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狂兵

武侠修真 | 白慕青

兵王徐寒因父亲的病危通知书退役回到都市,得知父亲并非病危而是遭人谋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89章欣茹被抢走了

绝品狂兵 by 白慕青

2018-4-16 18:02

“徐寒!你杀我女儿,我要你以命抵命!给我杀了他!”

伴随着狂暴的怒吼,狼王从天而降,他身周的空气震荡起来,发出的音波宛如狼嚎。

紧接着,天狼会的兄弟们从四面八方涌上决斗台,如同洪水漫上岸,汹涌奔腾,杀声震天。

已经接近油尽灯枯的徐寒面对狼王充满愤怒和杀意的一击没有丝毫退缩之意,他咬牙站起,把腰板挺得笔直,冰冷的目光锁定了狼王。

看客们心跳急剧加快,徐寒,他打算正面硬撼?!

和汪露一战显然耗尽了他的体力,伤上加伤的他面对狼王这样级别对手的突然猛攻,不但没有退避的意思,竟想硬撼?

天呐,这样的行为无疑是以卵击石,但没有人会去嘲笑他,更多的是佩服!

“寒队!”

小程烟子等人惊呼一声,纷纷向决斗台冲去。

其实,徐寒也不想以卵击石,此时他比任何一个人都沉着冷静,比任何一个人都更清楚自己的处境他根本无路可逃!

重伤在身,体力也耗尽,他的身体已经撑到了极限。前有狼王怒火滔天,后有天狼会杀声滚滚,他根本逃无可逃。既然如此,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放手一搏,哪怕没△-,≦.有一丝战胜的可能!

狼王右手如狼爪一般凿向徐寒的头颅,震荡的空气包裹着狼王的身体,隐约形成一个虚幻的狼头。

突然,徐寒声嘶力竭地嘶吼起来,仿佛要把浑身的疼痛以及无力感通过嘶吼全部发泄出来。

狼王的瞳孔猛地一凝,他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阻力。

徐寒依旧在嘶吼,他的身周莫名地卷起一股强劲的飓风,以他身体为中心疯狂地肆虐起来。

看客们看呆了,狮王和鹰王也目露惊愕地站起身来。

吼!!!

声嘶力竭的嘶吼变得越来越低沉,更倾近于龙吼。

狼王的狼爪距离徐寒的头颅不过一尺之距,可就是再近不得分毫。

吼!!!

徐寒喉咙里发出一道怒吼,宛如龙之咆哮,身周的飓风突兀地向四周炸开,将所有近身的天狼会兄弟全部轰飞出去,部分人甚至被抛至十米高空。

这时,肆虐咆哮的狂风也在徐寒的身周形成一个龙头,顿时,狼头与龙头相互撕咬,狼嚎与龙吼交织成一片。

徐寒的双眼开始充血,眼神也变得非常可怕。

狼王紧紧皱着眉头,骇人的眼睛愤怒地瞪起,他咆哮着,徐寒同样咆哮着。

两个人的咆哮声充斥整个决斗场,震耳欲聋。

冲上决斗台的天狼会兄弟已经一个不剩地被轰飞下去,决斗场中央只有狼王和徐寒在僵持。

小程等人也被狂风吹得睁不开眼,他们的身体被一点一点地往后推去,根本踏不上决斗台。

“去死!”突然,狼王暴喝一声,左掌猛地拍出去,突破狂风屏障命中徐寒的胸口。

狂风屏障也随之炸裂,龙头爆散,恐怖无比的冲击力在两人中间炸开。

徐寒的身体像炮弹一样再次砸入地面,而狼王也微微跌退两步,定住身形,将拳头握得嘎吱作响。

“寒队!”

小程一个箭步冲上决斗台,把已经陷入昏迷的徐寒抱起,眼神像是要吃人一样瞪着狼王。

狼王冷哼一声,挥手大喊:“给我上!我要确定徐寒已经死了才行!”

顿时,那些被狂风抛下决斗台的天狼会兄弟再次涌了上来,铺天盖地,密密麻麻。

“给我滚!”烟子跳到小程的背后,双掌猛然拍出去,一股澎湃的掌劲将冲在最前面的十个天狼会兄弟轰飞。

然后,尘扬也随后赶到,双手手腕一阵抖动,伴随着咻咻的尖啸声,十几把飞刀同时射出去,接着喊杀涌上来的人群瞬间倒下十几个。

围绕着徐寒,烟子、尘扬、张磊、小程以及龙和背靠着背,肩并着肩,犹如铜墙铁壁一般将疯涌上来的天狼会成员一波一波地击退。

鹰王的眼睛里迸发出狂热而兴奋的目光,入微阶,全都是入微阶的高手!还有徐寒,更是深不可测的存在,如果他不是先前受了伤,如果他没有和汪露战至油尽灯枯,就凭他刚才的表现,对上狼王谁胜谁负还尚未可知。

丽娜用撩人的声音说道:“哎呀,徐寒这下要完了,怎么办呀,他那么强,又那么帅,我可舍不得他就这么死掉。”

烟泽笑道:“放心,他完不了。”说着,他眼睛看向鹰王,嘴角轻轻地扬起一丝笑意:“看鹰王这样子,似乎是要定徐寒了。”

“想拉拢徐寒?”丽娜惊讶地道:“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烟泽耸了耸肩,“容不容易我可管不着。”

见天狼会的兄弟都攻不过去,狼王又是一声暴喝,一掌轰向正在与天狼会成员大战的烟子。

这时,鹰王忽然从贵宾席跃身而起,从背后袭向狼王。

狼王感受到背后的杀意,急忙回身,与鹰王对掌。

掌劲如风,向四处席卷,两人同时收掌,目光针锋相对。

狼王皱眉道:“鹰王,你什么意思?”

鹰王冷笑一声:“狼王,你好歹也是堂堂天狼会的龙头,趁人之危夺人性命,这种事你做得合适吗?”

“少他妈给我说这种屁话!”狼王已然怒不可遏:“合适不合适关老子屁事!老子今天就是要杀了他!”

“那我,要是不准你杀呢?”鹰王阴阴地笑了两声。

狼王脸色沉了下来:“你要保他?”

“对,我要保他!”鹰王强硬说道。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狼王眼中闪过一道狠色,霸道的内劲在全身上下游走。

平时他对鹰王的态度都是能避则避,可现在杀女之仇在前,他怎能退让?!

就算鱼死网破,他也要为他的女儿报仇!

“很好,你不客气,那我也就不用客气了。”鹰王发出一声阴阳怪气的冷笑,一股阴冷的内劲通过七经八脉汇聚在掌心。

这时,“教主”的仆从大喝一声:“住手!”,随即跳到两人中间,阻止了他们。

这仆从,正是之前抬轿子的那个相貌妖异的高手。

“教主有令,不得内讧!”

仆从口述“教主”命令,狼王和鹰王只得收手,相继面朝“教主”所在的方向微微鞠了一躬。

仆从又接着说道:“‘教主’还说了,今天的决斗是徐寒和汪露自愿发起的,胜即生败即死是决斗场的规矩,不管是谁,站在决斗台上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狼王之女被杀,其报仇心切的心情可以理解,但今天到场的都是林城有头有脸的人物,狼王所为有**份,休得继续放肆。”

“教主英明!”鹰王又鞠了一躬,接着阴笑着对狼王说:“听到没有,‘教主’都发话了,还不快把你们天狼会的人叫回来?!”

狼王脸色极度难看,他沉着脸转身面向决斗台,看到昏迷不醒的徐寒时,一股怒火再次涌上心头,他咬了咬牙,拳头不自觉地握紧,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轿中的“教主”似乎察觉到了狼王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从主席台的黄金轿子里传出一道冷漠而阴沉的声音:“狼王,不得放肆。”

狼王身子一僵,可拳头还是紧紧地握着。

“你连我的话都敢不听吗?”“教主”再开尊口。

狼王这才转过身,对“教主”低下了头:“不敢。”

“嗯,今日之事就此作罢,全当一场闹剧,决斗很精彩,相信大家也都看得很尽兴。”

狼王头低着,拳头却越握越狠,恨不得把掌心肉都给掐出来。

待到天狼会的人都被叫回来,“教主”这才令两位仆从抬轿离去。

小程把徐寒背起来,然后在烟子等人的护送下,从南门离开。

亲眼看着徐寒被带走,狼王恨得直咬牙,但又无可奈何,就算“教主”不在,只要他敢动手,鹰王一定会出面阻止,接着再到“教主”那里告他一状。违反教主命令,到时候连同天狼会都要一起遭殃。

“徐寒,你等着,我一定要你死!”狼王暗暗自语,脸色阴沉。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他狼王还在,他就不会放过徐寒。

徐寒伤势过重,被送到了林城第一人民医院急救。刚检查完徐寒伤势的时候,医生们纷纷叹气,觉得不能救。然后抢救到一半的时候,又纷纷惊叹,奇迹,真是奇迹!

然而,在徐寒被送到抢救室里抢救的这段时间,小程等人却看到杨光举着输液瓶从一个病房里走出来。

“杨光?!”

听到小程的惊呼,众人纷纷回头,接着一脸惊诧地围上去问:“你怎么回事?!”

杨光叹了口气,把今天在医院发生的事情前前后后都告诉了他们。

原来,在他们都离开医院前去决斗场后,有一伙十分厉害的蒙面高手冲进医院抢走了仍在昏迷中的杨欣茹。

杨光拼死保护,但实在寡不敌众,被那些高手所伤。

“其实我觉得挺奇怪的,本来那些人要对我下杀手的,可有个女高手却制止了他们,留下了我的性命。”杨光回忆当时的情景,疑惑地说道。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