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狂兵

武侠修真 | 白慕青

兵王徐寒因父亲的病危通知书退役回到都市,得知父亲并非病危而是遭人谋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49章喂鱼去咯

绝品狂兵 by 白慕青

2018-4-16 18:02

“那个老刑警还跟你说了什么?”徐寒问道。

“他把他们调查出来的一些线索告诉了我。”杨欣茹担忧道:“徐寒,那次事件和叶家没有关系,但叶家是一个幌子,只要有人调查叶家,就会被暗杀,而对这些事,叶家本身并不知情。”

“所以你让我不要继续调查叶家,是因为知道这件事和叶家无关,而且继续调查会很危险?”

杨欣茹点头道:“那时候我也不敢肯定,就没告诉你什么,这段时间我和华叔做过很多调查,发现蝰蛇帮很有问题。”

“什么问题。”徐寒和杨欣茹漫步到河中央的亭子里,见周围没人便坐下来。

“他们不止是为叶家做事,还暗中和一伙不明身份的人接头,现在还可能涉嫌军火交易。”杨欣茹说到这方面话题的时候变得十分谨慎,时刻留意是否有人在附近。

“军火交易……”徐寒目光微凝,脸色有些沉重。谁都知道,不管什么交易,只要和军火扯上关系,都很危险,更何况是直接的军火交易。

杨欣茹向他凑近了过去,小声道:“我们现在正在调查军火交易案,已经派了卧底潜伏在蝰蛇帮,他们近期可能会有一批军火交易,到时候我们会把他们和接头人一网打尽。”,□.

斟酌了下,徐寒道:“欣茹,我能不能和你们一起去?”

杨欣茹忽然捂嘴笑了,笑得俏皮狡猾。

徐寒立马反应过来,“好啊,你这妮子,竟敢圈我?”

杨欣茹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兵不厌诈,我就知道你会要去,就等你这句话了。”

“跟我你还耍诈,看我不给你点教训。”徐寒一把将她抱起来,举到亭子外,吓唬道:“你信不信我把你丢河里喂鱼去?”

“不信。”杨欣茹骄傲地昂起脑袋,“你舍不得。”

徐寒坏坏地笑了下,突然把她丢出去,“喂鱼去咯。”

“啊!你这混蛋!”杨欣茹惊慌失惜地大叫起来,眼看就要坠进河里。

徐寒又纵身跃出去,把她从空中接住并抱回怀里,然后脚尖在水面轻轻一点,顿时脚下荡起一圈涟漪,而他身轻如燕,飘然飞回到亭子里,低头深情而温柔地看着怀里的心上人,坏笑道:“我的确是个混蛋,但还是舍不得。”

杨欣茹心头一暖,娇羞地打了下他的胸口,“讨厌。”

两人深情地对视,嘴唇不自觉地相互接近,就快碰到一起,看着欣茹那红润的嘴唇,他的心跳不由地加快。

在不远处的河边,莫嫣一脸平静地注视着他们,指尖微微屈了几下,然后转身走远。

徐寒轻轻地吸吮着嘴里香舔滑软的小蛇,感觉着彼此的呼吸,心里甜蜜蜜、美滋滋的。

深吻过后,两人坐在亭子里的石板凳上意犹未尽,她依偎着徐寒,缓缓说道:“华叔专门去调查了那两伙人,他说里面有几个高手,怕应付不来。然后我就想到了你,你是我男朋友,我有危险,你肯定不会坐视不理的,对不对?”

杨欣茹仰头看着他,长长的睫毛眨巴眨巴,样子调皮可爱。

“那当然!”徐寒举起拳头,笑着说:“谁敢动你,我就揍他,揍到他不敢为止。”

到了饭点,徐寒和杨欣茹准备先找个地方吃饭,然后下午去新开的欢乐谷玩一圈,晚上再去看场电影。

走在半道的时候,徐寒说打个电话就溜到一边去了,他给张磊拨了电话,叫他不要再继续调查叶家,全力调查蝰蛇帮。

然后两人边走边商量吃什么,这个时候警笛从远处接近过来,杨欣茹顿时定在那里,嘴里念叨着:“怎么又是警车?”接着半开玩笑地对徐寒说:“不会又是来抓你的吧?”

“我可没犯事啊,抓我干啥?”徐寒悠悠地说。

杨欣茹抿嘴笑道:“因为上次就是我们约会的时候警察来把你抓走了。”

“上次你还不是我女朋友呢,不算约会。”徐寒理直气壮地说:“这次要真是抓我,那我可就要生气了,我没犯事也抓我,到时候谁抓的我我就要谁跪下来求我出来。”

警车迅速拦住他们的去路,然后下来一干警察,为首的是刘洪,他亮出证件对徐寒说:“徐寒,你嫌涉一起杀人案,请跟我们走一趟。”

徐寒和杨欣茹怔怔地相互看了一眼,杨欣茹调侃道:“你看,果然是来抓你的。”

“可老子真没犯事!”徐寒不悦地瞪了刘洪一眼:“怎么又是你?!我跟你说我可没犯什么事啊,你是不是抓错人了。”

刘洪见识过徐寒的厉害,说话立马客客气气的,赔着笑脸道:“我也不想抓你啊,可这次是纪检委的沈书记举报的你,我们也没辙,兄弟你就配合一下,跟我们走一趟?要是兄弟你真是被冤枉的,我保证,怎么把你接过去的,就怎么把你送回来。”他拍着胸脯说。

徐寒目光微微一冷,道:“沈辰……他举报的我?”随即他冷笑一声:“好,可以,这个沈辰,到时候我要他跪下来求我出去!”

“既然这样……那就麻烦兄弟跟我们走一趟?”刘洪看着他的脸色低低说道。

徐寒叹了口气,对杨欣茹说:“对不起啊欣茹,我又害得我们的约会泡汤了。”

杨欣茹笑了笑,摇头道:“没事,这次我相信你没犯事。”

有欣茹这句话,徐寒心里暖暖的,他笑着说:“等我回来,我们把今天没做完的继续做完。”

“好了,这里还有人呢,少肉麻了。”杨欣茹红着脸说。

徐寒微微一笑,扭头对刘洪说:“那就走吧。”

刘洪连忙点头:“哎!谢谢兄弟你这么配合。”

“等下。”徐寒把两个手腕碰到一起伸出去,说道:“你还没铐上呢。”

“不用了兄弟。”刘洪傻笑道:“我还能不知道么,手铐这玩意对你来说没用的。”

徐寒无奈地笑了笑,跟刘洪一起回了公安局,在审讯室里,刘洪板起脸问他:“徐寒,昨天下午两点左右你在什么地方?”

徐寒嘴角扬了扬,道:“难不成你在怀疑我是杀害李德全的凶手?”

这时,左边的刑警冷喝一声:“你只需要回答我们的提问!昨天下午两点左右你在什么地方?”

他是从白虎区公安局调上来的张帆,凭着一手溜须拍马的本事。

刘洪表情有些惊慌,接着偷偷用一副恳求的样子看着徐寒。

徐寒叹了声,道:“下午两点左右我在纪检委。”

“你在纪检委做什么?!”张帆接着问。

“举报揭发李德全利用职务之便威胁女学生就范的罪行,嗯,就在沈辰的办公室里。”徐寒淡淡道。

“你说你在沈书记办公室里?”张帆冷冷地看着他。

“是的。”

张帆冷笑道:“沈书记今天也来了,你和他当面对质吧。”

然后,沈辰从外面起来,负责审讯的三名刑警立即起身致敬,张帆还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他,恭敬地站在他身边,脸上挂着谄谄的笑容。

沈辰两只手在桌上交叉,目光中噙着一丝笑意:“徐寒,现在我在这里和你对质,你的胡编乱造已经不奏效了。”

徐寒冷笑一声:“到底是谁在胡编乱造?”

沈辰道:“昨天下午两点左右,是林城医科大学副校长李德全被害的时间,据调查,这个时间你并不在自己的酒店里。”突然,他的脸色阴冷下来,厉声道:“说!是不是你杀了李德全!”

徐寒微微笑着,给他鼓了几下掌,“厉害厉害,不愧是书记,在这个位置确实有点委屈你的才华了,以你的演技,完全可以去竞争奥斯卡金像奖。”

啪!

沈辰猛地拍了下桌子,大喝道:“徐寒!你看清楚这是什么地方!少在这里嘻嘻哈哈!不把公安局当回事!”

徐寒嘴角轻轻扬起,语气中充满不屑:“沈辰,你也别忘了你是什么身份,就算你是纪检委书记,也没有权力在公安局里对我大呼小叫,老子眼里只有穿警.服的警察!没有你这头穿人皮的狼!”

“你?!”沈辰怒目而瞪,刚要发火,站在一旁的张帆连忙凑来一张笑脸,“书记,消消火!这种人不值得跟他生气,让我来。”

随后,张帆板起脸冲徐寒大吼:“徐寒!你给我放尊重点!现在坐在你面前的可是堂堂林城市纪检委书记!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跟他说话?!”

“我管他是什么狗屁书记,老子说话就这样。”徐寒冷笑道。

沈辰的脸色变得铁青,一副像是要吃人的眼神。张帆为了拍他的马屁,对徐寒的态度更加凶横:“你现在横是吧?待会要你哭还来不及!我问你,下午两点左右你到底在什么地方,在干什么?!”

“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在纪检委书记沈辰的办公室里,在揭发举报李德全利用职务之便威胁女学生就范的罪行,还要我重复几次?!”徐寒有些不耐烦了。

“放屁!”沈辰拍案而起,“昨天下午两点我根本没有见过你!”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