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狂兵

武侠修真 | 白慕青

兵王徐寒因父亲的病危通知书退役回到都市,得知父亲并非病危而是遭人谋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99章 内鬼

绝品狂兵 by 白慕青

2018-4-16 18:02

狼王脸色铁青地看着这场混战,眼里呈焦急之色。一个小弟站在他的旁边,更加焦急地一遍遍拨打着电话。

“怎么样打通了没!”狼王语气催促地问。

那个小弟有些害怕,他弱弱地摇了下头:“没有,都说他们出去了,鹰王和狮王也都联系不上,手机不在服务区。”

听到这些,狼王眉头皱得更深了,一滴冷汗顺着额头慢慢地滑到鼻梁。

第99章

与此同时,在一栋偏远的豪华古宅里,鹰王领着狮王四处欣赏,他指着墙上的一幅字画道:“狮王可认得此画”

狮王盯着看了好久,呵呵地笑了:“鹰王,你就别卖关子了,我就一粗人,这种高雅的玩意我玩不来。”

鹰王细声细气地像怕惊动了字画似的道:“这是赵孟俯的千字文,我花了好大的心思才搞到手。”

“虽然我不认识赵孟俯,但这肯定很值钱。”狮王干脆地说。

鹰王低低地笑了:“这是古人才华的结晶,不能用钱来衡量,在我眼里,它是无价的。”

“嘿嘿,说得是。”接着,狮王把心里的疑问提了出来:“鹰王,你今天怎么这么有雅兴,带我来看这些东西”

这幢古宅装修得像古代官员的家宅,金银玉瓷,古墨书香,檀木桌椅,红梁黑瓦。

鹰王走到厅堂的中间,表情陶醉其中,他的身体自然地转了一圈,用充满舞台剧意味的语气说道:“陈设在这里的东西,都是华夏几千年下来的文化积淀,美妙得让人窒息。”

狮王融不进这种氛围,也理解不了鹰王的情绪,只是略显生硬地说:“美是挺美的,只是……”

他还没说完,鹰王忽然转过身看着他:“你知道吗我刻意挑了这么一个远离世俗的地方,在这里建造古宅,把我多年来收集的文物都放在这,命亲信日夜看守。这里,是我的心血,我的秘密。今天我心情好,就想带你来看看,现在时间差不多了,后院应该已经备好了酒菜,把你家公子和带来的高手都叫进来吧,一起吃个饭。”

然而狮王根本没有发觉,这古宅里装了信号屏蔽仪,把他们的手机信号都屏蔽了,外界根本联系不到他们。

这就是黑泽给鹰王出谋的计划,徐寒他们要灭天狼会,作为同气连枝的三大势力,又有教主的威慑,鹰王和狮王都不能坐视不理。明帮不行,就只能暗帮,让鹰王找个理由把狮王请到古宅里,再在古宅里放置信号屏蔽仪,这样狮王手机接不到信号,人又不在狂狮门,不知道天狼会发生的事情,自然就帮不到狼王。

而狼王此时受了伤,暂时恢复不了元气,天狼会的其他兄弟也只能拖住徐寒他们一段时间。如果狂狮门和苍鹰会再不增援,天狼会真的就要完了。

苍鹰会和狂狮门都靠不住,还得靠自己,狼王现在只能庆幸自己受的伤不算重,趁着天狼会的人还能拖住他们,抓紧时间调息疗伤。

他输是输在消耗,只要他能恢复元气,天狼会几千个小弟,就算站着让徐寒他们揍,也得揍累。到时候,局势就不一样了。

这时,血玲珑从身后慢慢地靠近他,妖艳冰冷地笑着。

突然,一顶黄金轿子从天而降,落地的刹那,一道震荡内劲扩散开来,把所有人都击退。

两大仆从面带笑容且恭谦地让开身子,妖异仆从小心地掀开轿帘,顿时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

教主要露出真面目了

整个地下世界这么多人,见过教主真身的,还真没几个。

“凌风,去看看狼王的伤势。”

轿子里传出一道阴沉的声音,接着一个戴着完全遮住眼睛以下黄金面具的人从轿子里探出脑袋。

这个黄金面具,和埃及法老王所戴的面具有些许相似。

教主阴冷地扫视着周围,吓得不少人当场就尿了裤子。因为他的眼神太可怕了,而且眼睛是血红色的。

“教主。”凌风探了下狼王的伤势就回到教主身边,“狼王的伤不重,没有性命之忧。”

“嗯,鹰王和狮王找回来没有”

“我派去的人在刚才已经找到他们,现在正把他们带回来。”

徐寒的目光不自觉地被教主吸引,这双血红色的眼睛看上去不像是戴了美瞳或者是什么眼疾,难道是天生的或者是什么其他别的原因。

教主的声音似男似女,难辩雌雄。不是那种像人妖一样阴柔的粗声线,而是很低沉很阴暗的中性声音。

徐寒和小程他们暗暗地使着眼色,教主的出现,宣告着他们这次突袭计划的失败,他们现在要考虑的是怎样全身而退。

然而教主的目光很快就落到徐寒身上,他慢慢地靠近过来,血红色的眼睛打量着他。

“徐寒,我在决斗场见过你。”

徐寒随和地笑了,没有半点害怕,“可我这是第一次见到教主本人。”

教主也跟着笑了,只是他笑起来仿佛有阴风在吹。

突然,教主伸出一只手来,吓得小程他们神经瞬间紧绷。

“别害怕,我没有恶意。”教主打了个手势,示意他们不要乱动,然后那只手就轻轻地按在了徐寒的胸口。

教主的双手都戴着金属手套,以至于按在徐寒胸口的时候,一丝冰凉的感觉扩散开来。

忽然,徐寒瞳孔剧烈地收缩,心跳猛然加快。

通过教主的手掌,他也感觉到另一边的心跳,和他的心跳一样快,好像在遵循某种未知的规律。

这是……共鸣的感觉

徐寒震惊万分地看着教主,那双血红色的眼睛里,他好像也看到了自己的眼睛正慢慢充血,变得血红。

“是了是了,不会有错了!”教主很兴奋地自言自语,血红色眼睛里流露出狂热。

“教主!”狼王带伤走来,对教主行了一礼,恭敬而恳求地道:“说实话,天狼会被徐寒这几个小子弄成这副惨象,是我的无能。但这些小子胆大包天,今天敢闯天狼会,明天就敢在苍鹰会狂狮门的地界撒野,他们对地下世界是威胁更是祸害,还望教主能把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教主的出现,对于狼王来说就是救命稻草,更是报仇的希望。今天徐寒的主动出击,让他认识到了徐寒一方的力量,虽然人不多,但个个都是高手,完全有资格和天狼会作对,具备灭门天狼会的实力。

如此一来,他想报仇就难上加难了,现在正好,徐寒落到了教主的手里,只要教主动杀心,徐寒绝对不可能活着离开。

教主眼眸里的兴奋神色渐渐褪去,他有些扫兴地看着狼王,冷漠阴沉地道:“这件事我自有主张,你无需多言,而且,他们今天能闯进来,是因为有内鬼。”

“内鬼”狼王怔了下,然后很快明白过来,“教主英明!”

不多时,鹰王和狮王回到地下世界并被教主的手下带到天狼会,看到徐寒,鹰王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教主回头问狮王:“狮王,天狼会被人袭击,这么大的事情,你们狂狮会竟无动于衷”

“教主,我真的不知道啊。”狮王来的路上就看到天狼会一片狼藉惨象,顿时明白天狼会肯定出事了。

“你不知道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是真不知道!”狮王急了,一边拿出手机一边解释道:“我今天根本没有接到一个电话……”

他话说到一半就自己给咽回去了,然后怔怔地盯着手机屏幕看。

教主看出了端倪,从狮王手上接过手机,手机屏幕上一连串的短信提醒。这种短信提醒,是手机不在服务区时有电话打进来无法收到信号才会有的。

“你今天为什么出去。”教主声音更加阴冷低沉。

“是受鹰王之邀。”狮王直接把矛头指向鹰王,当他看到手机短信提醒的那一刻就明白了,这一切都是鹰王的诡计。

“哦,那内鬼就是你了。”教主走到鹰王的面前,血红色的眼眸微微眯起。

鹰王微微含首,目光害怕地游移,接着又突然闪过一道杀机,变得冷厉狠毒,“既然你知道!那你就去死吧!以后地下世界的霸主就是我了!”

事到如今,再多的辩解都是枉然,他太了解教主了,教主对违心于他的人从来都是杀无赦,绝对不会给一丝机会。

既然横竖都是死,还不如手下一搏。

双手掌心涌动着疯狂凶猛的内劲,接着再以强大无比的外劲轰击出去,分别瞄准喉咙和心脏这两处要害。

内外劲并施,鹰王这一击就想要了教主的命。

教主就站在原地,任这两掌先后轰在他的喉咙和胸口,两股凶猛的内劲分散开来,像一层荡漾的水波在教主全身上下游走。

“你太嫩了。”教主语气冰冷漠然,游走全身的内劲忽然全部灌入他的右手,接着一拳打在鹰王的胸口上。

咚!

所有人的瞳孔都不禁放大一倍,流露出惊恐的目光。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