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狂兵

武侠修真 | 白慕青

兵王徐寒因父亲的病危通知书退役回到都市,得知父亲并非病危而是遭人谋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45章惨剧发生

绝品狂兵 by 白慕青

2018-4-16 18:02

“所以,你就答应他们了?”徐寒叹了口气。

“我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就算我杀了那王八蛋,可秋雪妈妈的手术费和住院费还是没法解决。只要我答应他们,不但能杀了那王八蛋,还能救秋雪的妈妈,我只能这么做。”冯亮内疚地说:“他们给了我一包毒药,说只要想办法让你喝下这个,就能让你一命呜呼。我到酒店打工,就是为了接近你,但是我发现你是个好人,我……我最后还是下不了手……”

冯亮想到伤心的事情,接着就难过地哭了出来,“可是我不下手……秋雪就……”

看到冯亮这么难过痛苦,徐寒心头涌上一股怒火,世界上竟有这么人渣的校生,这种人,根本就不配做人,然而他却顶着副校长的身份活得人模狗样,想到社会上还有这种毒瘤蛀虫存在,他的内心就无法平静下来。

“带我去找你们副校长。”徐寒声音变得低沉起来。

冯亮惊讶地看着他,说道:“寒大哥,你想做什么?”

徐寒缓缓站起身子,浑身散发着一种冷酷的气息,他眼睛往后冷冷地一瞥,瞳孔里闪过一抹森冷,“我想见一见他,看看真正的人渣长什么样。”

『◆,■. 冯亮把他带到了教务楼,副校长办公室在五楼,但是到四楼的时候,他们便被一道上锁的铁门拦住了。

“怎么办?我们过不去。”冯亮使劲拉了拉栓住铁门的大锁,垂头丧气地说。

“让开。”徐寒幽幽地走过去,单手抓住大锁,轻轻往下一扯,哐铛!铁锁断裂。

冯亮在一旁看呆了,这是什么力气?轻轻松松掰断一个铁锁,太不可思议了。

“寒大哥,你肯定是个超级英雄,就像美国大片里拍的一样,超人!还有美国队长!”冯亮跟在他身后,喋喋不休地夸奖。

徐寒没理会他,突然停下脚步。

冯亮滔滔不绝地讲着话,一下没刹住,脸撞在徐寒的后背,然后抬头疑惑地问:“寒大哥?怎么不走了?”

很快,冯亮的脸色变得铁青。

站在无人的楼道里,只要安静下来细细地听,就能听到不远处的副校长办公室里传来一阵阵急促的娇声喘息,伴随着一个老男人的畅快低吼。

冯亮站在原地,把脸藏在阴霾之中,一双拳头因用力过度而泛白,颤抖。

“难怪四楼要锁铁门,这还是大白天,学生上课的时间……”徐寒低喃一声,瞳孔中闪过一抹森冷。

“畜生!”徐寒愤怒低骂着,走到办公室前,噔噔敲了两下门。

里面的女孩子尖叫了一声,然后叮呤哐啷乱成一团。

“什么人?!滚!”老男人发出怒吼。

徐寒冷笑一声,直接一脚把门踹开,冷冷地扫了一眼,老男人赤着上身正匆忙提着裤子,秋雪把衣服一股脑全抱在手里缩到一边,让露白的大腿和肩膀被裸露出来。

“光天化日之下,在办公室奸.淫自己学校的学生,你配做人吗?”徐寒满脸杀气地瞪着他。

“你胡说什么?!”副校长李德全系好皮带,有恃无恐地狡辩道:“你有什么证据?!我告诉你,这里是副校长办公室,你不要在这血口喷人!”

秋雪眼神空洞地盯着地板,全身上下瑟瑟发抖。

突然,她茫然地抬头看去,看到冯亮呆呆地站在门口,然后猛地哆嗦一下,抱着衣服钻到桌子底下,一边往身上套衣服,一边大哭:“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徐寒揪着李德全的衣领刚要动手,见秋雪精神很不稳定的样子,便一把将他推开,怒指着他道:“待会再收拾你!”

随即,他和冯亮一起蹲在秋雪面前安慰她:“秋雪,别怕,你寒哥和小亮都在这。”

“不要过来!你们不要过来!”秋雪一边哭一边往里面缩,眼睛又红又肿,“求你们了,不要过来!”

徐寒心疼道:“秋雪,我知道你是逼不得已,但你现在不用害怕,你妈妈的住院费和手术费我都可以先垫上。”

秋雪把眼睛睁大了一点,她抽泣着抬起头,看着徐寒,眼神好像在问他是不是真的,但她终究还是没说话。然后,她害怕地看了冯亮一眼,又埋头呜呜地哭起来。

冯亮也跟着哭了,他说:“秋雪,其实我早就知道你瞒我的事了,但我知道你是被逼迫的,我一直没提,是想保护你的颜面,可我心里真的像被刀割一样!”他揪着自己的胸口,脸色痛苦:“我每天都想着怎么把你从那个混蛋的魔掌中救出来,但我毕竟只是一个大学生,能力微乎其微……对不起,秋雪!是我无能,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寒大哥是个好人,他说会垫付你妈妈的手术费他一定会做到的,你不用再跟着那个混蛋了,我们一起辍学离开这个城市,然后结婚……”

说到最后,他已经泣不成声。

秋雪泪眼婆娑地看着冯亮,一下扑进了他的怀里,呜呜地大哭。

冯亮搂着他,轻声地说:“没事了,秋雪,噩梦就要结束了……我们的未来一定会很美好。”

李德全忽然讥笑起来:“秋雪,你还真信了他的鬼话?做什么梦呢,他都知道你不干净了,你在他眼里就是个破鞋,别以为他会真的对你好,这些话都是唬你的,等你跟他上了床,他就会拍拍屁股走人,根本不把你当回事。就算他真的娶了你,也会一辈子记得你是个婊子。”

“你给老子住嘴!”徐寒怒喝一声,一巴掌扇了过去。

李德全闷哼一声,整个人横着撞上墙壁,掉到地上吐了一地牙齿,半张脸紫青紫青的,肿得像个馒头。

要不是答应了欣茹不许杀人,他这一巴掌绝对会要了这畜生的狗命!

李德全刚才那番讥讽对秋雪的刺激很大,每一个字都像刀子一样在她心头割上一刀,她浑身发抖,嘴里不停地重复着:“婊子……婊子……我是个婊子……呜呜……我是婊子!”

突然,她发了疯似地冲出了办公室,冯亮大叫一声秋雪跟着追出去。

“该死!”徐寒正要去追,李德全突然伸过来一只手抓住他的腿说:“你不能走……你他妈把我打成这样,我要告你。”

“没杀了你已经算我仁慈了!”徐寒眼中闪过一抹狠色,接着又是一脚踢在李德全下巴上。

听着脚步声,徐寒追上了楼,到了天台,他看到冯亮跪在天台边缘,仰天大哭。

徐寒心里咯噔一声,瞳孔猛地收缩。

不会……吧……

他怔怔地走到冯亮身边,目光朝楼下看去,接着胸口就像被射了一箭。

水泥地上溅着一抹鲜红,一个娇弱的身体缩在鲜红色的花苞里一动不动,血缓缓地淌,刺痛他的眼睛。

一个脆弱的生命,就这么逝去了。

“寒大哥……”冯亮看着徐寒,眼里流露出浓浓的绝望,他把一个u盘塞到徐寒手里,说道:“这里面有那王八蛋胁迫秋雪就范的罪证,我为了保护她的名声才没有去揭发,现在秋雪不在了,一定要让大家看清楚这王八蛋的禽兽面目。”

徐寒把u盘紧紧地攥在手心里,哀痛道:“我一定会把这份证据交到纪检委,让媒体去曝光他。”

这时,李德全带着教务处的几个保安上了天台,李德全此时鼻青脸肿,面目全非,他指着徐寒,用含糊不清的声音道:“就是他……是他打伤的我,把他逮住别让他跑了……”

就在徐寒回头的一刹那,冯亮露出一丝凄凉的笑容,纵身跳下天台。

“小亮!”徐寒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他趴在天台,一脸悲痛地看着楼下的惨剧。

为什么……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惨剧,他们还是两个孩子啊!

他们的爱情既单纯又甜蜜,他们真心喜欢着彼此,可是残酷的现实却把他们逼上了绝路,在最花样的年华里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徐寒在心底嘶吼着,为什么我没能阻止这一切!!!为什么?!!

那几个保安走上来摁住徐寒,冷笑道:“小子,你打伤我们李校长,还想跑?老实点!”

“为什么你们看着这样的惨剧,还能笑得出来?为什么?!!!啊啊啊啊啊!!!都给我去死!!!”

徐寒浑身上下爆发出一股恐怖的力量,把那几个保安全部震飞,然后一个个昏死过去。

李德全看到这情景吓到尿裤子,赶紧开溜,徐寒发疯了一样冲过来掐住他的脖子,把他硬生生拽到天台边缘,将他的头摁下去,“你给我睁大你的狗眼看看!!!这两个孩子都是你害死的!!!你害死的知道吗?!!!”

七层楼那么高,李德全脑袋悬在高空,吓得脸色惨白,“知道!知道!”他一个劲地点头。

“你知道个屁!!!你就应该去死!!!”徐寒用力地按他的脑袋,恨不得把他从这里丢下去,让他摔得粉身碎骨!

李德全半个身子都悬出去了,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求道:“哎呦妈呀!别杀我!我知道错了!!!英雄饶命!”

杨欣茹的声音不停在回荡在他的耳边:“不能杀人,不能杀人!”

徐寒感觉自己就要疯了,他着了魔似的大吼,把李德全往身后丢去,眼神无比骇人地瞪着李德全,眼睛里全是可怕的血丝,“你这种人为什么不去死!!!!”

他骑到李德全腰上,一拳猛砸下去,哐!李德全脑袋边上的水泥地都砸出个大窟窿,碎石头把李德全的耳朵擦出血。

“你为什么可以活着!!!为什么不去死!!!!为什么这种人要留着!!!为什么!!欣茹!!!”

哐!哐!!哐!!!

徐寒目赤欲裂,拳头无比愤怒地接连砸下去,全落在水泥地上。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