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狂兵

武侠修真 | 白慕青

兵王徐寒因父亲的病危通知书退役回到都市,得知父亲并非病危而是遭人谋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32章兄弟之情

绝品狂兵 by 白慕青

2018-4-16 18:02

华叔目光向后看去,发现杨欣茹被绑在水泥柱上,似乎还在昏迷。顿时怒发冲冠,拳头带着呼啸之风朝龙和轰去。

啪!

徐寒竟拦在他身前,截下了他的拳头,“华叔,你去救欣茹,这是我自己的事,你不要插手。”

说话时,徐寒的眼晴一直盯着龙和,仿佛在孕育一团幽冷的火焰。

华叔点点头,侧挪几步后便直奔杨欣茹那边。

龙和没有去拦他,因为他的目标根本不是杨欣茹,而是徐寒。

“徐寒,你还是过不了女人这一关。”龙和冷冷地看着他,嘴角噙着笑意,“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一直没变,但是,似乎做你的女人都没有好下场,方记者、宋指导员还有上官雪,她们都……”

“够了!”徐寒一声震喝打断了他的话,此时,他的瞳孔里闪烁着凶光,一双拳头微微颤抖。

“小兄弟,情况不大妙!”

听到华叔的惊呼,徐寒扭头看过去,华叔把杨欣茹抱在怀里,但她的嘴唇竟是呈现烟色!

“毒?!”这是徐寒的第一反应,顿时瞳孔不由地一缩。

“不,是盅。”龙和笑了笑,手里捏起一个小瓶子,瓶子里装着绿色的液体,里面2,≮.浸泡着一条奇丑无比的烟虫,“你还记得去苗族古村执行任务的那一次吗?你不小心中了盅,是我费尽力气帮你找来的解药,是的,那女人中的盅和你那次中的盅一样,我手里这瓶就是解药。”

“把它给我!”徐寒情绪暴怒,杀气腾腾。

“想得到它,只有两种方法。”龙和慢悠悠地收起小瓶子,说:“要么,杀了我,要么,跪下来求我,求我杀了你。”

“混账!”徐寒踏碎地面,拳头在空气中震出气浪,带着无可阻挡之势轰在龙和的脸上。

龙和扭曲到变形的脸上浮现一缕笑容,右脚已经踹进了他的肚子。

噗!

两个人同时被弹开,身体重重地砸在地面,碎石飞溅。

扬尘中,徐寒和龙和再次挥拳相向,破尘而出。

咚!

徐寒出腿又快又狠,无情地扫中龙和的右腰,但同时龙和的铁肘也狠狠砸在他的胸口。

两人又一次被弹飞,像坠落的炮弹轰向地面。

徐寒略显吃力地爬起半个身子,捂着胸口,脸色有些难看,“这力道,绝对是强上阶,龙和,你在炽天使地狱里成长了。”

龙和也明显有点吃不消,艰难地爬起来,冷笑道:“不强大起来,我就会死在那里,不强大起来,我就无法向你报仇。”

“报仇?”徐寒擦掉脸上的脏灰,嘴角扬起一丝自信的笑容,“先挨过下一轮再说。”

忽倏,他的身体如一阵疾风袭来,脚踏之处皆为碎片。

这种短距离下的进攻,就算是强上阶高手也很难应对,龙和身形急退,非但没有拉开距离,反而眨眼就被追上。

徐寒骤然出拳,拳速竟激增一倍!猝不及防下轰进他的胸膛。

龙和不甘心地瞪起眼睛,反手也是一拳,却被徐寒左臂格挡下来。

随后,他一手扣住龙和的手腕,轰在龙和胸口的拳头一翻手便抓住他的衣服,力量猛然下压,轰地一声把龙和砸进水泥地里。

“少瞧不起人了!”龙和怒吼一声,一脚踹开徐寒,同时跟上一拳,打中他的面门。

“徐寒,曾经是我那么尊敬你,一度把你当成我的至亲之人,可你呢?却亲手把我送进了地狱!”

两人一阵暴风骤雨般的拳打脚踢,几乎没有躲避和防御,都是我吃你一拳,你中我一脚,完全不在乎自己身体的同时狂乱地攻击对方的身体。

“那是因为你违反命令,擅自虐杀俘虏!”徐寒对着他的太阳穴就是重重地一拳。

“那算什么俘虏?!他们是畜生!你知道他们是怎么虐待一个十岁不到的孩子吗?!你见过他们是怎样轮流对一个少女施暴吗?!他们有什么值得怜悯的?!他们应该得到人权吗?!他们不配!全都杀光才是对人权最大的尊重!”

龙和抓住徐寒的脑袋,狠狠地朝自己的膝盖撞去。

“我当然知道他们不配!”

徐寒一个过肩摔把他砸在墙上。

“可是你知道不杀俘虏这条铁律拯救了多少人质和战士的生命吗?!就因为你虐杀俘虏,导致后面那些萌生投降念头的残余叛军狗急跳墙,把手上的人质屠得干干净净!像疯狗一样抵抗我们的进攻,让我们多牺牲了多少战士你知道吗?!他们会得到惩罚,会下地狱,但不是由你来!”

他拖起龙和的一条腿,猛地往水泥柱上砸去。

水泥柱完全断裂,龙和也失去了抵抗的意志,安静地躺在地上,目光平静地看着天花板,他微微笑道:“你,杀了我吧。”

徐寒从他身上搜出解药。

“华叔!”

他一把将解药丢给华叔,华叔接住解药,立即给杨欣茹喂服。

然后,徐寒红着眼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龙和,“我要是舍得杀你,早在一年前就动手了。”

“什么意思?”龙和扭头看着徐寒,眼里流露出惊诧。

徐寒自嘲地笑了笑,“一年前,在你虐杀俘虏之后,我接到的上级命令不是把你抓起来送去炽天使地狱,而是,处死你。”

龙和瞳孔放大,一脸震惊之色。

“但是我没这么做,因为你是我兄弟,是我一手带出来的兵,小程山羊他们也不会希望我这么做,所以我把你抓去了炽天使地狱,自己也受到了上级的处分。”

“不……这不是真的……”龙和难以置信地摇着脑袋,眼眶顿时红了起来:“我在炽天使地狱里每天都想要报仇,为了报仇,我才坚持活到了今天,这一年来,我活着的每一天都是在为今天的报仇做准备……”

他咬牙爬起身,双手抓住徐寒的衣服,怔怔地看着他,“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如果这是真的,那我活到现在是为了什么?我又要为了什么继续活下去?”

“只要你肯活下去,就能知道为什么。”徐寒眼眸里流露出一丝笑意,就像是哥哥看着弟弟的那种宠溺的笑,“我之所以把你送到炽天使地狱,就是相信你,相信你能够凭自己的本事从那个鬼地方走出来,重见天日。你和我都要感谢你对我的那份憎恨,因为是它支撑着你在炽天使地狱挣扎的每一天,是它给了你活下去的动力,支撑你走到了今天。可是,人不可能永远靠怨恨活下去,但只要活着,只要肯活下去,就能找到活着的意义,就能知道自己活着应该做些什么,尽管可能有一段时间会很迷惘,可能会有茫然无措的时期,但只要坚持活下去,人终究能找到属于自己的生存价值,找到自己应该做的事,那就是你活下去的意义。”

“寒队……”龙和就像被抽去了浑身的力气,软绵绵地跪在他面前,嚎啕大哭起来。

杨欣茹刚刚清醒过来就看到了这一幕,华叔也同样安静地看着,甚至都没留意到她已经清醒。

一名铁骨铮铮的华夏军人,一位身经百战的钢铁战士,一个踏着无数尸骨从炽天使地狱走出来的顶级高手,就这样,如一个脆弱的孩子般放声大哭,眼泪,在这一刻变得一文不值。

叶氏商业广场,董事长办公室里。

叶枫怎么也没想到,章家的当家章世仁会亲自动身到他办公室来见他。

“章总要见我让老谢来通知一声就好,怎么好劳烦您亲自前来?”叶枫客气地说。

叶家在林城一家独大,不把任何家族企业放在眼里,但在众多不被放眼里的家族企业里,章家是勉强能看的。所以,叶枫对章世仁还算客客气气,不想得罪。

“叶少哪里话,我章世仁就算有天大的谱,也不会在你面前摆啊。”章世仁干笑道。

章世仁是一家之主,叶枫只是叶家的少爷,一个分公司的董事长,论身份地位,叶枫比不上他,所以,他今天可以算是给足了叶枫面子。

“章总这么说可真让我受宠若惊了。”叶枫笑道:“冒昧地问一下,章总这次亲自到我办公室来究竟是为什么事呢?”

“是这样的,我呢,听说叶少最近想除掉一个人,这个人我还特意调查了一下,怕是不大好对付,要是叶少同意,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你这是听谁说的。”叶枫面不改色地问。

“我自有我的消息路子,叶少就别多问了。”

叶枫笑了下,说:“实话告诉章总吧,我确实觉得有个人相当碍眼,但一开始只是想给他点教训,没想到这人狂得可以,打伤了我派去的人,现在,我恨不得杀之而后快。不过呢,我倒是不怀疑章总的能力,只是觉得好奇,为什么章总会主动要求帮我?”

“林城谁不知道叶家可以只手遮天?我章家也想和叶家搞好关系,下次有什么困难,也希望叶少可以伸出援手。”

叶枫对自己叶家人的身份一直无比骄傲,对章世仁说的话自然是深信不疑,便答应下来:“当然,如果章总能帮我这个忙,以后有什么困难,我叶枫也不会袖手旁观。”

“那就多谢叶少了。”章世仁的嘴角闪过一抹狡黠的笑容。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