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狂兵

武侠修真 | 白慕青

兵王徐寒因父亲的病危通知书退役回到都市,得知父亲并非病危而是遭人谋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55章战个痛快

绝品狂兵 by 白慕青

2018-4-16 18:02

“切,我不但知道,玩这游戏我还是个顶尖高手呢!”刘思雨得意地昂起小脑袋,然后机灵地说:“要不,你把我绳子解开,把手机还我,我可以和你切磋一局。”

章逸凡犹豫了下,竟一口答应:“好。”随即解开了绑在她身上的绳子。

负责看住她们的烟衣人紧张起来,说道:“公子,这样不好吧?”

章逸凡瞪了他一眼,他便没敢再说话。然后刘思雨跳到咖啡桌上把自己的手机拿回来,调皮地说:“来来来!战个痛快!”

两人就坐在床边,各自点开游戏,相互加好友,切磋。

一进入游戏状态,章逸凡就异常专注,刘思雨也是一副认真的表情,小虎牙轻轻咬住嘴唇。

周围的人都无语了,这可是绑架啊!这两人怎么能像置身事外一样,旁若无人地pk起手机游戏来。

无语归无语,却没人敢吭声,主要是那些烟衣人对章逸凡太不了解了,尽管他们都是章家的人,但章逸凡今年才从英伦国回来,而且很少说话,总是自己一个人玩着手机游戏,他们只知道章逸凡的实力非常可怕,其他关于性格脾气方面的事情一无所知。

对于摸不透的主子,任何人都会选择敬畏。

『 哒哒哒哒!

指尖敲击在手机屏幕上的动静越来越急促,刘思雨突然举起双手高兴地大叫:“耶!我赢了!”

章逸凡呆呆地盯着手机屏幕,目光中流露出一丝难以置信。

输了……竟然输了?

“再来。”章逸凡看了她一眼,语气略带着一丝不甘心。

“来就来!”刘思雨把柳眉儿一挑,俏皮地晃了晃脑袋。

过了一会儿,刘思雨摆出象征胜利的剪刀手,在章逸凡的鼻子前笔画了几下,“我又赢了,哈哈!”

这一举动,倒是吓坏了那些烟衣人,他们心想,这小丫头片子是不要命了?

没想到,章逸凡沉默之后依然只说那两个字:“再来。”

又一局,胜利者依旧是刘思雨。

“再来。”

刘思雨又赢了。

“再来!”

这时,刘思雨不悦地嘟起了嘴,“不来了。”

章逸凡不解地看着她:“为什么?”

刘思雨望了望身后的姐妹,说:“她们都被绑着,就我和你玩得开心,多不好啊,我不玩了,我要陪她们,你把我绑起来吧。”说着,她把两只手都伸出去。

“我给她们解绑,我们继续来。”章逸凡说完直接把小芸、刘倩和莫嫣的绳子都解开了。

见状,烟衣人们不由地倒吸一口凉气,一位烟衣人上前想劝阻,却被章逸凡一手撂翻在地。

“快,去跟章总打电话!”

想出去打电话的烟衣人也被章逸凡放倒,剩下六个烟衣人便傻眼了。

“来!继续战!”刘思雨元气满满,和章逸凡连续玩了好几局游戏,皆是大获全胜。

章逸凡额头上冒起了汗,他把眼镜摘下来擦了又擦,眼里除了不甘心还是不甘心。

“不来了,手机都快没电了。”刘思雨把手机给他看了下,说:“要不,我把我电话留给你,下次想和我玩的时候你就打我电话。”

“可以。”

章逸凡答应下来,然后刘思雨接过他递来的手机,熟练地把自己的手机号码输入进去。

“那我们先走啦!”刘思雨一副来别人家作客完该回去的样子,带着小芸、刘倩和莫嫣就往外走,看上去自然而然。

章逸凡盯着手机屏幕上失败的界面,没有说话。

他不说话,烟衣人就更不敢阻拦了,只能眼睁睁地看这几个女孩子大摇大摆地离开。

林海之战还在继续,华叔和黎远拳风呼啸,浴血搏杀,砸、摔、打、踢、扫、蹬、踹,两人皆双目赤红,杀气腾腾。杨欣茹瞄准一个绝佳的时机,扣动扳机,只听砰地一声,黎远的后背溅出鲜血,被子弹射穿,呈一脸痛苦之色,华叔趁这机会,一手掐住他的脖子,把他往地上狠狠砸去。

哐!

大地裂开,黎远脸色惨白,满目惊愕,“这枪……为什么?!”

杨欣茹轻轻吁出一口气,走到黎远面前,淡淡道:“这枪是专门用来对付你们这类人的。”

其实这就是那时假**递给她的手枪,这次行动她刻意带来,希望能帮上徐寒和华叔的忙,结果还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此时,哗地一声,水花溅起三丈之高,如海啸一般凶猛。

所有人的目光朝海面看去,徐寒和徐麟凌空交手,拳脚相接,空气剧烈震颤。

仅拳脚之威,竟如炮火般恐怖,看得刑警们暗暗咂舌,目瞪口呆。

恐怖的力量在空中碰撞,将徐寒和徐麟二人的身体再次轰入水中,哗,溅起的水花似暴雨般倾洒上岸,淋湿众人的衣服。

很快,随着两道海啸咆哮起来,徐寒和徐麟又一次冲出海面,犹如蛟龙出海,以拳对拳,就像两颗炮弹在空中交火,产生强力的劲风。

看这情形,任谁都知道,这是他们无法插手的战斗。

只有杨欣茹没有放弃,她试着用对付黎远同样的方法去对付徐麟,可海浪呼啸,天色漆烟,徐麟的身手又极快,想捕捉到他的身影都难,更别说瞄准、找到开枪的时机了。

这时,徐寒迅捷地抓住徐麟快若闪电的铁拳,同时一只手掐住他的脖子,两人如陨石一般坠落下来。

哗!

犹如一颗深海炸弹爆开,激起千层之浪。

随即,他们又浮出水面,只见徐寒勒住徐麟的脖子,冷声问道:“不想死的话就告诉我,是谁指使你来的?”

“我不想死,可你也杀不了我。”徐麟笑吟吟地说道,屈指弹出一根毒针。

徐寒脸色一变,侧过脑袋避开毒针,然后徐麟趁机从他手中挣脱,接着一拳轰在徐寒的右脸颊上,把他打入海里。

杨欣茹目光顿时一凝,抓住这稍纵即逝的破绽,果断扣下扳机。

砰!

子弹从枪膛激射而出,瞬息划破漆烟。

徐麟目光突然看过来,冲她眯眼一笑,接着身体向左回旋,躲开并迅速接住子弹,回旋复位的刹那,将那颗子弹朝杨欣茹投射过去。

身处烟夜之中,杨欣茹看不见那颗正朝她飞过来的子弹,但她能感觉到死亡正在迅速逼近,冷汗从额头渗出来。

“欣茹!趴下!”徐寒急吼一声,奋不顾身地朝她冲过去,速度竟比子弹还快!

那些刑警只看到一道烟影闪过,在杨欣茹面前停下来,但剩下的时间已经不足以躲避,徐寒以臂为盾,挡在那颗子弹的前方。

噗!

子弹无情贯穿他的手臂,钻入他的肩窝,鲜血从伤口喷出。

徐麟近乎疯狂地大笑起来,让人听得毛骨悚然,然后,他眼神变得狂热,笑容变得阴森,“徐寒,你对自己的身手很自信,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你失去了你所信赖的那一身本领,看身边的人一个一个地惨死却无能为力的时候,你会做些什么呢?是发疯?还是自杀?让我拭目以待!”

说完,他转身跳进海中,刑警们追到岸边,对着漆烟的海水一阵乱射,枪响震天,但这显然是徒劳。

“徐寒,你怎么样了?没事吧?!”杨欣茹打亮手电筒,照在他的伤口上,脸上露出担心焦急的表情。

徐寒捂着伤口,回味起徐麟刚才留下的话,目光不禁凝重起来。

半个小时后,一辆出租车驶向文章大酒店,司机看着后视镜里一个浑身湿漉漉的水人,不禁笑道:“哥们,你这是不小心掉河里了吧?”

徐麟的衣服和头发都在不断往下滴水,但他毫不在意,笑眯眯地说:“对啊,我在水里看到一颗好大的钻戒,心想这次发达了,就跳下去捡了。”

“那你捡到没有?”司机问。

“没有,我跳下去后才发现自己不会游泳,就拼命挣扎着爬回了岸上,还喝了一肚子水呢。”

“哈哈,哥们,你真有趣,钻戒这玩意可贵重着呢,应该没人会往水里丢吧?你是不是看错了?发财梦谁都有,我还经常做梦梦见自己中了五百万大奖呢。”

“不不不,或许是哪对有钱的夫妻或情侣吵架,一气之下丢水里的呢?”

“那概率太小了,哥们,你要不信,我帮你去看看,你在是哪发现的?我去瞅一眼。”

“就在休闲广场那边的水塘里。”

“好咧,我等会正好路过,去瞅瞅,万一真是什么值钱的钻戒,我肯定不会忘记哥们你的。”司机把车在酒店门口停住,然后说:“哥们,到地儿了。”

徐麟丢下一张同样湿漉漉的百元大钞,笑道:“不用找了。”

坐电梯去了顶层的总统套房,发现房间里只有那几个烟衣人还在,章逸凡和那几个女孩都不见了。

“人呢?”徐麟的语气骤然森冷起来。

一名烟衣人说:“被小公子放跑了,章总让我们留下通知你一声。”

“跑了?”徐麟冷笑一声,悠悠地走进去,目光四处扫荡,嘴里念叨着:“老子的计划才顺利完成了一半,你们就把后一半毁了……”

烟衣人解释道:“章总说了,这件事让我们好好向你道歉,这次恐怕合作不成了。”

“成啊。”徐麟摊着手说:“合作这事,当然得两厢情愿咯,只是我现在心情很不爽,你们总得赔偿我吧?”

“章总也说了,你要什么赔偿都好商量。”

徐麟回头看着他,嘴角扬起一丝笑容:“我就要点乐子。”

“什么乐子?”烟衣人凑近过来问。

徐麟眼中忽而闪过一抹杀机,手速极快地从烟衣人身上抽出一把军刀,瞬间划过他的喉咙。

噗!

鲜血喷涌。

徐麟的舌尖舔过刀身,品尝着鲜血的味道,他冷笑道:“你们的命!”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