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狂兵

武侠修真 | 白慕青

兵王徐寒因父亲的病危通知书退役回到都市,得知父亲并非病危而是遭人谋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75章二十年有期徒刑

绝品狂兵 by 白慕青

2018-4-16 18:02

“背头,铁头,别说,你们两个还真有点子。”钱自豪满意地称赞道。

背头和铁头嘿嘿一笑,道:“钱哥钱嫂,你们就等着看好戏吧。”

“打,打死这个骚狐狸!”钱自豪的老婆胡曼兰在下面比划着拳脚。

徐寒微微笑着,目光扫向这几个壮汉,嘴角扬起一丝不屑之意:“就凭你们这几个人,就想让我们走不出这个门?”

水千双缩在徐寒的身后,只敢探出一个脑袋,双手紧紧拽着他的衣服。她这样的表现更加激起了徐寒的保护欲,正所谓英雄救美,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经理冷笑一声:“大话谁不会说?有本事,你走一步试试?”

“不。”徐寒摇摇头:“我一步也不会走。”

此话一出,惹得经理和壮汉们哄堂大笑。

“还以为你多牛逼呢,原来是怂逼啊!”

徐寒嘴角轻扬,淡淡笑道:“是你没懂我的意思。”说着,他看了看那几个壮汉,“我是说,我一步也不用走,就能把你们这些人全都收拾了。”

笑声顿止,壮汉们个个瞪起牛眼,一副被激怒的样子。

“小子,你很嚣张,待会我一定会打断你的腿!”一个壮如牛烟≠⊥,≦.如炭的壮汉威胁道。

“烟牛大哥,没本事的嚣张才叫嚣张,我这不叫嚣张,你才叫嚣张。对嚣张的人呢,就要用嚣张的方法。”说完,徐寒拿起桌上的一根筷子掰成两段,一段甩出去敲打在烟牛的膝盖上。

顿时,随着嘎地一声脆响,烟牛闷哼着把膝盖跪到了地上。

另一段也接着甩出去,砸中他的门牙。

只听烟牛一声惨叫,两颗门牙被打落下来,在地上滚了几圈轱辘。

壮汉们吓得各退一步,脸色铁青,而徐寒依旧一脸淡然,面带笑意道:“你说要打断我的腿,所以我先敲断了你的腿,其次呢,这句话是你用嘴巴说的,所以我把你门牙打掉,绝对公平公正。”

此时烟牛的内心同样在惨叫,这特么公平公正个毛线啊,断腿的是老子,掉牙的也是老子,你半点事也没有还公平公正?

经理傻眼了,一边往后退一边大叫:“快,给我上,把这个人腿给我打断!”

壮汉们想到他们的大哥铁头就在斜对门的包厢里看着,只能硬着头皮挥着铁棍冲上去。

徐寒轻松抢过一根铁棍,迎面劈倒一个,这时好几根铁棍就要打在他身上,徐寒微微一笑,手里的铁棍像闪电一般挥动起来,往每个伸过来手腕上敲打一下,一眨眼的功夫,壮汉们手里的铁棍全都落了地,然后一个个握着自己青肿的手腕鬼哭狼嚎。

水千双怔怔地看着这一幕,内心的害怕和恐惧仿佛一瞬间被驱散了,为了不影响到徐寒,她松开了徐寒的衣服。

经理还在往后退,退出了包厢,接着大叫一声救命想跑,徐寒又抓起一根筷子甩到他的小腿上,顿时让经理摔了个狗吃屎。

“跑什么啊,你不是还要我结账吗?”徐寒从包厢里走出来,一脸笑意地看着经理。

经理回过头,满目惊恐地看着他,慌张地摆起手:“不要了!不要了!我一分钱都不要了!”

“真的不要了?”

“真的不要了!”

“那好。”徐寒点点头,淡笑道:“我现在又想在你这继续吃饭了。把我刚才点的菜再重新上一遍,味道一定要好,要是我或者我朋友有觉得半点不好吃,我就砸了你这烟店!”

“啊?”经理瞪着眼睛,呆呆地望着他。

“看什么?!还不快滚去照我说的做?!”

这一声冷喝,吓得经理浑身哆嗦,连声答应,连滚带爬地往厨房方向滚去。

这时候,叶游露出一脸得意骄傲的表情,对水千双说道:“看见没?我大哥厉不厉害?一个打十个完全不虚,打得他们屁股尿流!”

水千双却是白了他一眼,“是你大哥厉害又不是你厉害。”说完,她一脸崇拜地看着徐寒,“兵哥真的好厉害,像大英雄一样!”

叶游突然又有种被冷落地感觉,不爽地抱怨起来。

徐寒微微一笑,对水千双说道:“别急,事情还没完呢。”

水千双和叶游两人微微一愣,还没明白什么意思,只见徐寒忽地一脚踹开斜对门的包厢,然后包厢那边传来几声惨叫,男的女的摔倒好几个。

亲眼目睹了刚才徐寒神武的他们,此时见到徐寒就像见了修罗一样,每一根毛发都仿佛在颤抖。

徐寒笑眯眯地看着他们,说道:“你们看得挺欢啊,那几个家伙是你们找来的吧?开天价也是你们的主意吧?”

短暂的愣神之后,这几个男女慌忙摇头,“不是不是不是!绝对不是我们!还有,那个刘经理我们都不认识他!”

“不认识你们怎么知道他是经理,还知道他姓刘?”

徐寒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吓得他们连大气都不敢出。

水千双走过来看了看这些人,尽管钱自豪和胡曼兰尽量把自己的脸藏到背头铁头的背后,但还是被她一眼认了出来,于是指着他们惊声道:“是你们?这都是你们搞的鬼?!”

徐寒诧异地看着水千双,道:“你认识他们?”

水千双点点头,说:“他们两个就是把我妹妹告上法庭的人。”

“哦。”徐寒恍然大悟,笑得意味深长,“原来就是你们两个的儿子想非礼人家的妹妹,结果遭了报应,被打成植物人。”

钱自豪在林城也算是个有脸面的人物,今天他做东请客,把老朋友都叫来一起吃饭,本想炫耀一下自己如今的本事。结果呢,现在这么狼狈不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被人拿他儿子的事恶意讥讽,这让他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不过,钱自豪还没有发作,倒是胡曼兰先发了作,她疯了一样地大叫起来:“你说谁遭报应?!明明是那个臭婊子勾引我们家有才,还把有才打成重伤,心肠歹毒!连疯狗都不如!”

徐寒脸色一沉,沉声道:“你才是疯狗!”然后掐着胡曼兰的脖子把她提溜起来。

钱自豪也终于爆发了,他猛地站起身,一脸凶狠地瞪着徐寒,大吼道:“你再动我老婆一下试试?!我一定让你死得很惨。”

“那……咱就动一下?”说着,徐寒轻轻地弹了下胡曼玉的脑门,看着钱自豪的笑容里充斥着挑衅意味。

钱自豪这下真的要气炸了,面对这种**裸的挑衅,他现在恨不得当场扒了对方的皮,但更气的是,他自己还真没这个本事。

“小子,你别得意!别以为自己有点身手就了不得了,身手厉害的人多得是,想在社会上混下去,要的是手腕和后台!要的是钱和势!你得罪得了我一时,我可以让你一辈子后悔!”

“说得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徐寒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你要是真有什么手腕,倒也让我开开眼啊?现在你老婆都在我手里呢,也不见你使什么手腕啊?”

饭桌上的其他人没有一个吭声的,一来是不想趟这浑水,二来呢,他们也想看看这个钱自豪是真牛逼还是假牛逼。

胡曼兰不停地拍打着徐寒的手臂,脸色由铁青渐渐变得惨白。

不过徐寒也只打算给胡曼兰一点教训,还没想杀了这女人,于是随手把她扔到地上,就像丢了一袋垃圾似的,他再没有去多看一眼。

胡曼兰在地上叫得跟杀猪似的,又是哭又是嚎的,但钱自豪根本没心思管她,只要确保她还没死就行。

钱自豪的脸上阵青阵白,脑袋里绞尽脑汁地想着各种办法,想要挽回自己的颜面。

终于,他的目光看向水千双,用低沉的声音说道:“水千双你别忘了,你妹妹的命运现在由我决定,我可以让她坐牢下大狱,也可以让她平安无事。你们这样激怒我是得不到好果子的。”

这番话恰好戳中了水千双的软肋,她的表情明显变得有些担忧和惊恐。

但徐寒很快又给她打了一剂强心剂,只见他冷笑一声道:“由你决定?你这逼装得都快上天了吧?法院的最终判决没有下来,谁敢说她妹妹的命运会怎样?”

“我想让她妹妹下大狱,那她妹妹就得下大狱!”钱自豪面色挣扎地道。

徐寒也嗤笑道:“那我也把话放这,她妹妹一点事都不会有,有事的,只会是你。”

“哈哈!”钱自豪大笑起来,看着水千双,语气中带着嘲笑,“他说这话,我就问你信吗?”

徐寒回头冲她笑了下,温和地说:“千双,他问你呢,你信不信我。”

水千双上前一步,把脑袋高高昂起来,这一刻,她没有任何顾虑,完全的放下了心,“我信!”

这一声,她回答得无比自信。

而这种自信,把钱自豪的势头完全打压了下去。

钱自豪目光狠毒地瞪着她,呲牙咧嘴地吼道:“你等着!我保证你妹妹至少二十年有期徒刑!这都是你害的!”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