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狂兵

武侠修真 | 白慕青

兵王徐寒因父亲的病危通知书退役回到都市,得知父亲并非病危而是遭人谋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47章味觉冲击

绝品狂兵 by 白慕青

2018-4-16 18:02

这人身上有血腥味!

龙和目光沉了下来,而且可以感觉到,这人也是个高手。

看徐麟哼着小调子慢慢走远,龙和心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还是不要惹是生非比较好。”

他刚走进高级公寓,就看到四楼冒起了浓烟,大致判断了下位置,龙和心下不由地一惊,这不是李德全的家吗?!

徐麟轻快地在人群中穿梭,手机响个不停,但他丝毫没有要接的意思,好像一直陶醉在自我的世界中,对外界的东西没有兴趣。

一直走到偏僻的地方,他才接了电话,脸上依旧保持笑容:“呀,方先生,找我什么事呀。”

方启明有些怒了,在电话里斥责道:“打了你那么多遍电话,你为什么才接?!”

“别生气嘛,刚才人那么多,我根本不方便接你的电话啊,毕竟我们之间要谈的事情不能被别人听到,万一被人听到了,我就得杀了他,杀一个不够还得杀两个,到时候我停不下来可就要捅篓子咯。”他说话的语气十分轻挑,一副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

虽然他的表达方式让人很恼怒,但方启明也能理解他不接电话的原因,于是稍稍消了点气,说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n,⊕.完美。”徐麟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兴奋,“血流得非常多,害怕到极点的样子也非常可爱。”

“我不是问你这个!”方启明差点又要发脾气,他压抑着怒气道:“我是问李德全你杀了没有!”

“方先生,我就不喜欢你这一点,你总是太在意杀人的结果了,对我来说,过程比结果有趣多了。”徐麟仍然是那种轻挑的说话语气,好像就算对方气到肺炸,他也依旧不慌不忙,“算了,你无法理解我的乐趣,我只能告诉你李校长这会已经在大火中化为灰烬了。”

“直接说这句不就得了。”方启明有点不耐烦地说:“那第一件事算是完成了,接下来只要杀了徐寒就大功告成,他在明你在暗,能暗杀尽量暗杀,免得夜长梦多。”

“这可不行。”徐麟一口拒绝,“我们之前可是说好了,你只能命令我杀人,但不能干涉我杀人的方式。”

“好,随你。”方启明不想再说什么了,就直接挂了电话。

“咋了,打个电话也这么大火气?”汪露从后堂走进来,幽幽地坐下来泡杯茶。

“别提了,还不是徐麟那小子,跟他说话累个半死。”方启明长叹一声,一屁股坐在虎皮椅上。

“当初你把他收到账下可花了不少心思,这个人实力非常可怕,就是性格有点怪异,习惯就好。”汪露淡淡地说道。

“哼,这人虽然使得不顺手,但确实非常好使,那个小鬼没能杀了徐寒,可我们还是帮他杀了李德全,也算仁至义尽,接下来就看徐麟的了。”方启明露出一丝笑意。

另一方面,徐寒把证据递交到纪检委书记沈辰的手里,正色道:“沈书记,这个u盘里有林城医科大学副校生秋雪并逼其就范的罪证,希望沈书记能够秉公执法,彻查此事,还死去的秋雪一个公道。”

沈辰接过u盘就直接丢桌上,然后靠着椅背冷言道:“秋雪?就是前两天媒体报道的那个为情自杀的女大学生?”

徐寒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这个沈辰似乎根本不在乎这件事,跟他说话的时候也是满满一副上位者的态度。

“秋雪不是为情自杀,她是被李德全逼得走投无路,才选择自杀。”徐寒盯着沈辰的眼睛说道。

“为情自杀就是为情自杀,这个媒体已经调查得很清楚了。”沈辰把身子放倒在倾斜的办公椅上,闭着眼睛似乎在养神,他冷淡地说道:“李德全连续两届被评为优秀党员,他的作风不可能有问题,要没什么其他的事,你就先回去吧。”

“原来如此。”徐寒冷笑一声道:“这样的话,那我就不打扰沈书记了。”

沈辰的态度和言语已经说明了一切,他再说什么都没有意义。

此时徐寒的心已经凉了一截,他嘴角挂着一抹讥笑,起身准备拿走丢在桌上的u盘。

“等等。”沈辰看到徐寒的举动,便用手挡住u盘说:“这u盘就留在这吧。”

“不必了。”徐寒冷笑道:“既然沈书记认为这件事没有查下去的必要,罪证也自然就不需要了。”

看徐寒执意要拿走u盘,沈辰更是一把抢过u盘,可他的手还没有缩回去,就啪地一声被徐寒抓住了手腕。

随后,徐寒稍微一使劲,沈辰便发出一声痛呼,握紧u盘的手掌无力地摊开,u盘掉落在徐寒另一只手的手心里。

“沈书记,告辞。”徐寒微微一笑,径直离开。

沈辰的手腕被掐出一道青紫色的痕,他眼睛里闪烁着阴冷的光芒,接着发出一声怒吼,手掌重重地拍在办公桌面上。

这次举报,让徐寒有些心灰意冷,如果连本该为人们挡风遮雨的大树都成了毒蛇的栖息地,那人们还能指望什么来保护自己呢?

他本想回去等龙和的消息,没想到龙和反而比他先一步回到酒店。

“阿龙。”徐寒把他拉到一边,小声地问:“你那边怎么样了?”

龙和摇摇头说:“寒哥,李德全已经死了,但不是我杀的。”

“不是你杀的?”徐寒有些莫名其妙。

“嗯。我到他公寓的时候,他居住的楼层已经起了大火,我不能确定李德全在不在那场大火中,就一直守在那里等救护车和消防员来,后来火扑灭了,他们在里面发现了李德全和另一个人的尸体,虽然尸体大部分被烧得焦烟,但我能认得出来。”龙和详细地把经过讲给他听。

徐寒眼里闪烁着疑惑的目光,沉吟道:“除了我们,还有谁会杀李德全……”

突然,他瞳孔中闪过一道精芒,脸色立即沉了下来,“我想,我大概猜到是谁了。”

“会是谁?”龙和还没明白。

“阿龙,我跟你讲过,冯亮下毒害我是受人指使的,那人答应冯亮,只要我死,他们就会杀了李德全,还会解决秋雪妈妈手术费的问题。虽然冯亮没能杀掉我,但那些人或许会实现一半承诺,杀了李德全,因为在他们眼里,一条人命根本不算什么。”徐寒道:“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想,但除了这一种可能,我也想不到其他了。”

这时,龙和想到在公寓门口遇到的那个满身血腥味的人,目光顿时凝重起来:“寒哥,我想,我们很可能要遇到一个棘手的敌人。”

酒店打烊后,徐寒和莫嫣一道回家,一进门莫嫣就跑向了厨房,在那里锅碗盆瓢地折腾起来。

徐寒想去看看莫嫣在做什么,但这时杨欣茹打来电话,他就钻进自己的房间里,和杨欣茹通起了电话。

“徐寒,你最近都在干什么呢?这几天都没怎么跟我联系,短信也好久才回。”电话里传来欣茹责备的声音。

徐寒这才想起来,他三天前去了边城,确实没怎么和欣茹联系,于是微微笑道:“比起这个,我更在意这几天都没有见到你呢!明天你有空吗?”

“哼,你还在意?骗谁?骗鬼呢!”杨欣茹不悦地说。

“可你是仙又不是鬼,所以我没骗你啊。”

“油嘴滑舌!”哼了一声,杨欣茹竟也生不起气来,“明天我休息,你不会还有事吧?你要是有事,我就约别人去了啊。”

“约别人”这三个字,她刻意加重了语气。

“有有有!”徐寒急忙回答。

“有事?”

“有空!”

杨欣茹噗哧一声笑了:“瞧你这样,那明天早上十点,老地方见。”

“怎么十点这么晚。”徐寒疑问道。平时约会都是九点。

“最近工作很累,我想多睡会,不行啊?”

“行行行,十点就十点。”

“嗯,那好,我今天也累了,先睡了。”

“晚安。”

挂了电话,徐寒想去上个厕所,结果半道被莫嫣拉到客厅,摁到椅子上去了。

“这是?”徐寒惊讶地看着桌上三菜一汤,诧异道:“都是你做的?”

莫嫣看了看菜又看了看他,点点头说:“我昨天逛超市,看到一本菜谱,就顺手买下来,这些菜都是今天买的,特意做给你吃。”

徐寒想起今天上午他准备动身去纪检委的时候,莫嫣叫他晚上回家吃饭,他当时还以为是回酒店吃饭,没想到这饭竟是一顿宵夜。

“快尝。”莫嫣坐下来,一双看不出感**彩的眼睛就那样盯着他,他感觉自己被一个洋娃娃盯着看一样。

徐寒微微一笑:“好,那我尝尝。”然后把两根筷子头并在一起往桌上磕了两下,夹起一块焦烟的肉送到嘴里。

顿时,他的味觉受到了极大的冲击,酸甜苦辣咸五味杂陈,而且每一种都下得猛料。

一阵咀嚼后,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味觉系统已经被摧毁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