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狂兵

武侠修真 | 白慕青

兵王徐寒因父亲的病危通知书退役回到都市,得知父亲并非病危而是遭人谋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58章老谢之死

绝品狂兵 by 白慕青

2018-4-16 18:02

办公室里,老谢仰面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章世仁红着眼睛,蹲下来握住他的一只手,声音颤抖道:“老谢……”

老谢从惨白的脸上艰难地睁开眼睛,眼睛里闪过一丝欣慰的笑意:“小公子能及时赶到……真的太好了……老爷子你没事就好……”

“你挺住,救护车马上就来。”章世仁咬着牙,眼眶越来越红。

他是个心狠手辣的人,赵忠传都被他当成弃子随意舍弃,说杀就杀,可是,谁是真正忠心于他的人,谁是大奸似忠之人,他心里跟个明镜似的。老谢跟他闯荡了几十年,从白手起家,到如今呼风唤雨,可以说,老谢对他是绝对的忠心,而且是忠义两全。

所以,章世仁一直把老谢当成自己的心腹,甚至当兄弟一样看待。老谢对他忠心不二,愿意为他赴汤蹈火、肝脑涂地,他也对老谢信任有加,没有丝毫的怀疑。

“没用的……我已经……快不行了……”老谢说着嘴里又吐出一口血。

章世仁此刻心如刀绞,他哽咽地说:“老谢,你又救了我一命……”说到这,他抹了把眼泪,难过地道:“你跟我这么多年,为了救我,你几次一只脚踏进鬼门关,三十年前,你为了保护我身上被人砍了十七刀,大量失血,可你3≤,▽.活下来了,二十三年前,你替我挡下子弹,肺部被穿了个孔,你还是活下来了,十二年前,我被人报复,也是你挺身救我,胸口被子弹钻了个洞,还是没死,你的命一直都很硬不是吗?”

“老爷子……你还记得这些……我真的很高兴……”老谢挤出一丝惨白的笑容,虚弱道:“我老谢……跟着你出生入死……戎马一生……很多次我都从鬼门关爬回来了……可是这一次,我好像……挺不过去了……对不起,老爷子……老谢不能再服侍你左右了……”

“老谢!”章世仁的身体颤抖起来,眼泪控制不住地滑落下来,一滴一滴轻击着老谢冰凉的手背。

随即,怒火和寒光在章世仁的眼中交织,他狠狠地道:“我章世仁向你发誓,一定会为你报仇!还有……”他的目光又柔和起来,“我知道你最牵挂不下你那两个不争气的儿子,你放心,只要我章世仁还有一口气在,就绝不会亏待他们!”

“老爷子……”老谢另一只手拍过来,紧紧握住他,用尽最后一丝气力说出两个字:“谢谢……”

老谢缓缓合上了眼睛,两只冰凉的手也无力地垂下来,搭在一边,他的嘴角,还留有一丝欣慰的笑意。

“老谢……”章世仁把额头贴在他的胸口上,已然泣不成声。

章逸凡站在一边,默默地摘下眼镜,擦了擦红润的眼睛。在他很小的时候,老谢抱过他,还经常带他玩,这些他都记得。

看着章世仁的身影仿佛一下子苍老许多,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从小到大,他父亲的所作所为他一直看在眼里,行事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为了利益机关算尽,用这些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这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父亲重情重义的一面,看到他为了某个人哭泣。

这一刻,他的内心很是触动。

厚葬了老谢之后,章世仁就穿着纯烟的衣服,胸前戴着一朵白花驾车来到游龙大酒店。

一进门,龙和以及小芸刘倩等人便投去警惕的目光。

章逸凡跟着他身后,同样是一身烟衣服戴前佩戴白花。

章逸凡环顾四周,目光落在刘思雨身上。刘思雨看到他脸上流露出开心的神情,但看到他胸前的那朵白花,便像明白了什么似的沉默了。

“章总,你到我们这来有什么事吗?”龙和走过来,目光带着敌意。

章世仁的语气变得沧桑很多,“我对你们没有恶意,请让我见一下徐先生。”

“谁要见我?”徐寒从楼梯走下来,看到章世仁,便露出笑容,道:“原来是章总,今天是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

他对章世仁向来没有好感,这人自恃太高,报复心强,而且多次迫害算计他,这次小芸刘倩她们被绑架也是他的人干的,要不是章逸凡擅自放跑了她们,后果不堪设想。

“徐先生。”章世仁态度诚恳地说:“我知道我们之间有很多仇怨,说穿了是我自己度量小,为一点面子上的事就要报复,是我的不对,我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

说完,他对徐寒低下了头。

这一幕,让很多人看得目瞪口呆。章世仁在林城是何等身份?何等地位?他的面子,有几个人敢不卖,他这一低头,又有几个人能消受得起?

徐寒顿时也觉得奇怪了,像章世仁这样身份的人,根本不会轻易低头,他今天却刻意跑到他这来向他低头,这得下多大的决心?

随即,他淡淡地笑了一声,道:“章总,你这样实在让我觉得突然,不过,看你今天的装扮,似乎不是专程来道歉这么简单吧?”

章世仁抬起头,眼里闪过一丝悲伤,“老谢,死了。”

老谢……徐寒记得,这是跟章世仁寸步不离的那个司机。

他还没来得及问老谢是怎么死的,章世仁就直接告诉了他答案:“是徐麟杀的。”

徐麟?是他!

徐寒目光变得森冷起来。

章世仁眼中闪烁着仇恨的火焰,沉声说道:“徐先生,如你所见,我是个唯利是图的商人,为了利益,我可以做很多卑鄙的事情,也为了利益暂时放下过对你的报复。在商人的世界里,有一句话被奉为真理,那就是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些年来,我一直奉行着这条真理,一步步走到今天。但抛开商人这个身份,我也是个有感情的人,老谢是从我白手起家开始就一直跟着我打拼的人,他也是唯一一个不是冲着我的钱而跟在我身边的人,但他对我比任何人都忠心,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我章世仁的今天。或许在别人眼里,老谢只是跟我寸步不离的司机,但在我眼里,他如同我手足兄弟一般,他是我章世仁永远的朋友,所以,杀了他的人,就是我永远的敌人!这仇,不共戴天!”

“章总,我很理解你痛失朋友的悲伤和憎恨,也很感谢你跟我说了这么多,但你还是没说你今天来找我的目的。”徐寒道。

章世仁狠厉道:“我希望徐先生能杀了徐麟!”顿了下,他又接着说道:“徐麟实力很强,我怕凡凡一个人对付不了,徐先生和龙和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我相信你们一定能帮我报这个仇。徐先生,当初我为了不损失利益选择放弃对你的报复,相信你也知道我对利益有多么在乎,但这一次,与利益无关,我只是想为自己的朋友报仇,只要你们能杀了他,不管多少钱我都出!”

徐寒从他的眼里看到了决心,于是叹了口气道:“章总,我相信你是真的想为老谢报仇,其实你我并无深仇大恨,你今天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我低头,我想,你是真心实意地想与我化干戈为玉帛,既然如此,我徐寒也绝不是小肚鸡肠之人。至于徐麟,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谢谢!”章世仁感激地看着他,“你要多少钱,尽管开价。”

“我一分钱也不要。”徐寒微微一笑道:“就算你今天不来找我,我也不会放过徐麟,他对刘倩下毒,还对我女朋友下毒手,绑架这事也是他一手谋划,这已经触犯了我的底线。最重要的是,以他的性格,除非我和他哪一方被杀死,否则他不会停手。”

“章总。”徐寒突然看着他,脸色微沉:“你应该感谢你的小公子,要不是他悬崖勒马放了刘倩她们,今天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接受你的道歉。还有,老谢的死和你的错误决定脱不开干系,你和徐麟合作等于引狼入室,而老谢就是被这匹狼咬死的。”

章世仁脸上呈现痛苦之色:“我知道是我害了老谢,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只想报这个仇。”

“我也要找徐麟算账,你的仇,我会替你一并算清。”徐寒道。

“谢谢。”章世仁惭愧地低下头。

徐寒笑了笑,道:“你的钱我不要,但你这一声谢谢,我收下了。”

待章世仁离开后,徐寒便神色凝重把龙和拉到一边,说道:“阿龙,有件事我没有告诉你,但看眼下的情形已经不能再耽搁了。”

“什么事啊,寒哥。”龙和好奇地问。

“我中了化功散,现在功力正在慢慢流失。”徐寒看着自己的手掌心说道。

“化功散?”龙和瞳孔微微一缩,道:“寒哥,你是什么时候中的?”

“是那颗子弹。”徐寒按着自己受伤的肩膀说道:“徐麟对那颗子弹动了手脚,看来他是蓄谋已久。现在老谢死了,我想他用不了多久就会来找我,若是不解掉化功散的毒,我们的处境会变得很危险。”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