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狂兵

武侠修真 | 白慕青

兵王徐寒因父亲的病危通知书退役回到都市,得知父亲并非病危而是遭人谋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79章开庭

绝品狂兵 by 白慕青

2018-4-16 18:02

林城海景区的某幢海景别墅里,叶枫坐在三楼露天台的休闲椅上喝着冰镇红酒,在他的周围露天台的各个角落都站着保镖。

突然,叶枫一把将手里的酒杯摔碎,起身怒吼:“我要离开这里!!!”

这时,保镖佐恩走上来摁住他说:“叶少,冷静点,老爷子说了,你暂时不能离开。”

叶枫几乎失去了理智,拼命地挣扎,“不!我不想再呆在这个地方!多一秒都不行!我感觉自己就像已经死了一样!天天在这个鬼地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你还不如杀了我!”

又过来两名保镖,合力将叶枫制服,叶枫被拉着手臂,身子跌坐在地上,两眼无神地喘着粗气。

佐恩叹了口气,说:“叶少,你就不要为难我们了,这都是老爷子的意思,你每天呆在这个地方,我们这帮兄弟和你一样每天呆在这个地方。”

叶枫似乎冷静下来,重新坐回休闲椅上,嘴里喃喃自语:“这种日子再过下去……我非得发疯不可……”

咻!

忽倏,几声厉啸响起,随着连续几声闷哼,身边的保镖顿时倒下好几个。

“什么人?!”佐恩大惊回头,被一把匕首刺穿了喉咙。

鲜血溅射到】■,.叶枫的身上,吓得他把休闲椅都晃倒。

“叶少,你要跑到哪去?”

一道冷漠的声音在叶枫背后响起,叶枫身子一僵,不禁惊出一身冷汗。他回过头,只见身边所有的保镖都惨死,八个面带杀气的陌生人站在他的身后。

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戴朱红色面纱的女子,叶枫看着有些眼熟。

“你……你们想干什么?”叶枫颤声问道。

能保护他的人都死了,此时他的性命完全被别人握在手里。

女子轻轻地摘下面纱,露出一张冷漠的脸庞,“叶少真是贵人多忘事,这么快连我都忘了?”

叶枫不由地睁大眼睛,露出一脸震惊。

“你是……!”

这女子,竟是方启明的妻子汪露!

“看你这样子,似乎是想起我来了。”

“你来这干什么?难道是想杀我?”

“不。”汪露摇摇头,淡漠道:“我是来保护你的。”

“你把我的人都杀了,我凭什么相信你。”

汪露的唇角微微挑起,“我要是想杀你,现在就可以动手,不是吗?”

叶枫咽了口唾沫,很快冷静下来,“你不杀我,那肯定也有别的目的,说吧,或许我能帮你。”

“叶少果然机智聪明,我正是需要你的帮助。”汪露眼神骤然冰冷,“那个徐寒杀我丈夫,我不会放过他,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来帮我报此深仇。”

这天下午,水无双故意伤人案在法院正式开庭审理,被告是水无双,由姐姐水千双以及徐寒叶游陪同受审。原告则是钱自豪和胡曼兰夫妇。

水无双眼神空洞,一言不发,在姐姐水千双的搀扶下坐在被告席上。看得出来,这次的事件对她的刺激很大。

钱自豪坐在对面的原告席上,目光恶毒无比地瞪着徐寒,恨不得当场扒了他的皮。

在他的身后,站着两个虎背熊腰的壮汉。他们是钱自强从部队调出来的精英,专程来保护他的。

“徐寒,今天我就要让你后悔!”钱自豪恶狠狠地低语道。

主审法官张士杰看了看原告席的钱自豪,转而又把目光看向被告席的徐寒,心情复杂,忐忑。

本来今天开庭的结果早已定好,钱自强把所有关系都疏通了一遍,法院和公安局都心照不宣。然而,就在开庭的前一天,也就是昨天,出现了任谁都想不到的意外情况。

这个意外情况,将他推入了进退两难的处境。今天无论他怎么判,必然要得罪一个惹不起的人,他不想得罪钱自强,可是另一个人比钱自强还要恐怖十倍不止。

公正裁决。

他脑海里响起了这句话,定了定神,他拿起法槌,用力地敲击在底座上,发出沉重的声响,于是整个法庭都安静下来,张士杰的目光扫向所有听审人员,浑厚的声音从他的喉咙里发出:“我宣布!现在开庭!”

首先是原告方律师陈友师宣读起诉词,陈友师将起诉水无双的罪名一条一条地列举出来,然后向张士杰递呈了医院对钱有才的伤残鉴定,接着面向听审席,义正言辞地说道:“被害人钱有才于一星期前,也就是六月二十七号,遭到被告水无双的故意伤害,导致深度昏迷不醒成了植物人。我认为,水无双应当承担刑事责任,并赔偿被害人家属医疗费以及精神损失费等费用。”

被告方没有聘请专业律师,由徐寒代为辩护,他看着律师,微微一笑道:“陈律师,我承认你所说的都是事实,但事实并不代表真相,大家需要知道更加完整的事实去了解真相。”

接着,他从被告席走出来,面朝听审席,言语淡然:“被告水无双伤人不假,导致钱有才成了植物人也不假,可凡事总有个前因后果,她为什么要伤人呢?”

这时,徐寒转过头,目光冰冷地看着钱自豪,语气冷厉道:“因为六月二十七号那天晚上,刚刚给学生补完课的水无双正准备回家,然而就在回家的途中,也就是案发地点天河路那里,她遭到钱有才的猥亵行为,并企图对她实施强暴。一番挣扎呼救无果,她只能自救,于是她随手捡起地上的石头,朝着钱有才的脑袋狠狠地砸了过去……”

“我反对!”

没等徐寒说完,陈友师便开始反对,“被告辩护根本就是在阐述毫无事实依据的事情。”

“反对无效。”张士杰看了他一眼,然后对徐寒点头示意:“请被告辩护继续。”

顿时,陈友师脸色铁青,心想,这张士杰到底在搞什么鬼?剧本不是早就写好了吗?难道他想临时变卦?

原告席的钱自豪脸上笑容也渐渐消失,愕然地看着张士杰,暗暗咒骂着:“搞什么?知道该向着谁么?!”

“这不是什么毫无事实依据的事情,相反,我手里掌握着证据。”

徐寒的一句话同时引起了钱自豪和陈友师的注意,两人一脸惊讶地看了过去。

接着,在众人的注视下,徐寒把录像资料递交到张士杰的面前,淡笑道:“案发当晚,面对钱有才的强暴行为,水无双进行了强烈的反抗,她曾从钱有才的手里挣脱,向就近的工厂逃去,企图得到帮助。但很可惜,她还没跑到工厂里就被钱有才追上并拉了回去。不过,工厂门口设有监控摄像头,恰好拍下了这一幕,这里是从工厂里调出来的监控录像,可以作为证据。”

这时,听审席一片惊咦声。

如果证据成立,这场官司就会变得非常有意思。到那时候就不是原告败诉这么简单了,被告完全可以反告原告强奸未遂。

不少记者已经按捺不住,恨不得立即端起摄像机冲上去采访。这绝对是一个劲爆的新闻。

张士杰和两侧的陪审官交流了一番,接着再次敲响法槌,“由于录像资料需要验证,所以我们决定休庭十五分钟,原告和被告如有异议可以提出。”

徐寒微微一笑道:“我们没有异议。”

钱自豪和陈友师面面相觑,脸色非常难看。陈友师没想到主审法官张士杰会临时倒戈,对这场必胜的官司他没有做太多的准备,更没想到对方会提供有力的证据出来。

所以,他和钱自豪面对这突发状况毫无应对之策,只能摇摇头说:“没异议。”

于是,张士杰宣布休庭,当法槌落在底座上,一道沉重的声音回荡在法庭之内,随着张士杰和陪审官退场,听审席的人都沸腾起来,记者们一拥而上,围着徐寒开始一连串的提问。

陈友师和钱自豪的身边自然也没空着,不同的是,徐寒面对采访镜头时面带微笑,云淡风轻。而钱自豪和陈友师的脸色则像吃了屎一样难受。

十五分钟后,张士杰回到审判席,击响法槌宣布开庭,然后说道:“经验证,被告方提供的录像资料属实,水无双伤人属于正当防卫,不构成犯罪事实。在此,我宣布,被告方胜诉,驳回原告方的一切诉讼请求。”

这真是惊天的逆转!精彩的结局让几乎所有听审席的人都不禁为这一幕喝彩。在一阵阵喝彩声中,钱自豪的目光变得越来越恶毒,像要吃人一般死死地瞪着徐寒。而他的老婆胡曼兰更是气不过,直接当场炸锅,站起身怒指法官:“张士杰!你他妈算什么东西?!收了我们的钱不办事?信不信我告发你!!!”

什么?法官收了钱?!

这又是一个更加劲爆的新闻啊!记者们纷纷把目光集中在张士杰的身上,一股脑全围了上去。

“法警!拦住这些记者!”张士杰气急败坏地站起来,指着胡曼兰大吼:“还有,把这个女人也带下去!她敢在法庭之上公然栽赃污蔑,藐视法庭的威严!法律会给予她惩罚!”

张士杰是收了他们的钱,也不想得罪钱自强,但他好歹也是个法官,胡曼兰当着众人的面揭发她,是想让他身败名裂,置他于死地。既然如此,那他还有什么顾虑?大不了鱼死网破。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