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狂兵

武侠修真 | 白慕青

兵王徐寒因父亲的病危通知书退役回到都市,得知父亲并非病危而是遭人谋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103章 我是你失散多年的亲爹

绝品狂兵 by 白慕青

2018-4-16 18:02

这种递进性厮杀的死亡率相当高,因为厮杀时面对的对手都是同一个级别的进阶高手,就算实力再强天赋再高,能够以一敌二,以一敌四,甚至以一敌八,但十六个,三十二个呢终究会因寡不敌众而惨死。

翻阅完资料,机场也开始播音:“各位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飞往云州市的k6825次航班现在开始检票,请依次排队接受安检,到22号候机厅候机。”

云州市是深海省弃都的邻市,弃都没有直达的飞机,到云州市转乘火车是最快捷的方法。

过安检门的时候,徐寒一走过去警报就急响起来,引起不少人的注意。

机场工作人员一下围过来,上下打量着他,一名年轻人的男性工作人员十分礼貌地说:“对不起先生,请把你身上的金属物品拿出来给我们看看。”

无奈之下,徐寒只好把火舌刀拿出来,后面的人顿时议论起来。

该工作人员与负责检查随身物品的安检小姐相视一眼,然后道:“对不起,先生,刀具是不允许带上飞机的,我们要收缴它。”

这火舌刀可是教主赠予他的东西,贵重至极,而且有着非常大的作用,怎么可以让航空公司给收去

他先是露出和煦的笑容,道:“不好意思,我这把刀比较贵重,不能交给你们。”

后面排除的乘客等急了,开始发出不满地抱怨。

这名工作人员也怕耽误乘客们登机,就对着安检通道旁边的位置伸出手,道:“先生,我们到这边详谈吧,请不要耽误其他乘客登机。”

“好。”徐寒也不想耽误别的乘客登机,于是跟着他走到一边。

那个安检小姐也从安检柜台走出来,迎面露出服务式的微笑:“十分抱歉,先生,刀具这种危险物品是禁止带上飞机的,这是规定,请不要让我们为难。”

“我也不想让你们为难啊,只是这刀实在贵重。”徐寒笑着解释。

安检小姐面露难色地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先生,我只能说抱歉,您不能乘坐这趟航班了。”

“美女,你仔细看看我的脸,我像坏人吗”徐寒把一张脸凑过去。

安检小姐尴尬地笑了笑,接着往后退了一点,“不像。”

“是吧,你都说我不像坏人了,你们规定不允许带刀具,不就是怕坏人在客机上行凶嘛我又不是坏人,你们怕什么,就破例这一次嘛。”

安检小姐执意道:“先生,真的很抱歉,这是公司规定。而且坏人也不会把‘坏人’两个字写在脸上,您是不是坏人,我说了不算。我只是按照规定办事,请您不要为难我。”

徐寒暗暗叹了口气,他知道这是规定,安检小姐不是有意想为难他,况且这位美女的态度是真的不错,他也不想为难这位美女。想了想,他当场给朱鸿飞打了个电话,对朱鸿飞说:“猪哥,我在机场过安检的时候因为身上带了刀具被拦下了。”

没等他把话说完,朱鸿飞就爽快地问:“哪个机场”

“林城国际机场。”

“得,等下,我给你联系联系。”

对着响着盲音的手机,徐寒摇了摇头,猪哥还是这么干脆豪爽。

不到五分钟,航空公司董事长李治雄就赶到了,目光直接锁定徐寒:“你就是徐寒先生吧”

“没错,是我。”徐寒笑了笑。

“我是这里的董事长李治雄,让你久等了。”李治雄客气地说道,脸上带着歉意的笑容。

两人热情地握了握手,然后李治雄就对在场的工作人员道:“让这位先生过去吧,我给担保,他没有问题,出了事我负责。”

李治雄都发话了,工作人员自然不敢反对。只是安检小姐看向徐寒的眼神多了几分崇拜。

李治雄又抱歉地说道:“徐寒先生,实在不好意思,耽误你这么多时间。”

“没事,他们都是按规定办事。”徐寒表示理解地笑道。

通过安检,徐寒径直去22号候机厅,刚到没一会,播报又响了起来:“各位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飞往云州市的k6825次航班马上就要起飞了,请到22号登机口登机。”

于是,动身,飞往云州市。

下机后徐寒直接机场门口打的去往火车站再转乘火车抵达弃都,找到织天使地狱的入口。

在一张密密麻麻围起一个大圈的铁丝网中,有一个哨屋,里面住着几个战士装束的壮汉,他们端着轻机枪,每天轮流值班。

在哨屋前方,也就是铁丝网围住的中心位置,有一口枯井,去过织天使地狱的人都知道,这口枯井就是织天使地狱的入口。

这时,一个体型较为精瘦的八字胡中年人从枯井里爬出来,接着仰头望天,张开双臂拥抱太阳,他兴奋而又激动地高呼:“我自由啦!我自由啦!!!哈哈哈哈!!”

那些放哨的战士就像没看见他一样,任他纵身跃出铁丝网外。这铁丝网是通电的,但只有三米高,根本拦不住进阶高手,这些战士也不是什么高手。铁丝网和放哨的战士的作用是阻止普通人闯进织天使地狱,织天使地狱只关押进阶高手,普通人禁止踏入。

被关在织天使地狱的进阶高手大多都是罪犯,押送者出示政府批文后,就可以把罪犯带进织天使地狱。当然,进阶高手要是自己闯进织天使地狱,那几个战士也不会拦着,因为擅闯织天使地狱本身就是一种罪名,织天使地狱会以此罪名将闯入者关押。

八字胡中年人跳出铁丝网,还没蹦哒起来,就被徐寒从身后捂住嘴巴,强行拉到一个隐蔽的地方。

徐寒松手后,这人便要动手,接着就被徐寒扇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在脸上,那叫一个疼,不过徐寒也没怎么用力,只是面带笑容地问:“你应该是刚从织天使地狱里获得自由的进阶高手吧”

“你是什么人啊。”他捂着脸,露出敌意的表情。

“我”徐寒指着自己,然后坏坏地一笑:“我是你失散多年的亲爹啊!”

“爹你麻痹!”男人大怒,一拳照着脸轰。

徐寒单手一掸,把拳头掸开,接着一巴掌糊在他脸上:“逆子,见到你爹还不下跪”

“跪你麻痹!”男人见正面打不过,就想玩阴的,一脚往裆里踹。

然而徐寒比他更快一步,一脚命中男人的命根。

“哇啊!”男人惨叫一声,捂着裆抽搐起来。

“还敢踢你爹的裆信不信你爹我让你断子绝孙”

男人打又打不过,就快要被气哭了:“你他妈到底是谁”

啪!

徐寒又扇了他一耳光,“说了多少次,我是你亲爹,你认不认”

“不认。”

啪!

“我认!我认还不行吗”男人哭丧着脸,委屈地大叫起来。

“早这样不就得了嘛。”徐寒捏了捏他的脸,面带笑意地说:“快,叫声爹。”

“不叫。”

徐寒脸色瞬间晴转阴,抬手又是一巴掌。

男人的脸眼看就被打肿了,欲哭无泪地叫了一声:“爹……”

“哎!”徐寒应了声,又摸了摸他的脑袋:“乖儿子,不是爹想打你,是你太不听话了,早这么听话就不用受这么苦了不是”

男人心想,这下是遇到真高手了,大丈夫能屈能伸,好不容易从织天使地狱里活着出来,要死在这里岂不是太不值了

叫爹就叫爹吧,反正以后肯定也再难相见。

心里想开了,嘴上也就叫得开了,男人疑问道:“爹,你这么厉害,难道是强阶高手”

“强阶算什么强阶在我面前也照样当儿子打。”也许是这段时间遇到的对手都太过厉害,从恶狼到汪露再到狼王,个个都是入微阶,难道遇到个纸阶的,徐寒当然想得瑟得瑟。

“入微……”男人心里一吓,不禁咽了口唾沫。

“是啊,当你爹够格了吧”

“够!够!”男人连连点头,碰上个入微阶高手,这爹他认了。“爹,你真厉害。”

论年纪这男人得大他近二十岁,听到他一口一个爹叫得热乎,徐寒顿时忍俊不禁,他问了句:“儿子,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李老三,别人都叫我老三,因为贩毒被抓进了织天使地狱,在里面呆了整整五年,今天刚出来。”

啪!

说完,徐寒又怒扇他一巴掌。

李老三一脸懵逼地看着他,捂着肿得像馒头似的脸,顿时哽咽起来:“爹……你咋又打我……”

徐寒冷冷地瞪着他说:“因为你贩毒!知道毒品这玩意对人的危害多大吗敢贩毒,老子打不死你!”说着抬手又想打。

李老三一边抱住头一边叫喊:“爹,儿子错了!儿子再也不贩毒了,这会出来肯定重新做人!”

“这还差不多。”徐寒这才收手,威吓道:“要是老子以后看见你再贩毒,一定把你手脚都打断,让你生活不能自理。”

李老三一脸惊恐地摆手:“不不不!我以后肯定还贩毒!”

“什么!”

李老三立即大哭起来:“我说错了!我是说我以后肯定不贩毒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