能造成两种后果,一是他颜面扫地,二是不得不花费巨大的代价去除掉一个不足以威胁他利益的人。”哼,徐寒……”叶枫用一股狠劲念出这个名字,然后目光凶狠道:“我要去找一个人。”

“谁?”

叶枫的嘴角轻轻扬起,“统治白虎区的烟三角,方启明!”

听到这个名字,章世仁顿时目露精光,嘴角扬起一丝笑意。

如果是这个人,他相信一定能够除掉徐寒。他不用出手,不用花费任何代价,只需要在一旁看着,看着徐寒被统治白虎区的烟三角之一铲除,既有报仇之快,又不会损失什么,何乐而不为?

两天后的清晨,游龙大酒店刚刚开门,徐寒和小芸等人还打着瞌睡,困意未消,一个机灵的小脑袋从玻璃门探进来,用清脆如铜铃般的声音说:“请问……这里还招人吗?”

徐寒侧目看过去,这是一位穿着很卡哇依的活泼少女,扎着单马尾,整个人看上去元气满满。

“招。”徐寒点了点头,只回答了一个字。

少女立马灿烂地笑了,然后从玻璃门钻进来,说:“我在门口看到你们张贴的招聘告示,想来应聘。”

“你多大?”

“二十二!”少女活力四射地回答。

“够年龄了,可以,我们招的只是普通的服务员,没有什么硬性要求,普通话过关就行。”徐寒笑道。

“你的意思是……”少女把那双明亮的大眼睛眨巴几下,“我可以在这上班了?”

“嗯,可以。月薪两千五,包吃不包住,你觉得合适吗?”

少女高兴地蹦了起来:“耶!”接着把脑袋点得像啄木鸟一样,“合适合适!完全合适!”

“那你明天早上过来上班吧。”徐寒笑眯眯地说。

“不用不用!”少女像摇波浪鼓一样摇着脑袋,“我今天就可以上班。”

“那好吧。”徐寒朝刘倩那边招了招手,“小倩,你来一下。”

“什么事啊?”

“这是新招的服务员,你带带她。”

“好。”

“对了。”徐寒叫住少女,“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眯眯一笑:“我叫刘思雨!”

下午两点左右,叶枫坐在白虎堂里焦急地等待着,面对着紧贴虎皮椅的巨大白虎壁画,他的耐心已经快接近底线。

“方启明怎么还不来?”叶枫看到终于有人出现便逮住问。

“他就来。”那人答了一声,就匆匆离开了。

又过了五分钟,方启明还是没出现。叶枫的三根手指在桌面上有节奏地敲打,发出哒啷啷的声音,而且越敲越快,眉头也皱得越来越紧。

这时,叫骂声慢慢靠近过来。

“你这婆娘!好难讲话!都说了我没在外面找女人!”

“那今天那个坐你车上的女人是谁?!”

“我妹妹!”

“那昨天那个坐你腿上的女人是谁?!”

“我二妹!”

“前天那个睡你床上的女人是谁?!”

“我三妹!”

“你这欠管教的斯,是觉得老娘好骗是不是?!”

一个穿得跟火辣椒似的辣妹揪着一个老实面相男人的耳朵走进白虎堂。

男人虽然被揪着耳朵,但嗓门没落下,“我哪骗你了?!我哪骗你了?!我跟你说,我最讨厌别人揪我耳朵了,你给我松手!”

“老娘揪了这么多年了,揪出手感来了,你能拿我怎么着?!”

辣妹看上去也不过二十**,相貌精致漂亮,就是性格火辣了点。被揪耳朵的男人肤色呈健康的古铜色,面相憨厚老实,体格结实强壮。

没有亲眼见过的人绝对想不到,这个被老婆骂得飞起的男人,竟是名震林城烟白两道的烟三角之一,统治白虎区的方启明。而他的老婆汪露也是出了名的母夜叉。

方启明斜眼瞥了瞥叶枫,立即叫骂道:“婆娘我跟你讲!我这儿有客人!你最好给我松开!别逼我发火!”

“我不松又怎么样?!”

“你欠抽是不是?松松松开!”方启明猛地一挣,像蚯蚓一样滑出来,然后揉着自己的耳朵对汪露凶道:“你没看有人在这吗?!信不信我抽你!我跟你说我可是非常有骨气的男人!你也不四处打听打听我方启明是什么人物?我七岁就在道上混……”

没等他讲完,汪露照着他的脑袋一阵拍打,“老娘需要去打听?老娘跟了你这么多年,你什么糙样我不知道?!”

“停手停手!你停手!”方启明的嗓门一下拉到最大,“都说了有人在!你别逼我啊!逼急了我我真抽你!”

“好,有人在,老娘先不跟你计较,等人走了再收拾你!”汪露手指在他脑门前划了几下,便气冲冲地往堂后去了。

“人走了我一样抽你!”方启明伸长脖子喊了一声,然后扭头对叶枫笑了笑:“叶少,见笑了,我这婆娘,泼辣得很,平时管教得少,现在都快上天了。”

“没关系。”叶枫淡淡一笑。林城那几个大家族谁不知道烟三角之一的方启明是出了名的妻管严,还特要面子。

但是,方启明就算被他老婆吃定,也没人敢瞧不起他。烟三角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方启明对老婆一向是刀子嘴豆腐心,可对其他人却是心狠手辣,就连叶家都对他很是忌惮。

在林城的烟道间一直流传着两大恐怖传说,一是不好色的烟泽,二是不怕老婆的方启明。

“等会我再好好收拾她,我要让她知道,不管有没有人在,我都一样会抽她!我就是一个这么有骨气的男人!”说着,他一屁股撂在虎皮椅上,叹着气说:“人家烟泽,天天美女相伴,阅女无数,最近还有个叫什么丽娜的女妖精,啧啧,那叫一个骚,看得我呀是直流口水,可是没辙啊,这辈子被个泼辣的婆娘绑着了。唉,男人啊,一结婚就等于进了坟墓,你说我当初是脑子里哪根筋搭错了去娶这么个婆娘?我方启明这么有骨气的男人,想跟我的女人那是一抓一大把,瞎了眼才看上这么个臭婆娘。”

“你在说谁呢?!”堂后忽然传来一道泼辣的声音。

方启明拉长脖子大喊道:“没说谁呢!你听错了!”

听那边安静了,他才继续对叶枫说:“你今天来这找我,是想让我帮忙除掉那个叫徐寒的吧。”

叶枫惊异道:“你怎么知道?”

“哼,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方启明得意地说:“就连你床上每天睡的女人有哪些我都知道。”

叶枫放心地笑了:“我现在相信,你一定可以帮得了我。”

“我这人做事有原则,不是什么人都帮的,但你,我帮!”方启明指着他说。

“为什么?”虽然方启明愿意帮他是件好事,但他还是很想知道原因。

“因为你的骨气。”方启明两眼放光,“你想杀徐寒,其实是因为一件小事,因为他拒绝你的邀请选择了你弟弟叶游,你咽不下这口气,就派人去砸场子,结果手下都被打伤,这才结下深仇大恨。就冲这份骨气,我!帮你!”

叶枫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这什么跟什么?

不管怎样,烟三角愿意帮他,那徐寒绝对死定了。就冲这一点,足矣。

“不过,话又说回来……”方启明摸着自己的大腿说:“帮归帮,这钱,可不能少。”

“好说。”叶枫嘴角扬起,“我叶家从来不缺钱。”

“爽快!”方启明大笑一声,一下站了起来,“那小子的命我帮你收下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