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狂兵

武侠修真 | 白慕青

兵王徐寒因父亲的病危通知书退役回到都市,得知父亲并非病危而是遭人谋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73章合作

绝品狂兵 by 白慕青

2018-4-16 18:02

没一会儿,就看莫嫣一手捧着一本《美食菜谱大全》,在厨房捣鼓起来。

见状,叶游露出一丝坏笑,用胳膊顶了顶徐寒,用充满调侃意味的语气说:“我说寒大哥,你是不是该考虑纳个妾了?”

徐寒抬起手故作凶狠地道:“纳妾纳妾,我看你是想讨打了吧?”

叶游缩起肩膀,一副害怕的样子,嘿嘿笑道:“你打我,就说明你心里就是想纳妾!”

然后他又调皮地说:“寒大哥,你放心啦,这件事我不会告诉欣茹姐的。”

“你再说,我就把那盘糖醋排骨捡回来,全部塞到你嘴巴里。”徐寒威胁道。

一想到刚才那“糖醋排骨”的滋味,叶游就不由地浑身汗毛倒竖,一脸惊慌地说:“别啊!我错了,那糖醋排骨真不是人吃的。”

意识到自己说话声音有点大,吓得叶游又缩起身子,心有顾虑地看向厨房,看到莫嫣在那里专心致志地研究菜式,似乎没有听到什么,便放心地舒了口气。

两天后,法院开庭,徐寒在刘倩龙和等人的陪同下坐在被告席,没有请任何律师作辩护。叶知秋则坐在对面的原告席上,律师口齿伶俐,振振有词。

休庭十分钟后,法官判决徐寒赔偿『f,±.叶家七十万人民币。面对这样的判决,徐寒并没有提出异议,选择接受。

因此,这场官司很快就结束了。散庭后,叶知秋在法院门口遇到徐寒,主动上前跟他打了招呼,热情得如同好友一般,她欣然问道:“真是想不到,你对这场官司竟没有半点准备,连赔偿都坦然接受了。”

她的语气里,颇有些胜利者的得意。

徐寒淡然笑道:“我根本不打算准备。”

“我能问问原因吗?”

“凡事都得讲个理,游龙大酒店确实是你们叶家的产业,某种意义上我只能算是借用,现在酒店意外失火烧没了,我得负主要责任,你们向我索赔合情合理,这我认。”

听完徐寒的回答,叶知秋心里竟感受不到半点畅快,甚至觉得憋屈,仿佛败诉的人是她自己。

她想听的不是这种回答,她想看徐寒沮丧的样子,想听他抱怨的话,哪怕徐寒把她狠狠地痛骂一通,她都觉得是自己赢了。

可徐寒没有,他很坦然地承担了责任,是非对错自在心,潇洒、淡然、不悔不悲。

叶知秋把这场官司看成是她和徐寒的又一次博弈,但最后她在这场博弈中除了那七十万赔偿金什么都没得到,而七十万在她的眼里,什么都不是。

她没有赢,没有扳回一城。这令她的自尊再次受挫。

叶知秋表面不动声色,想通过金钱方面的损失去刺激他,“可是酒店被烧毁对你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损失,现在又要支付七十万的赔偿金,你承受得起吗?”

徐寒依旧在微笑:“一下没了七十万,酒店肯定是开不起来了。不过没关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叶知秋脸上流露出了明显的不痛快,但也只是稍纵即逝,最后她微微一笑道:“那只能祝你好运了。”接着在一群记者的围堵和一连串七嘴八舌的提问中慢慢走下台阶。

她身边的保镖把那些记者都拦住,控制了和她五米以上的距离。马路上停着一辆红色法拉利,看她走过来,便有一名保镖提前把车门拉开。

“噢,对了,我话还没说完。”

叶知秋回过头,疑惑地看着他,“什么话?”

徐寒微笑地看着她,“酒店烧毁了,我要赔偿,这是天经地义。某个人害人不浅,也要付出代价,这同样是天经地义。”

叶知秋凝视着徐寒的眼睛,一种无形的火焰在缓缓燃烧。

“你不会得逞的。”说完,叶知秋弯下身子钻进车里。

徐寒嘴角微微扬起,自言自语道:“不,我会的。”

法拉利开动,叶知秋在后座发着呆。她在想,这徐寒究竟是怎样一个男人?他睿智,能够一眼识破假扮的叶枫。他冷静,面对官司和高额赔偿仍波澜不惊。他理智,将是非对错捋得很直。他霸气,就算是林城第一家族叶家也无法威胁到他。

叶知秋是个不服输的女人,她不容忍任何男人凌驾在她之上。可真要有那么一个男人能够征服她,说不定她也会爱上这个男人。

“徐寒,让我再多期待一下你的表现。”叶知秋不经意地笑了起来。

一场官司赔了七十万,这下想再把游龙大酒店开起来是不大可能了。他和叶游把所剩的资金合计了一下,两人加起来不到二十万。

“寒大哥,我们这算是一波回到解放前吗?”叶游苦着脸说道。

徐寒无奈地笑了笑,道:“何止,解放前我们可没欠债,现在算上手头二十万,我们还欠吴珍琴八十万呢。”

“那不是连解放前都不如?”叶游一脸苦相,“这是被打回原始社会了啊。”

“哈哈,没什么大不了的。”徐寒洒脱地拍了下他的后背,笑道:“不就重头再来吗?原始社会就原始社会呗,会生火会捕猎,还能被饿死不成?”

“那现在要怎么办啊。”叶游迷茫了。

徐寒思忖片刻,道:“我有了一个想法……”

下午,徐寒和水千双在寿司店门口碰了头。水千双疑惑道:“你电话里说有事情要和我商量,是什么事呢?”

“进去再说吧。”徐寒微微一笑道。

水千双打开店门,两人到店里坐了下来,徐寒先是自嘲地笑了下,然后说道:“是这样的,我不是吃了个官司吗?一下赔了七十万出去,酒店是开不成了,所以我想起了这家寿司店。”

“你想盘下我的店面吗?”水千双轻轻笑道:“可以啊,我很赞成。”

“不不不,不是盘下,是和你合作。”徐寒看着她说。

“合作?”水千双有些不解。

“我可以先给你十万作为合作资金,然后我们一起把这家寿司店开起来。”

水千双怔了怔,然后噗哧一笑:“可是你明明可以不需要合作的呀,而且十万合作资金也给得多了。”

徐寒也跟着笑了:“就当交我这个朋友嘛,朋友间相互帮助不是应该吗?你为了妹妹的官司要把店面转让出去,说明你没有多余的钱了,那我又怎么忍心断你谋生的路呢?”

“你很善良。”水千双凝视着他的眼睛,顿了顿才继续说道:“我确实没有更多的钱了,可是这官司又必须打,无计可施之下才想到转让店面的。可能是天无绝人之路吧,这时候竟然遇到了你。”

“我觉得遇到你是一件很神奇的事。”徐寒感慨道:“你就像我好久以前的朋友,因为失忆忘记了姓名,但就是觉得熟悉。”

水千双笑了,如天仙般美丽动人,她轻轻说道:“那好,你的好意我就收下了。听说游龙大酒店有两个老板,那这寿司店,你们一起拿百分之八十的股份,我拿百分之二十就行。”

“二十少了,三十吧。”徐寒笑眯眯地说。

“不,就二十。”水千双微微昂起脑袋,“你别忘了,寿司还得我来做,你们雇店员不得发工资啊?”

“原来你是这个意思,我懂了。”徐寒一口答应下来:“那就百分之二十。”

“其实是我赚了。”水千双得意地笑了,“但你们也不亏,我的手艺你们尽管放心,在玄武区绝对找不到第二家。”

商定下来后,徐寒叫来了叶游,和水千双一起签了合同,当场就给水千双转账了十万人民币。

然后为了庆祝,三人一起去西街的餐厅吃饭。在餐桌上,徐寒问道:“话说,你那个妹妹到底是吃了什么官司。”

水千双神情变得有些阴郁,她沉默了会才道:“是误伤……”

徐寒和叶游相视一眼,没有说话。因为看她这表情就知道,这件事不简单。

水千双稍稍调整了下情绪,接着说道:“事情发生在两个星期前,我妹妹本来是林城一中的高中老师,由于临近高考,为了让学生考得更好一点,她经常给学生补课到很晚,有一次晚上补完课回家,在路上被色狼拖到一边的巷子里,想把她那什么……”说到这,她脸红了一下,语气变得非常气愤:“我妹妹拼死抵抗,随手抓起地上的石头往那色狼的脑袋上砸了一下,结果就把人给砸成了植物人。没想到的是,那色狼家里有点势力,就把我妹妹告了,要求赔偿,还想让我妹妹坐牢。”

“这太可恶了!”话还没听完,叶游就愤愤不平地说道,“寒大哥,你说这是不是贼喊捉贼?!”

徐寒脸色也凝重起来,他沉声问道:“那公安局呢,法院呢?他们都知道真相吗?就没有人站出来为你妹妹说句话?”

水千双心灰意冷地摇摇头,“公安局把我妹妹抓了,我有好几次到那里去给我妹妹申冤,把真相告诉他们,可他们每次都说,他们会去调查真相,但一直都没有结果。”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