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狂兵

武侠修真 | 白慕青

兵王徐寒因父亲的病危通知书退役回到都市,得知父亲并非病危而是遭人谋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87章“教主”降临

绝品狂兵 by 白慕青

2018-4-16 18:02

娜娜的欢迎动作保持了一会,接着奇怪地蹙起眉头,“奇怪,兵哥哥为何没有现身?”

这时,观台上的看客们纷纷议论起来,混乱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嘲笑。

“八成是不敢来了吧?还兵哥哥,熊弟弟还差不多,哈哈!”

“我估计是怕了,怯场了。”

“呸,怂货!”

突然,娜娜两眼放光,随即兴奋地高呼起来:“来了来了!我们决斗场的另一位主角,兵哥哥徐寒先生!”

随着娜娜的高呼,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南门,只见徐寒穿着白t恤加牛仔裤,像一个普通青年一样慢慢走到决斗场的中央。

光看外表,很难想象这是一位入微级别的高手。

狼王、狮王和鹰王并排坐在最前排角度最好的贵宾席,在他们左上角的位置,有一个主席台,那是“教主”的位置,只要“教主”没来,这个位置就只能空着,不允许任何人踏足。

“那么,既然决斗双方都到齐了……”娜娜话说到一半嘎然而止,目光惊愕地盯着南门方向。

看客们满脸疑惑又扭头看向南门,发现从南门竟又走出来几个人。

是叶家人!

顿时,场上安静下∝↑,■.来,没有人再敢欢呼。

叶炙带着他的女儿叶知秋和大儿子叶威,以及叶家的四大高手,从决斗场的南门,紧随徐寒其后入场。

叶家的这四大高手中,徐寒只认得出沈天书一人。

“娜娜小姐。”叶炙半笑不笑,说话时的语气让她感到有点窒息,“你是这场决斗的主持人,在我叶家没到场的情况下就要开始决斗,这似乎不好吧?”

娜娜神情变得紧张起来,她有点惊慌地道:“叶老,您误会了,我……我不知道今天您会来……”

“一句不知道就可以了吗?”

叶炙看着她,就像有千斤巨石压在她身上似的,让她喘不过气来。

娜娜两腿开始发软,头也低了下来,叶家她惹不起,真的惹不起。在场的其他人也没人会帮她说话,谁都不想得罪叶家。

叶炙的目光落到汪露身上,眼神威冷,“你杀了枫儿,叶家不会放过你,你最好今天死在这决斗场上,否则,你的下场会更惨。”

叶炙这一番话把在场看客都震惊到了,虽然决斗场依旧安静,但大家的心里已经炸开了锅。

天狼会的千金,竟然杀了叶枫?!

这可是不得了的消息,这意味着天狼会和叶家成为仇家。小人物的你仇我怨倒没什么,这两家要是斗起来,整个林城都会掀起波澜。

“叶炙!”狼王站起身,怒目而视道:“天狼会和叶家的恩怨与这场决斗无关,有什么我们往后再说!”

他心里愤怒得很,叶炙从南门入场,还有找主持人麻烦,这些都是刻意为之,为的就是当众引出天狼会和叶家的仇。一来,他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在这场决斗中,他支持徐寒。二来,他想通过威胁的方式来影响汪露的情绪,让她在决斗中不能很好的发挥实力。

不过,汪露并没有因为叶炙这番话而动摇,她淡淡地说:“叶老,我和叶家的仇以后再算。今天,我只为杀徐寒而来,我和他的仇不共戴天。”

徐寒淡淡一笑道:“然而你今天的下场只有死。”

两人这一来一回的对话反倒把看客们的激情燃烧起来,对暴力的崇尚,对鲜血的渴望,对残忍的激情,在他们血液里沸腾,燃烧。令他们疯狂,令他们扭曲。

叶炙带着叶知秋和叶威走到贵宾席坐下,四大高手在他身后站成一排。叶炙还对狼王笑了下,不过狼王可没给什么好脸色。

这时,一道尖锐有力的声音高喊起来:“教主到!”

听到这声音,疯狂的看客立即肃静下来,一个个摒住呼吸,目光小心翼翼地寻找“教主”的存在。

可是谁也没看到有什么“教主”,大家心里犯起了嘀咕,不会是谁在恶作剧吧。

突然,不知谁喊了一声:“看上面!”

于是,几乎所有人都抬头看天,接着面露惊愕之色,宛如天神下凡一般,蔚蓝的天空下,两个身材魁梧的高手扛着一顶黄金轿子落下来。

两位高手稳稳地落在主席台上,然后轻轻地把轿子放下。

见过“教主”的人都知道,这黄金轿子里坐的正是“教主”本人。

很多人觉得匪夷所思,为什么地下世界的霸主会坐着轿子登场。这个的问题答应估计没人知道,因为在科技发达的现代,轿子这种交通工具早就被人遗忘。

然而“教主”的登场方式很像古时候的邪教教主,“教主”的名号也正是由此得来。

徐寒也被这顶黄金轿子吸引了眼球,他看着轿子,仿佛从垂下来的金帘缝隙中看到一只骇人无比的眼睛。

不由自主地,他的心跳开始加快。

娜娜紧张地咽了口唾沫,然后赶紧控场:“哇哦!我们地下世界最伟大的霸主,‘教主’光临!让我们……”

她话还没说完,扛轿子的两大高手中一位相貌妖异的青年走过来打断了她:“‘教主’叫你别废话,赶紧开始。”

娜娜不敢有半点耽搁,转而高呼:“那么,决斗开始!”

说完,娜娜急忙朝南门跑去,高手过招很容易殃及池鱼,她得迅速从南门离开。

决斗场上只留下徐寒和汪露两人,但他们谁都没急着动手,只是站在那里对峙。

“徐寒。”汪露用仇恨的目光看着他,“从你杀了我老公的那一天起,我就发誓,一定要你死!”

徐寒冷笑道:“你只在乎你老公的生死,可其他人的生死,你在乎过吗?叶枫重金雇方启明取我性命,为了杀我,他害死了多少无辜的人?你为了给他报仇,又害死了多少无辜的人?买通小芸的姑姑姑父逼得她自杀,事后还杀人灭口,这些都是你做的事。人在做,天在看,你为了给方启明报仇向我寻仇,可那些被你害死的无辜,谁给他们讨个说法?”

“那些人的生死,关我什么事?!”汪露根本不愿意听这些,语气也变得暴躁起来。

徐寒冷冷地看着她,嘴角轻轻地扬了下,“说得好。那方启明的生死,又关我什么事?”

汪露心头一颤,怨毒无比地瞪着他。

徐寒冷笑着道:“你可以视那些无辜的生命为草菅,同样的,在我眼里,方启明的性命更加一文不值。”

“你闭嘴!”汪露彻底爆发,阴毒掌劲涌上来,对着徐寒的脑门一掌拍过去。

徐寒目光一凝,侧了两个身子躲开,汪露一掌拍空,步子诡异地飘了下,掌势接踵而至。

汪露的掌法至阴至邪,掌路诡异,捉摸不定,一旦抓住破绽,就会占据主动,用闪电般的连续攻击令对手窒息。

徐寒在一开始就陷入被动,然后汪露抓住这个机会,狠毒无情的掌印疯狂地朝徐寒落去,一时间,掌影漫天,眼花缭乱。

场上的看客疯狂地欢呼,尖叫。强,太强了!很少能看到这种强度的高手的决斗。他们兴奋、疯狂。

徐寒一边吃力地闪躲,瞳孔像镜子一样映射着如暴雨倾盆般的掌印,骤时,他目光一凝,双掌齐出,竟捕捉到了汪露的掌法。

顿时,双掌对上双掌,刚猛掌劲和阴毒掌劲在掌缝间相互排斥,汹涌无比。

看客们激动地站了起来,两眼放光。

然而,徐寒却突然闷哼一声,身体被震退,随即半跪着吐出一口淤血。

看台上传来几种声音。

“果然,这小子还是实力不济。”

“还是天狼会的那个丫头厉害,我下注下对了,哈哈。”

“真可怜啊,生死决斗,打不过就得死。”

丽娜惊咦道:“徐寒竟然打不过那个女人。”

“他们是同等实力的对手,打不过也正常。不过……”烟泽微微眯起眼睛道:“徐寒似乎是带伤上阵。”

贵宾席上的叶知秋看到这一幕也是微微蹙起了眉头,“怎么回事。”

沈天书眼睛盯着决斗台道:“如果我没看错,这个徐寒应该在上场之前就受了比较严重的内伤,导致现在使不出全力。”

“什么,他是带伤上场的?”叶知秋露出惊讶的表情。

“嗯。”沈天书点点头,道:“他的功夫没什么问题,就是内外劲比拼的时候落了下风,刚才吐的那一口淤血表明他不是刚受的伤,显然是上场之前就已经受伤了。”

鹰王眼睛看向狼王,用一种近乎讥讽的语气赞叹道:“狼王好手段呐,为了女儿能够赢下决斗也是费尽了心思。”

狼王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鹰王阴笑道:“还能有什么意思?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徐寒分明是带着伤上场的,会做出这种事情的,只有你吧?”

狼王冷哼一声,没有回答。他没有故意安排谁去对徐寒下手,但这事确实是天狼会的人干的。

徐寒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站起了身子,面对汪露,他的眼神依然没有半点退缩。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